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精英

2017/2/25 — 6:40

有一類運動員很少人提及,但這些人的付出,大至難以筆墨形容。不談及的其中原因,是沒有統一的名字,英文好一點,可叫sub-elite,即成績剛剛在精英以下的運動員。以馬拉松為例,在長跑強國如美國和日本,男子成績2小時30分,只能算是sub-elite。從字面,中文可釋「精英以下的運動員」,或「未及精英的運動員」,但我覺得「以下」和「未及」的字眼不夠尊重,釋作「未精英」,意思是未到。

「未精英」的付出比精英還要多,因為這些人的付出全無實質回報。精英運動員作戰的目標,包括贏獎牌,為國家出戰賽事,爭取獎金和廣告收入等,這些回報與「未精英」無縁。除了少撮圈內跑友,根本沒有人留意到「未精英」的存在。

以香港這麼不重視運動的地方為例,小部分精英運動員得到政府贊助,全職訓練,如果成績達到國際爭勝水平,得到的贊助據聞不錯。我留意到近年一些單車和游泳運動員甚至被廣告商看中,成為廣告明星。推動力怎不足夠,至少有明確目標,繼續撐下去。2小時30分男子馬拉松完成者得到的實質回報,很可能是跟五小時完成者相同,是一面獎牌,幫助這些人撐下去是一道「不可理喻」的力量。

廣告

「未精英」需要上班,公司的支持,頂多是小部分同事之間的精神支持。人事部通融某同事追尋夢想,必須有界線,特別通融予三甲無緣的運動員,很難跟上級交待。同事眼中,「未精英」沉迷一項玩意,成績好像不錯,不過這是同事的個人選擇,公司不反對,前提是不影響正常工作。

「未精英」的體力付出,比精英相差可能不遠。做2小時30分,每星期操練隨時是100K以上,全部在工作時間以外,兼且公司的期望是員工每朝早精神奕奕上班,需要加班的話,唔好兩頭望。家庭呢?每日上班10小時,交通2小時,吃飯2小時,操練2小時,條數好難計。玩一兩年,家人或肯容忍,但一年又一年,家人不願無止境理解。「未精英」的堅持,在很多人眼中,是一種自私。

廣告

「未精英」或能以三頭六臂克服工作和家庭的種種問題,前面仍需面對一坐最攞命的大山:社會冷漠。做一件事,怎不求回報,多多少少,希望得到偶爾掌聲,但社會以殘酷態度對待「未精英」。近年社會對運動的看法,是參與行先,沒有人重視完成時間,站在起跑線便代表成就。在大部分人眼中,2小時30分和5小時30分完成,分別不大,大家都是三甲不入。冷漠,或indifference,非常殘酷。

「未精英」心裏解不開的結,是為何總是差少少,不能突破自己的極限。跟精英的差別,可能微小,但總是做不到,這是惱人的死結。運動是科學和藝術的混合體,影響每項比賽可能有幾十個變數,今次做好這樣,卻有另一樣出事,「未精英」不肯放棄,賽後回到最基本,從頭把每一項變數做好。工作、家庭、社會風氣,這些都是雜音,「未精英」腦裏面只想着,下次一定要把這變數改好 — 對,下次。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