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人墨客的足球世界:John Green

2017/8/8 — 12: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吳能鳴 @ 運動公社】

如果問球迷最討厭來自那個國家的資本投資自己的愛隊,相信來自美國的資本肯定榜上有名,看看英超的三支豪門:曼聯、利物浦、阿仙奴都由美國的班主、財團持有,他們過於商業化的理財哲學經常被球迷所批判,有評論更認為這些美國班主真正欣賞的是穿起裝甲還衝直撞的足球,而不是用腳踢的足球。今回《文人墨客的足球世界》的人物同樣來自美國,但他不是腰纏萬貫的富商,也不是唯利是圖的財團,他的名字叫約翰.葛林 (John Green):一位來自美國的暢銷小說作家作家、足球愛好者,同時也是英格蘭足球歷史上最古老又最年輕的球隊:AFC溫布頓的贊助人。

約翰.葛林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自幼受良好教育,2000年在凱尼恩學院(Kenyon College)雙學位畢業,畢業後他曾經在出版社、教會工作,直至2005年開始其一嗚驚人的寫作生涯。他的第一部作品《尋找阿拉斯加(Looking for Alaska)》出版僅僅一年便贏得美國圖書館協會(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的普林茲文學獎(Michael L. Printz Award),同時亦被列入當年美國圖書館協會十大最佳的青年小說名單;之後他的創作的多部小說都非常受歡迎,其中的兩本:《紙上城市(Paper Towns)》及《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更被改篇成電影,而他更憑後者榮登為「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The New York Times Best Seller List)」排名第一的作家。

廣告

約翰.葛林的身份並不單止是暢銷小說作家,也是一位善於利用網絡文化的社會推動者,自2007年開始,他於弟弟漢克.葛林(Hank Green)嘗試以影像網誌(vlog)取代文字在YouTube上與對方交流,他們的頻道「vlogbrothers」亦成為與讀者、觀眾交流平台。他們的頻道漸漸地吸引大量被主流社會介定為書呆子(Nerd)的觀眾,而約翰.葛林自小亦同樣被視為書呆子,但他沒有因為這個身份感到自卑,反而視這個受高等教育的群體為推動社會改變的力量,他們兄弟二人在網上組織起名為「Nerdfighters」的群體,目標是通過「做超棒的事情(Do awesome things)」達至「減低世界糟糕的程度(To decrease world suck)」。由成立至今,Nerdfighters曾經為多個慈善機構及國際組織例如:健康夥伴(Partners In Health)、Kiva.org(為貧窮人口提供低息小型貸款的非營利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及聯合國難民署等籌得超過五百萬的款項,但要數到約翰.葛林與Nerdfighters們最瘋狂的計劃,必定要提到他們與AFC溫布頓的合作。

AFC溫布頓的前身是溫布頓足球會(Wimbledon Football Club)的一部分,溫布頓是八、九十年代曾經是英超聯的參賽球隊之一,在八十年代他們憑雲尼鐘斯(Vinnie Jones )、法沙努(John Fashanu)、韋斯(Dennis Wise)等粗野踢法而令人聞風喪膽、被稱為「Crazy Gang」的一班球員贏得1988年的足總杯冠軍,亦成為歷史上第三支分別奪得足總盃及業餘足總盃(FA Amateur Cup)的球隊。1989年是世界變天的一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東歐的劇變先後發生,而球壇亦發生一場慘痛的災難,1989年4月15日發生的希爾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造成96人死亡,負責調查的法官泰萊(Peter Taylor)在發表的調查報告:泰萊報告(Taylor Report)要求頂級球隊要在全坐席的球場比賽,而溫布頓的就因為主場保雅巷(Plough Lane)仍然保留企位而被迫遷離並與另一支倫敦球會水晶宮(Crystal Palace)共同使用塞爾赫斯特公園球場(Selhurst Park)。直接2002年,英格蘭足總批准了一個極其爭議的決定,他們不理會大部份球迷的反對,批准溫布頓遷往90公里外的米爾頓凱恩斯(Milton Keynes)。搬遷到米爾頓凱恩斯的溫布頓陷入財困,最終被企業家彼德.韋基文(Pete Winkelman)收購(筆按:彼德.韋基文亦是主導溫布頓搬遷的重要人物之一),球隊的代表顏色及隊徽先後被更改,隊名更在2004年改名為米爾頓凱恩斯(Milton Keynes Dons),溫布頓亦從此在歷史名冊上除名,餘下的就只有他們的綽號(Dons)寄生在另一個城市的名字上。

