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 渣打馬拉松10K 】多謝自己沒有放棄

2018/1/23 — 15:41

獎座非常精美。

獎座非常精美。

【文:豆腐鐵人】

“Ginny,今年渣馬跑咩呀?”, “10K”,“唔係化?咁唔洗練啦。”我想說的是,其實每個距離有每個距離的辛苦,10K著重速度,由頭衝到尾,辛苦度可能比半馬或全馬還要高,唯一可以說的是,辛苦時間比較短。

今年僥倖地得到組別第三,有機會踏上殿堂級跑賽的頒獎台,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機會,多謝校長最後的急救Program,多謝自己沒有放棄。自知完賽時間其實不算快,會加倍努力,追上真正的高手。

廣告

收到渣馬優先報名電郵的時候,去年練全馬sub 3:30那種辛苦還瀝瀝在目,加上剛完成Full Ironman,練習長距離時間太久,想試一試短距離,那時的確有一絲絲覺得,練10K比練全馬會舒服點;加上自己主項始終都是三鐵,不想又再一次暫停單車練習全力練全馬,於是就報了10K比賽。

上一個10K PB是2015年12月大埔10K,全平路,時間為44分41秒,時隔一年多,自以為跑步能力已大大提升,所以原定的目標比較高,甚至有少許衝擊獎項的念頭,可惜,往往事與願違。

廣告

本想11月完成所有鐵人賽,去一次小旅行,12月便開始練習。怎料腳板生了一個不知什麼瘡,痛得要看醫生,吃了4天抗生素,練習延遲了一星期。

跟「和爺」及蔡欣妍合照。

跟「和爺」及蔡欣妍合照。

集郵就當然唔少得粉紅大佬啦!

集郵就當然唔少得粉紅大佬啦!

可能太習慣練習長距離,速度非常欠缺。誤以為耐力我不需擔心,只需練速度便可,忽略了里數的重要,只顧到運動場衝圈,400、800,不斷迫自己快,但是跑步是最誠實的,沒有捷徑,欲速則不達,沒有里數的累積,怎樣也跑不快。有點灰心,但又不想放棄,最後乖乖聽從校長指導,一星期跑60K,雙腿終於跑順了,速度漸漸回來,但好像沒有什麼突破,仍然距離目標甚遠。直至比賽前最後一課5K速度課,pacing也未能做回4分半,心知比賽成績應該不會好。

又是心態決定一切的時候,雖然突破機會渺茫,但也要做到當時狀態的最好表現,重新定立目標,希望完賽時間能守住45分內。

早上5時45分起跑,為了在前排起跑,零晨2時半起床,輾轉到達維園,寄存行李,5時15分左右便在等候區等候。當工作人員拉開防線,容許運動員上前到起跑線的時候,大家都非常緊張衝上前,群情洶湧下,我不敢與大家爭先恐後,並不能在最前位置起跑。鳴槍後,13秒才能經過起跑線正式起跑。

目標清晰,只要緊守4分半pacing,不要急,亦不要理會其他人。第一K,有點塞人,4"28,感覺有點吃力,第2K,4”21,但感覺較暢順,之後全部都在目標時間內,保持著帶點喘氣的强度,有點辛苦。不斷跟自己說,不要急,目標只是45分,保持著現有速度便可,少少辛苦無問題的。

頭5K,22”10,心想,只要保持著,45分內無問題了,但知道體力應該可以應付快一點的速度,於是加一點,試試44分內吧。但10公里的强度真的高,要保持速度,需要不斷找支持位,亦要高度集中。除了看錶,就是以前面的跑手做目標,希望慢慢的逐一越過他們,但又不可太快。所以邊找目標,邊監察著配速,雖要超越,但又不能太快,因為還有5K,不能太快耗盡體力。

後5K的時間比前5K快,途中亦越過幾位女跑手,直至8K左右,前面2位女跑比較難越過,我努力慢慢追上,其中一位在上最後一次斜路時被我超越了,最後一位,我努力加速,距離有拉近,但那時已非常接近終點,我加速,她亦加速,最後也不能追上。

衝線後,我聽到工作人員說她是第2,並把第二名的紙牌掛上她的頸,我心想,那我會否是第三?於是慢慢行、慢慢行,很希望工作人員走過來。真的!她們走過來,給我掛上組別第三名的紙牌(事後發現,如以個人晶片時間計算,我快她10秒,不過遊戲規則就是遊戲規則,一切以大會時間為準,參加就要遵守及尊重)。真的沒有想到竟然可以在這種大賽得獎!

衝線後,就是被掛上這個牌。

衝線後,就是被掛上這個牌。

校長不能進入頒獎區,唯有在遠處拍攝。

校長不能進入頒獎區,唯有在遠處拍攝。

個人晶片時間為43分58秒,總算做到44分內,PB了43秒,以個人的進步來說,不錯。但我知道這個時間其實比很多人還慢,能得到獎項實屬幸運。我會繼續努力,不斷進步,希望有一日能真真正正以一個合格的時間得獎。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