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 UTMT

2018/2/3 — 6:00

Ultra的定義是長度超過馬拉松的比賽,即是說,50K算是Ultra。最受歡迎的Ultra長度是100K,普通跑者視為挑戰自己的極限,直至100 Miles出現,為「普通」立下全新定義。100 Miles等於160K,普通人視為極限的長度上,增加六成。100 Miles比賽在歐美早已流行,香港地理環境有利跑山,山賽運動一向走在時代尖端,以香港山勢為賽道的100 Miles比賽陸續誔生,是理所當然。

然而,可能160K實在嚇人,100 Miles比賽至今停留在小眾階層,跟動輒過千人參加的100K比賽,參加人數不能比較。長度的確嚇人,在一件已經很難的事之上,加辣六成,而且跑者深明增加的難度不是linear, 而是以幾何級數遞升。以麥理浩徑為賽道的毅行者為例,到CP8,走了80K,這時候即使剩番半條人命,除非嚴重受傷,否則一定捱到終點,畢竟只剩下20K的石屎路。參加100 Miles比賽,走了80K,只到一半,心理上完全是另一回事。

廣告

幾年前我開始留意100 Miles比賽,近年有朋友慫恿結隊往歐洲和日本參賽。考慮一段時間後,去年決定去馬,報名參加一個朋友參加過,口碑不俗的比賽UTMT,環大帽山越野跑。對自己能否完成,零把握,但未試過,怎會知道箇中滋味,我決定試一試。另外一個重點是,選第一個100 Miles比賽在香港,有事發生的時候,容易照應,例如可以搭的士返屋企。有些事情,不會被心存試試的人做到,事後我非常了解到。

我這類實力屬有限公司,永遠處於邊緣的山賽跑者,參加比賽前最留意兩個數字:elevation (攀升高度) 和cut-off時間。UTMT的elevation約9000公尺,新界九龍的高山,很多都幫襯,這elevation水平相比外國100 Miles比賽,算難,很多歐美100 Miles比賽的elevation在5000至60000公尺之間。UTMT Cut-off時間是42小時,數學上似合理,平均時速約4K,但跑者知道這數字的意義,在比賽後半段意義不大,身體有事發生的時候,狀況可以跌得很快,100小時也不夠用。總體而言,這是屬於難度高的100 Miles比賽。另一個重要考慮,是主辦單位的組織能力,這麼長路程,這因素關乎跑者的安全。參加過的朋友說,UTMT辦得很有心。

廣告

報名後,開始想,要訓練,怎練?一年到晚都有比賽,比賽與比賽之間已經有相當訓練,而且近一兩年,經常在南半球活動,真的做到全年無休。報名後沒刻意訓練,也沒刻意去想,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事情,我現在知道,不包括100 Miles比賽。UTMT比賽日在另一個已報名參加的100K比賽(TNF100)之後兩星期,我的算盤是,或者可以當作為比賽前的最後一課長課。膽粗粗,或膽生毛,我一個人踏上100 Miles戰場。

起點在火炭,起跑前遇到幾個朋友,全都有100 Miles的經驗,給我同一個忠告,前段不要太快,因為好戲在後頭。我當然熟讀賽道,120K之後是接連幾座精彩大山,問題是,不管前段如何,根本未必有能力捱到後面。賽前已有心理準備,即使擁有些微的完成機會,我也是在Cut-off之前,最後一兩個僅僅完成,因此,我知道自己是屬於最後排,一早找到自己的位置。

前排跑者為時間而戰,分秒必爭,基本上是一個人作戰,絕少與其他跑者交談。後排跑者的世界不同,不存在互相競爭,大家都是跟自己和Cut-off時間在比賽,聊天搭嘴的機會甚多。除了解悶,還可交換實質有用的資訊,而且山上不少人認識我,全程我是部吹水機器。

關於什麼人參加100 Miles比賽這問題,我有些少心得。在第一二個CP遇到的跑者,由於比賽開始不久,混雜不同實力的人,我遇到不少曾經完成過100 Miles的跑者,這些人知道自己已在做什麼,我們曾經遇上是偶然,因為實力存在太大距離,CP2之後連影也望不到。以後,我傾過偈的人,背境跟我差不多,都是第一次或未完成過100 Miles比賽,之前有100K的經驗,想試下100 Miles的感覺,對完成的把握有限,心想是盡力而為。

最後,我盡力至CP6,又是這個magic number,80K,比賽的一半。沒受傷,沒特別狀況,心理狀態不錯。到達的時間,距離Cut-off有兩小時,不過我知道這些訉號,全部誤導。CP6是深井,是UTMT著名有燒鵝瀨粉食的CP,我到的時候水盡鵝飛,一個跑手也沒有。那時候我的決定清晰,這實驗到此為止,根據我不斷下降的體力,沒可能完成比賽。或有機會捱多一兩個CP,不過Cut-off儲備將會一步步被消減,直至整個人被消滅。

賽後我細心分析過其他參賽者的時間記錄,CP4之後和我傾過偈的跑者,沒有一個能夠完成。查看完成者的分段時間,最後一批完成者(41小時至42小時完成的跑者),到達CP6的時間,普遍比我快兩小時以上。換句話說,大會的Cut-off時間是前段輕鬆,後段收緊。到達CP6,我應該有起碼4小時的儲備,結論是,我的時間太慢,

結局早已寫在牆上,只是我選擇視而不見,四個字:「我未夠班」。未夠班的現實早已現身,作為所謂長課的TNF100,千山萬水,大會網開一面才能勉強完成,顯示過去一年其實操練不足。連6000公尺elevation的100K也危危乎,160K是發夢。

不熟賽道是另一個致命傷。我竟然無知或傲慢至沒專程試路。這比賽一個值得欣賞的地方,是賽道十分吸引,包括很多平日不會去的地方,充滿新鮮感。然而,新鮮感的另一面代表困難,對於信心已動搖的跑者,不熟路是另一重打擊。

每次DNF之後都換來反省,有朋友以PB時間完成今年UTMT,以過來人身分給予意見,她(對,快過很多男仕) 的意見是,完成100 Miles的重點,是跑者有多大決心。說得太中,報名參加牽涉某程度的決心,但普遍程度的決心遠遠不夠,完成100 Miles的決心是另一層次的決心。原因是太難,不是稍為加操一兩課,比賽時多加把勁,不能靠運氣,不能靠一股作氣。是什麼層次?我未掌握到,但承諾自己會去找尋,肯定不可能抱着無妨一試的心態。

起跑前遇到一位跑友,我認識他的太太,我問跑友他的太太會否做支援,他說太太在終點等他。UTMT 42小時Cut-off時間,是1月1日凌晨2時,跑友說他應承在終點和太太一起count down。最後他39小時完成,跟太太在終點count down,這便是決心。

會否再參加100 Miles比賽?會,不過須想清楚會否是UTMT,因為9000公尺elevation實在不容易。視乎來年操練情況,下半年再看自己的狀態,然後才作決定。UTMT的賽道很吸引,後半程有些地方未去過,會抽時間逐一領教。

UTMT另一個值得讚賞的地方,是義工團隊的投入。很明顯,UTMT義工大部分是跑者,跑者知道跑者需要什麼,這種安排令人耳目一新。看賽後跑者的留言,對義工的感恩,是所有人的統一感覺。很多其他比賽以紀律行先,這些比賽須顧及千計跑者的安全,考慮不一樣,或者不能直接比較。無論如何,UTMT義工的笑容,是我對這個比賽不會忘記的回憶。

100 Miles,總算到此一遊,遊了一半,不夠喉,不完滿,這故事未完,待續。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