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入派的最大挑戰

2017/11/4 — 7:29

身邊一些朋友我稱為「投入派」,愛上新興趣之後全情投入、鑽研技術、購買裝備、結交同道朋友,工餘時間幾乎被新興趣佔據。例如一個非運動型朋友發現越野單車,每個周末在山野渡過,幾十歲人不時弄至遍體鱗傷,熱情卻愈燒愈烈。這種投入發展下去,有兩種下場:第一種是有福的,由一時之快升華至生活一部分,較有條理分配時間,感覺由激情變為細水長流;第二種比較常見,因不同理由,關係演變至疏遠。

回望過去,我們不同時期愛上不同興趣,大部分成為過去式,理由可能是外在環境轉變,例如越野單車朋友家住新界,如果搬屋或轉工,熱情被迫轉淡,分手是注定結局。然而,也有可能沒特別事情發生,一段感情無聲逝去,曾經愛過,過程中沒轟烈的衝突,但關係不知不覺地完結。

跑步變成過去式,分手的過程其實不是無聲無色,有一件事發生了,只是跑者沒細心留意,這件事是受傷。由邂逅到熱戀,跑者沉迷於跑步最美好的東西 ― 戶外清新空氣、安多芬、跑者之間的友情 ― 這一切令人陶醉,又令人覺得這種關係是無止境。愈跑愈密,愈跑愈長;試這種練法,試這條新路,想像無限制。但原來我們的身體有限制,當激情掩蓋理性,跑者很快遇上受傷這不速之客。

廣告

「投入派」相信人定勝天,命運在自己手上,犯上太早復出的通病,很容易加深傷患。受傷是「投入派」跑者的最大挑戰,休養期間的鬱悶,可淋熄紅紅聖火。每個星期習慣一種生活模式,而且是快感十足的模式,一下子失去,那種失落,非筆墨能形容。最攞命是自己屈在家中,但跑友在山野奔馳,是悶、是痛、是不忿。

多麼難受也要接受,受傷跑者開始接觸跑步以外的另外模式,嚇然發現跑步之外存在其他可能性。「投入派」百分百投入某種興趣,察覺不到世界上有很多人不跑步,接觸之後發現這些人也很快樂。跑步的機會成本,是錯過跑步以外的事物,這些事物很真實,在傷患期間遇上,產生驚喜,製造好奇心,原來屈在家中之外有選擇。

廣告

跑者的熱情變為平淡,甚至淡至分手,路途中少不了受傷這傢伙。這方面我經驗豐富,經歷過不同的心理變化,包括不合理的自暴自棄。我算幸運,與跑步的關係經歷過高山低谷,逐漸變成生活一部分,過程中找到與跑步相處的方法 - 一種我認為舒服的關係。

其實我有秘密武器,是我的跑步寫作。我堅持定期寫,除了代表紀律,也代表與跑步保持一段平穏的關係。受傷期間照寫,這時候跑步變成等待和希望,這刻不能跑,但跑步沒離棄我,我也沒忘記跑步。不能跑而騰出的空間,讓我嘗試新事物,不過,我繼續從文字中探索跑步的感覺,跑步永遠離我不遠。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