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渣馬的黃昏 - 2015年版

2015/1/10 — 22:44

編按:《渣馬的黃昏》,這篇《澳牛的黃昏》二次創作,已隨主場新聞一併在網上灰飛煙滅了。趁新一屆渣馬又到,改了個2015版,好讓《渣馬的黃昏》仍然可以在網上流傳下去。

跑馬拉松喺識到好多朋友,好似喺美國做護士的David,好細過已經同屋企人由香港移民到加拿大。佢不時留意香港新聞,仲同我講佢都摷返張爛晒膠的舊版身份證,拎到特區政府派的六千蚊。

佢同我一樣,都好鍾意去唔同地方跑步,仲好有興趣返香港跑。外國人認為香港跑馬拉松好平,外國閒閒地都要近千蚊,香港只喺收三舊水。但一講到返香港跑,我都勸佢:「香港的馬拉松真係唔好玩,你要跑橋,去三藩市馬跑金門橋、去紐約馬跑Verrazano-Narrows Bridge、去布拉格馬跑King Charles Bridge好過啦!無必要飛咁遠嚟香港。而且渣馬好難報名架,唔夠一日爆滿,而好多人為咗報名,坐喺電腦前等幾個鐘排隊!」

廣告

“Dude, what is so special about this Hong Kong Marathon?”

點同佢講,所謂的「香港國際馬拉松」其實已觸犯《商品說明條例》,因為呢個比賽既不國際化、叫渣馬唔叫港馬、更加唔算喺馬拉松比賽,因為大部分參加者只係跑半馬10K?點同佢講,點解一個馬拉松比賽,沿途喺唔畀人打氣?點同佢解釋,呢度的比賽要五點幾開始?

廣告

唔想狂踩一個比賽,但又解釋唔到點解仲有咁多人參加。

──────

唔計全香港有史以來最大型、最多人參與的雨傘運動,香港有四大體育盛事:渣馬光速長跑、大球場爛地賀歲盃、裸跑七人欖球和七一大遊行。除左裸跑七人欖球之外,其餘三樣都係非常地道、非常香港的一件事。如果你係四十歲以上,從來無參與過,亦唔知呢四樣活動幾時舉行,反映你對運動完全無興趣,請主動去醫院檢查下身體,睇下肝脂肪同膽固醇有冇超標。

四大盛事最渴望的,就喺每年參與的人數創新高,當中以渣馬光速長跑和七一大遊行尤甚。

──────

參加人數年年創新高,所以跑渣馬首先要鬥快報名,好似book康文署的球場一樣,一定要一早喺電腦前坐定定等開始。如果你想訓多陣就收皮啦!老友,比賽日喺講緊朝早五、六點起跑,唔喺下晝五點,就算畀你僥倖撲到最後幾個位,比賽日九成九你肯肯定訓過龍,無謂蝕三百蚊報名費畀田總。

不過爆滿未必係絕望,呢個時候Facebook就會有人放料話,田總其實預留咗啲位,畀寄報名表的人架!於是大家又一窩蜂走去寄信,結果又喺浪費大量紙張,真喺唔明為乜要搞網上報名?

好啦,又上網又寄信,雙管齊下終於報到名啦!

叫得光速渣馬,因為由比賽開始,真係乜都好快,特別係輪椅賽的時限,同埋道路解封的速度。如果你嗰日瞓晏少少,渣馬對於你嚟講,係等於無發生過一樣。在歐美日本,朝早10點幾只是比賽剛開始無耐;渣馬呢?10點幾已頒完所有獎,大半參加者已跑完返屋企瞓覺,連假都唔使請就可以即刻返工,一日當兩日用,堅過《星際啟示錄》的重力理論。

在渣馬的天地內,絕不容許思考和比較。唔好問點解輪椅賽的時限短得離譜,七個參加者DQ咗六個?點解完成輪椅賽,難過搶贏包山,因為連臂力超乎常人的包山王黎志偉都DQ埋。點解渣馬唔似得外國咁,有個包羅萬有的Expo?點解冇Pasta Party?

點解大會沿途只提供生蕉同蕉皮?點解高威林仲可以講大話唔駛眨眼,話渣馬的食物比唔少比賽豐富?

點解跑步搞到好似做愛咁,一定要黑晒先做得?點解要搵禿鷹鳴槍?喺咪因為成個香港只有佢識開槍?點解一個比賽,沿途竟然唔畀人打氣?

渣馬係唔會畀到答案你的。

──────

如果你以為三百蚊報一個比賽,啲嘢係渣流灘,咁你就錯少少,唔錯得晒。渣馬的確係少數發達地區,收第三世界水平的報名費,所以啲嘢渣喺好正常。大家畀的三百蚊,有超過一半喺去左件New Balance Tee度,雖然設計核突啲,年年都喺雞乸咁大個logo放係前面,好似清兵心口掛個勇字咁,搞到件衫一啲都唔透氣,但至少都叫做New Balance,美國貨。

仲有大把慈母無償封路維持秩序!慈每呢啲OT錢,係全香港納稅人幫你畀埋架。

噓完秃鷹,跑到未夠一半,早過你起身的水站義工開始恰眼瞓,連傳說中的高氏生蕉同蕉皮都見唔到,你開始有啲淆底驚畀大會兜上車。轉入汀九橋前的轉折點,渣馬的工作人員唔知喺咪想快啲收工,竟然無故提前封路,喺眾多跑手一齊據理力爭下,擺臭面渣馬人員才放行,但不忘寸你幾句:「你哋攞到牌先算啦!」

如果唔喺跑到無氣,我實屌返佢轉頭。 幾經辛苦捱完三隧三橋,跑到終點在望的駱克道時差唔多撞牆,見到有熱心人士派橙,仲有好多人幫手剝橙皮,點知渣馬人員竟然警告:「攞嘢食的跑手將會被取消資格!」

DLLM,我完全冇機會攞獎,只喺肚餓口乾,攞件橙食啫,又唔喺要你畀錢買,駛鬼臨終點DQ人咁仆街呀?要攞獎爭標果啲,都唔會喺度停低食橙啦!如果用你DQ的標準,咁東京馬拉松DQ率,高過你個光速輪椅賽,畀條生路我哋行得唔得呀?

