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掃興是福

2018/2/24 — 6:43

這個海外比賽計劃了一年,由搜隻資料到報名到操練,近幾個月的工餘時間,全奉獻比賽的各項細節,出發前,晴天霹靂,公司出現突發事件。跑友們,都試過吧?除了公事,另一個掃興的元兇是生病,比賽變成觀光加支援。最近一次因事不能出席比賽,是一位我尊敬的長者過身,出殯日跟比賽撞正,我選擇做更重要的事。

上班族愛上跑步,愈跑愈愛,不斷尋求進一步挑戰,例如參加比賽,甚至聯群結隊參加海外比賽,這些有時間限制的活動,碰上工作的不確定,隨時換來失落。我算是幸運的上班族跑者,某程度上掌握自己的時間表,幾時開會,幾時出差,有多少決定權。其他人未必留意到,每年毅行者後的一個星期,我很多時出差,原因是比賽前不想出差,借頭借路,儘量拖至比賽後。題外話:這樣做對中年人的身體不好,大賽之後身心勞損,立即又飛又開會,容易生病。

可是,所謂掌握,屬程度而已,最後一分鐘因公事不能出席比賽,我也失落過。上班族聽天尤命,有些跑者晨早大大聲告知上司和同事,兼且定期提醒,這個賽事太重要,務請各位高抬貴手,多多包涵。這樣做頗有效用,因為家家有求,其他同事想到日後也有所求,盡力成全美事。自己和其他人做足一百分,可能也是徒然,還有天意這傢伙,專門攻其不備。

廣告

這種失落難以形容,長時間的準備屬一項心靈上的投資,一下子泡湯,自責少不免,掌握之內的事情已做到足,但太多突發事情無法預計。自責之後是怨天,不遲不早,個天有心作對,失望變成不忿,何必偏偏選中我?腦海中當然有另一把聲音,這不是世界末日,總有下次,放下。

放下?談何容易。不要說海外比賽這麼奢侈,本地比賽也是不小的工程。以100K比賽為例,大部分跑者的比賽時間需要兩日一夜,但計劃層面,不止兩日,最起碼騰空比賽前後各一日,即四日。比賽前一日「確保」不開夜車,或夜晚不應酬,準時放工,回家休息;比賽後一日跑者像喪屍,「確保」避開粗重,以及深度思考的工作。怎樣「確保」?各施各法,可能威迫利誘,可能碌盡人情咭,各位,俾個面。

廣告

為了參加比賽,跑者事前的付出不是說笑,因事不能出席,失望至想喊。總有人安慰:下次,明年.... 跑者當然知道喊都無謂,但這刻不想聽到「放下」。

未必有下次,明年太遙遠,我不想說「放下」,不過有另一個安慰自己的方法:感恩。不是為取消比賽感恩,未上到這層次,而是為自己的失落感恩。沒有熱誠的人不會失落,凡事都是無奈接受。正是因為我們真心熱愛一項興趣,過程中投入感情,才會感到失望。至少,我們在乎過。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