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術分析:高普干地的防中之戰

2017/11/26 — 20:03

圖:自家設計

圖:自家設計

今場比賽從陣容已經定調:高普的433派出軒達臣、米拿及古天奴作為三中場,但無一屬於正規防中;干地則以三中場簡迪、巴卡約高加上真禾特組成352,碰巧三位皆是正規防中,而這場比賽,正正由防中這個位置主導了比賽流向。

一開局紅軍便壟斷控球,將藍軍壓在半場之內,但在干地屯三防中的中場重兵之下,利物浦的攻勢並未取得太大甜頭,中路難破對手三防中的重門深鎖;而干地這三防中不但防守時一字排開密封中場線,當搶截到控球時亦不會有人隨即上前參與反擊,令車仔的反擊主要只靠夏薩特及莫拉達踢「天才波」,即使在(罕見的)陣地戰亦只有真禾特偶爾的上前支援,巴卡約高對曼聯的全能Box-to-Box角色絕跡於今場,可見干地的謹慎:未求突擊,先求穩守。

中路被封,利記便兵行邊路,左翼是張伯倫之下,利記很自然選擇了倚重右翼的沙拉。沙拉之高速成為了馬高斯阿朗素的惡夢,不論沙拉突然內切嘗試射門,還是與米拿/祖高美斯進行簡單撞牆爆底,阿朗素都極難追貼沙拉的步伐,即使卡希爾及巴卡約高盡力補救,還是暴露了頗大的缺口,故紅軍很快便以右路主攻,但車仔的中路防守做得不俗,即使邊路被打穿,仍然在中央守住了沙拉的傳中或內切,加上史杜歷治屢被防住貢獻甚微,紅軍空有控球卻少入肉攻勢。

廣告

成功固守便思反擊,車仔站穩陣腳,在20分鐘左右便慢慢開始組織起反擊攻勢,以夏薩特的盤扭領銜向利記中路進發,扭得軒達臣等中路人馬手忙腳亂,也許缺乏正規防中或類似安利簡的爛打角色,令利記中場在反擊下顯得力弱,經常被扭過或只能以犯規阻止推進,單單上半場夏薩特便錄得8次成功盤扭之多,3次被侵犯並有5次威脅傳球,利物浦中場不合格。

此消彼長之下,令車仔雖然只有三成控球左右,具威脅攻勢反倒比利物浦稍多,除了夏薩特外,薩巴哥斯達亦善用了摩蘭奴身後的空位大造文章,屢屢送上傳中甚至射門,加上真禾特偶爾的後上亦成功撕破防線挑戰米勞列;而利物浦雖然有沙拉在右路起舞,但同在鋒線的張伯倫及史杜歷治交不出表現,令攻勢不夠立體隔靴搔癢,據說高普因西維爾的下半場表現而雪藏懲罰文尼及費明奴,適合與否見仁見智,但的確減弱了利物浦的攻力,上半場便錄得零射門中目標。

廣告

下半場高普作出調動,把張伯倫與沙拉左右對調,但這微調令上半場右路沙拉打開的缺口不復存在:一來薩巴哥斯達的速度勝於阿朗素;二來即使爆過,補位的艾斯比利古達亦比卡希爾更難纏;三來左腳的沙拉在左路更難內切(張伯倫亦然),少了一項殺著。

踏破鐵鞋無覓處,高普的調動減弱了整體攻勢,卻意外造就了入球:沙拉在幾次嘗試後發現新位置難於內切阻礙發揮,便開始直接走到中路接應來球,將邊路留給摩蘭奴負責。而這正好為利物浦帶來斬獲,沙拉的入球便是源於由左路切到中路的迫搶,截得皮球射入。不知道沙拉入中路是否高普故意安排,入球過程亦有點偶然因素,但這個不合牌理的微調確帶來收獲。

然後是變陣時間,高普以雲拿當入替史杜歷治,以雲拿當強化中場防守力並將古天奴推上左翼,沙拉作前鋒。這調動是高普預見山雨欲來,鞏固中場並以沙拉作反擊箭頭,陣地戰沙拉顯得不甚適應,經常走回右路,故這是高普轉型反擊戰的先兆;

干地則捨棄真禾特換上法比加斯,旋即擔任了藍軍的攻擊節拍機,源源不絕在中路施放致命傳球,隨即令車仔的攻勢更加猛烈及立體。高普在此處有點「捉到鹿唔識脫角」之感,派上雲拿當可見高普應該預視了法比的上陣並作出籌備,但法比控球卻不見任何紅衫前去迫搶施加壓力,反而經常見法比控球後擁有幾碼甚至十碼空間從容控球,等待隊友走位再準確傳出威脅球,事實上如果高普派米拿或張伯倫專人凍結法比,車路士的攻勢定必大大削弱,高普有點失算。

而車路士失球後的急攻除了法比加斯,薩巴哥斯達亦為關鍵。不知道是個人判斷還是教練要求,摩蘭奴在1:0後雖然留在防線,但企位卻非常靠後及貼近中路,令此路經常處於不設防狀態,給了薩巴哥斯達極多空位傳中,短短最後30分鐘便容許了敵方7次傳中之多,莫拉達及阿朗素等便有幾次幾乎得手,摩蘭奴再次成為缺口,最後韋利安的半傳半射也在卡拉雲與摩蘭奴的眼底發生,並非偶然。

今場戰況相當燦爛精彩,戰術水平亦高,然而若以期望計,利物浦的發揮稍稍低於預期,在晏菲路主導比賽而未能真正打出流暢攻勢,但這亦映襯出車路士準確執行了干地制訂的穩守突擊戰術,最後只有35%控球卻能拒對方於雷池之外並反擊時拳拳到肉,而其中一個微妙關鍵,正正是戰略要地:防中位置的效率分野。軒達臣今場5次攔截0次成功並0次堵截傳球,簡迪8次攔截4次成功並2次堵截傳球,絕非說軒達臣差,但要安定後防,一個正規防中是必須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