廣告

一支溫布頓的離開為另一支溫布頓播下成長的種子,忠誠的溫布頓球迷抗拒服從球隊老闆與管理層的建議跟隨球隊遷往米爾頓凱恩斯,而是留在溫布頓重建一支真正屬於球迷的球隊:AFC溫布頓。由球會的日常營運到球衣管理都由球迷負責,球會的股份有75%屬於球迷,球員由公開試訓招募,在2002年,AFC溫布頓正式加入第九級別的聯賽:混合郡制足球聯賽(Combined Counties Football League),經歷多年的努力,他們逐級而上逐步向高組別的聯賽邁進,在2011年他們成功擠身英格蘭足球全國聯賽附加賽決賽(Conference Premier play-off Final),憑著球隊史上的次席射手丹尼基維爾(Danny Kedwell)射入致勝的十二碼,AFC溫布頓擊敗盧頓(Luton Town)奇蹟地用上九年的時間升班至第四級別的乙組聯賽,而這次升班意味著這支由球迷擁有的球會會由半職業走向前面職業化,要保持競爭力就需要更多的資金營運。

足球不是北美的四大職業運動之一,但約翰.葛林卻是一個英式足球的愛好者,他不單止被AFC溫布頓充滿傳奇色彩的故事所吸引,更欣賞的是AFC溫布頓以球迷為基礎的營運方式能夠推行一些更重視社區發展與宣揚社會價值的政策(算帶一提,AFC溫布頓是首支公開對抗恐同的英格蘭球隊),對抗財團與班主的壟斷與獨裁,因此約翰.葛林希望通過自已的知名度助AFC溫布頓一臂之力。當AFC溫布頓升班到乙組聯賽,一方面代表球隊要走去全面職業化,另一方面亦代表他們可以在電子遊戲「FIFA」中出現,約翰.葛林看中這個機會,開展了一個有趣的集資計劃。他在2013年開始在YouTube上上載一系列遊玩FIFA的影片,而他使用的球隊當然是AFC溫布頓,所有憑這些影片所獲得廣告費都會作為贊助現實中的AFC溫布頓。雖然約翰.葛林不是出色的遊戲玩家,但憑著他的有趣的解說與瘋狂的想象力,影片一上載就吸引超過數以十萬計的點擊,並且籌集到足夠的廣告費來贊助AFC溫布頓。

當約翰.葛林向AFC溫布頓的管理層提出贊助的建議,雙方很快就達成共識,現時AFC溫布頓的球衣上除了有著名電子遊戲Football Manager的贊助外,在他們的褲管後端印有一個雙手交叉、作出電影「星空奇遇記(Star Trek)」中的瓦肯舉手禮(Vulcan salute)並且寫上DFTBA(Don’t Forget To Be Awesome)、代表Nerdfighter的標誌;而AFC溫布頓亦禮尚往來,在約翰.葛林的小說改編的電影上影時在社區舉行首影活動;一年過後,約翰.葛林更干脆自資贊助AFC溫布頓的看台擴建,現時AFC溫布頓主場京士美度球場(Kingsmeadow)的北看台被冠名為約翰.葛林看台(John Green Stand)。

《文人墨客的足球世界》這一系列的文章的宗旨並不是單純介紹作家與足球的關系,而更重要的是從他們的眼光探討這項主流運動。在2015年1月足總杯第三圈賽事出現有趣的情況,約翰.葛林贊助的AFC溫布頓被遇上他的愛隊利物浦,他曾表示利物浦曾經幫助他渡過人生最艱難的時段;他在當時上載影片解釋自已複雜的心情,而影片的內容探討了一個有趣的話題,當談論到其實他支持那一支球隊對比賽的實際結果沒有任何影響時,他回答道:
「當然,體育本身其實都不重要,它只是一班人嘗試把皮球踢進網窩內;但通過我們的關心能夠使它有意義;不僅是體育運動如此,世界上很多事亦如是。(Well yes, but the sport also doesn’t matter; it’s just a bounch of people trying to kick a ball into a net; we make it meaningful by caring about it.
that doesn’t just fo for sports, it goes for lots of stuff)」

相信不了球迷都會面對類似的問題,一些不愛欣賞足球比賽的人常常會質疑、嘲笑球迷為對自已無關痛癢的事情而狂歡或是失落,然而一場比賽的勝負真的是與我們無關痛癢?我們能夠狹隘只關注自已的事,但這個原則卻與講求分工、合作的現實社會背道而馳,而正正是人們對自已無關痛癢的事物關心與研究,才能使社會進步、才能使生活便利;足球與其他體育運動或者沒有為世界帶來更多的發明、發現,但人們對於它們的關注卻能為自已帶來樂趣、激情,甚至是建構身份認同。體育運動與世界上很多事就如約翰.葛林所言本質上是沒有意義的,但正正是我們對這些事物的關心才能使其別具意義。

很難想象一個土生土長的美國作家、一支倫敦的傳奇球會、一班團結的網民能夠拉上透過足球連繫在一起,但如其說足球就是一種這樣神奇的運動,倒不如是這些難以想象的連繫是建基於人類對於身邊事物的關懷,如果AFC溫布頓的球迷沒有對城市的關懷、如果約翰.葛林只專注在自已的寫作生涯、如果來自各地的Nerdfighters不理鄰國球隊的事務,這篇文章所提及的一切都不會發生。狹隘的觀念無疑是無助理解世界,足球從來不是與我們無關痛癢的事情,而是卻一個有助我們理解世界的途徑。

Reference:

 

原刊於夜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