有幸無被DQ成功爬返終點,大會職員喺叫你唔該盡快離開,唔好阻住終點;近年仲試過唔夠獎牌派,但又唔做任何野即時安撫跑手,差啲搞到佢地要佔領維園、討回公道。

跑手昏迷暈倒的情況

跑手昏迷暈倒的情況

渣馬堅持的,喺一種視跑手為草芥的待客之道。我唔單是指生蕉好難食、大會職員趕人的臭臉……而係大會如何看待跑手不幸逝世。

好似東京馬拉松,每年賽後大會馬上在網頁上特意感恩,寫上「東京今天能聚在一起,東京馬拉松今年也能安全地完成,我們為此特意奉上感謝」。渣馬呢?2012年有跑手猝死,高威林就話:「大家知道賽道咁長,冇可能每一處都有救護人員。」這副口吻,令我深信無論發生乜事,大會都唔憂下年冇人報名。

唔少跑手、非跑手、傳媒、政客、官員、甚至連梁文道都覺得,渣馬最能夠代表香港。渣馬從不人云亦云,相信及堅持自己認為是對的。參加人數、對主禮嘉賓的噓聲年年創新高,已經遠勝波士頓馬拉松。渣馬不完美,但它有效率、價錢平,再配以極差劣服務,簡直係一個絕佳嘅package

奇怪嘅喺,你唔感到害怕、失落與空虛,明知下年又喺特首或司局長與秃鷹鳴槍,但都年年樂此不疲鬥快報名,報唔到就如喪考妣,跑少兩條橋反而唔自在。

大會年年改善欠奉、田總年年冇交待賺咗幾多,不過跑手下年又照舊參加。跑渣馬的人大概都有鋪癮:覺得凌晨起身去跑步好應該、地鐵提早開車真係好窩心、跑三隧三橋好過癮、甚至覺得要著住件特步Tee去跑先係好L形。

因為,你知道,你係跑渣馬喺預咗畀人虐待的,而且仲要係愈唔合理,就越享受,因為你喺一個專業的運動員,對渣馬有著紀律部隊一樣的忠誠,渣馬的賽規安排只可以服從,不容許有半點抗命、質疑。你甚至會惡言批評片渣馬的人「搞事」、唔體諒渣馬的難處、眼紅渣馬因「成功」而賺錢,而無視渣馬的成功,只喺政府鬆章津貼賽道同壟斷的結果。

香港人就係咁犯賤,畀渣馬D都唔介意,仲要D果啲識反抗的人。雨傘運動如是,渣馬也如是......

──────

近年來,香港被融合的速度越來越快,除了自由行一年放幾千萬人來香港,大陸資金亦開始染指香港各行各業,據說大陸參加馬拉松的跑手是以百萬計,只要1%的大陸跑手報渣馬,足以令server跪低,到時大家連被渣馬虐待的機會都沒有…… 大前年的渣馬,依然有好多人報名,包括我在內。取號碼布和紀念Tee的一刻,我發現: 仆街,唔喺New Balance,喺特步!

果件藍綠色特步Tee真係劣絕。送件咁核突的Tee,貼錢畀我都唔著。係咪應該好似有啲外國比賽咁,要少件Tee報名費就可以收順啲。如果要著呢件衫,我不如裸跑好過啦!

無諗過,連馬拉松都大陸化,由一間連香港分店也沒有的特步,取代New Balance贊助渣馬,心情隨即由谷底,跌落地底。但諗深一層,當自由行、大陸客、大陸資本已攻陷了香港,由炒樓、買地、奶粉、床位、學位、傳媒、益力多到3G頻譜,連李氏力場都頂唔住遷冊,馬拉松又豈能獨善其身,抗拒「融合」?

況且,渣馬從來只係渣打的馬拉松、係田總的馬拉松,我們從來沒有一個香港人的馬拉松,從第一天起,我們已經失落了比賽的話語權。

──────

其實早係2011年,特步已先「攻佔」台灣,分別贊助台北馬拉松及台北國道馬拉松,但翌年特步已敗走回大陸,呢兩個馬拉松由Adidas「光復」。聽台灣跑步業者講,當台灣跑手發現本土的比賽竟然由大陸品牌成為主要贊助商,都有唔少反彈,潛意識拒絕穿著,因為台灣跑手討厭大陸品牌。

至於香港?特步首席財務官何睿博去年初表明,希望一生一世永遠贊助渣馬,而特步Tee又吸引不少捧場客當戰衣,甚至以身穿此Tee以宣示自己是跑手,不知從那裡灌輸的訊息,令新跑手相信一定要穿這件特步Tee才可以參賽。

我看到渣馬的黃昏。 我看到香港的黃昏。 最後一句:我的朋友David今年會跑渣馬,佢會貼上「我要真普選」的字句,同大家一齊在起步禮上問候禿鷹。

──────

多謝史兄的原作、夢飛行寫的東京馬拉松、前主場新聞讀者Lauman Yam的留言、和蔡東豪寫沿途派橙的小故事,提供二次創作的靈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