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早晨

2018/6/29 — 9:00

富士山
via wikipedia

富士山
via wikipedia

新一天的開始,用真誠的表情,配上簡單的微笑,聲線不高不沉,剛好是愉快有禮的一聲早晨,說了連自己都好像精神一點。說聲早晨,應該有點眼神交流,像是互相鼓勵,這是一種禮貌。有時在等待回應的時候,一秒半秒之間,觀看對方的反應,我竟然會懷疑自己是否講錯說話,或是有少許自作多情,令對方有點不自然,打擾了人家的私人空間。

在日本留學,到一些企業做實習研修,部長會來打招呼,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教我說早晨。上班應該要專業,與團隊合作應該帶點朝氣給別人,精神有禮地說聲早晨,也提醒自己要努力迎接新的一天。就如日劇中常看見的情景,在日本企業,說早晨的態度是要誠懇有禮,也是上司評核下屬的重要項目之一。這種積極地說早晨的情景是否有點造作,香港人似乎會難於理解。

說早晨,就是要說出一聲「早晨」,點一點頭,眼神示意,微笑回應,或嘴角漏出一聲對方聽不到的早晨都一律不算數。我聽過令人醒神的一次,是在早晨之前附上你的名字,聽起來十分不同,我會把它放在心裏。這樣說早晨,態度一定要輕鬆而親切,說得不夠好,容易流於疆硬如同作狀跟老闆講早晨,若然要露底的話就不說也罷。要說令人舒服的早晨原來也有一點難度,經歷過附帶名字的早晨禮遇,我特別留意說早晨的態度。

廣告

禮貌待人是理所當然的話,聽到别人說早晨,報以一個微笑再回應是很自然的事,不用思前想後。如果你上過富士山,會親身體驗過互相說早晨的精彩場面。富士山 (3,776米) 每年只開放兩個多月登頂,上山是一條又一條的人龍, 由山腳至山頂分作十段,日本人稱之為一至十合目。若乘車到馬路的盡頭便是五合目,高度 2,800 米,從這裡起步,隨著斜度越高登山路徑越窄。八合目之後,空氣變得稀薄,人龍擠滿登頂路徑,上落遊人窄路相逢,經常要站在一邊讓路。

站著,把身體閣在路邊,人與人擦身而過,在日本的富士山,這變成了說早晨的場景。 向著人龍說早晨,是向每一位路過的人發出問候,日語的早晨長則九個字,還附帶眼神交流和點頭的禮貌。在空氣稀薄舉步為艱的路上,有人誠懇地向你打招呼,你微笑,然而笑容不是自然反應,是身體此刻最想做的動作,然後笑著說聲早。這一聲早晨,在寸草不生的高度上能驅使我微笑,是一種力量。

廣告

他究竟在想甚麼,態度那麼誠懇,彼此不過萍水相逢。三千多米的山上,只有天與地,各人歸於基本,呼吸淡簿空氣,踏穩腳下一步,然而他的「早晨」在穹蒼白雲下,讓人感受到一份擁有。

他一定試過這擁有,遠離塵囂回歸大自然,我們甚麼都沒有,世界就只有眼前的路。晨光中,他只想跟你說早晨,聲線溫柔堅定,眼神有一份肯定,就連呼吸都有點困難,他誠懇地跟你說早晨,沒有想別的,也沒有欲求甚麼,只讓你帶走這問候,登頂途中於崎嶇山路上喘息之時,有一個簡單的回憶,讓你專心繼續踏上。

鬧市的一句早晨,其實有點不簡單,山上的一聲早晨,卻能簡單地穿透人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