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協的無能源於腐敗的體制

2018/3/28 — 14:00

霍震霆

霍震霆

港協暨奧委會(下稱港協)放生屢被運動員投訴的空手道總會,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港協這個機構花費巨額公帑、坐擁生殺大權,但組織之腐化、體制之敗壞,卻早已是眾所周知,有目共睹。翻翻舊賬,你會驚嘆這獨立王國的封閉和落後,而且從來完全不當外界的批評是一回事。

曝光醜聞冰山一角

• 2014年,速滑運動員呂品韜出戰索契冬奧,爆出無隊醫同行。作為冬奧港隊唯一運動員的呂品韜賽後抱怨,同行的港協暨奧委會官員不關心比賽,似去旅行,卻佔了名額,以致無隊醫同行,他要向中國隊借膠布。當時港隊團長王敏超反唇相譏,指呂品韜比賽落敗,「將自己輸嘅原因搵人攤分」。時任秘書長彭冲更說:「唔通我每日去打恭作揖,去問候,去請安,係咪咁就表示關心?」政府投放幾十億「發展體育」,備戰十年的呂品韜仍要自費買裝備。對於運動員的質疑,這些體育界官僚權貴非但沒有反省,態度還相當輕佻倨傲。

廣告

• 再上一屆的溫哥華冬奧,非參賽代表團七人,霍震霆父子、余潤興父子佔了四位。霍震霆兒子霍啟剛以署理會長身份同行,余潤興及兒子余國樑分別以署理會長及團長名義參加。當時余潤興是乒乓總會會長、南華體育會副會長;余國樑是乒乓總會主席、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同時是湖北政協;余潤興另一兒子余國賢則是香港滑雪總會主席。

2012年立法會選舉期間,余潤興旗下多家由他或子女持有的投資或建築公司,均登記為「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余家藉此手握至少13票。

廣告

• 幾年前傑出運動員頒獎,當時已打出12連勝成績的港產拳王曹星如連提名資格也沒有,他的經理人形容情況「可笑」。曹星如不能參選,因他不屬香港拳擊總會;可提名運動員參選傑運的體育總會,須為港協暨奧委會會員。

• 曾是劍擊港隊成員的周梓淇,2008年世界排名14,多哈亞運曾奪兩銅,2009年世界大獎賽亞軍。2011年她一心再戰亞運,劍擊總會的出賽名單卻榜上無名,並宣佈她因傷退出。周當時強調傷患已康復,質疑自己成了劍擊總會與體院權鬥的犧牲品。她向港協暨奧委會投訴,會方將信交劍擊總會處理。周形容當時想過自殺,最後掛劍。

• 2009年香港東亞運前夕,任教警察柔道部的黃柱光成立「香港體育苦主聯盟」,多次遊行請願,指控由貝鈞奇任主席的柔道總會選拔不公,組織封閉。

以上只是能在傳媒曝光的冰山一角。種種荒謬不公源於無能的人事,無能的人事源於腐敗的體制。繼承其父霍英東體育界政治資本的霍震霆自1998年起出任港協會長,一再連任,估計還可以多做八年,做到80歲。幾年前,現為港協義務秘書長的王敏超就大言不慚,指是透過拍手掌來決定霍震霆連任,「大家同意便拍手掌,之後問有冇棄權或反對,冇我會當他是全票當選」。霍家第三代霍啟剛當選副秘書長,也是拍手通過,因為有人認為投票根本浪費時間。

建制世襲把持小圈子

港協與旗下體育總會這個封閉的獨立王國,今時今日仍然由世襲把持,成為建制延續影響力的代代相傳小圈子。這種情況下,挺身投訴的運動員,又怎會得到公平的結果?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