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 New Normal

2017/11/11 — 6:47

New Normal,新常態,是金融海嘯時期的產物,進入日常詞彙不過十年時間。跟朋友閑談,忽然拋出「新常態」,有種「型」的感覺。新常態的意思是經過一段不正常的狀態之後,出現新形勢。新常態的「新」字可能是多餘,常態不會是靜止,人類進步是在常態到非常態再到新常態之中演變,新的常態自然跟以往的常態不同,不過「新」字加重了不同以往的對比。

跑者也有常態,跑步回到最基本,隨著當天的心情,跑者彷彿在風中奔馳,身心舒暢至不想著跑步。跑者感覺到可以不停跑下去,跑步變成自動的動作,直至世界盡頭。如果跑者的常態是不停地跑,我和常態好耐無見。

不是不想見,而是見不到。某些時刻仍然感到進入忘我狀態,但這些時刻的頻率愈來愈疏,維時愈來愈短。殘酷的現實是,身體像鬧鐘,不時提醒今非昔比,不要想當年,雖然當年並不是陳年舊事。以前做到的,今日做不到,偶爾想重拾回憶,但隻左腳即時好痛。我的跑步新常態是睇餸食飯,有些日子感覺良好,會拼會谷,剎那光輝也想爭取;有些日子渾身不舒服,只能接受。

廣告

有時懷念Sub-4的日子,但計一計歲數,看一看現在的身心狀態,發其他夢吧。或者我屬於幸運,認識一位跑友受傷之後,怎練也練不回昔日的狀態,這個變化一夜之間突然發生,當事人難以接受。大部分跑者的退化在無聲中發生,今日比不上昨日,今年比不上去年,偶而一日,感覺像回到過去,開心半天,但始終接受新常態是一路向下。時間可解決很多問題,讓我們續步消化硬崩崩的現實。

我討厭冬天跑步,試問有誰喜歡離開溫暖的被窩?著住鞋,也感到地面冰冷,天未光,無人,冷風吹,這種感覺是悽涼。例牌懶,伸展兩下當作熱身,起步的時候周身不舒服。這時候後悔 ,回頭是岸,夠時間再瞓一覺。頂下去,身仍冷,關節仍硬,何必呢?掉頭已經不化算,不去想,想其他,接受自己又做傻事。跑下跑下,開始熱,感覺不到是冬天,開始遇到疏疏落落的跑友,對頭遇到,一個眼神,代表識英雄重英雄,強人是你和我。跑完之後的舒暢,超越安多芬的短暫刺激,這種滿足感沒有人可拿走。這刻便是我的常態,新與舊沒分別,我喜歡冬天跑步。

廣告

或者我應該感恩,新常態是不停調節期望,配合這刻的感覺。常態不是過去,甚至跟過去無關係,只在乎這刻。這刻我可能脆弱,但嘗試在脆弱中找出意思。所謂常態比想像中大很多,仍在跑,跑完之後懂得知足,便是美麗的新常態。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