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人哭吧不是罪

2018/6/24 — 17:39

青瓦台官方FB

青瓦台官方FB

寫這個主題,或者會引來「左膠」批評政治不正確 — 啊,男人女人都有眼淚啊,為甚麼要特別標榜男人,你這不是特別抬高嗎?可是我以男人的角度來看,在這個社會,今時今日仍然被教導「男兒有淚不輕彈」,流淚,等於軟弱,所以多大的情感,都只能強忍。如果,世上要找一處地方讓男人痛哭,而不受責難,而真的可以釋放情感,不用多想,那一定是球場。

第一次是幾時?不是 1991 年公牛首次贏得總冠軍,Michael Jordan 在更衣室抱住冠軍獎盃痛哭,而是再早一年的世界盃。那一年的英格蘭,可說是近 30 年來最有冠軍相的一隊,比起千禧年的「雙特」,當時的連尼加、加斯居尼、柏列和華度等好手,加上當時睇森林愛上的左閘重炮皮雅斯,以及另一位鐵血隊長「屠夫」畢查,絕對有力問鼎。可惜英軍未竟全功,在四強面對西德(一支我至今仍非常討厭的球隊),最後互射 12 碼出局。令我畢生難忘的痛哭並非來自射失 12 碼的華度和皮雅斯,而是天才中場加斯居尼,當加時階段領黃,累積夠數而肯定無緣在決賽上陣,他當下崩潰,無助地拉起波衫拭淚,是我首次見證男人的眼淚,可以如何動人,之後到英軍真的出局,反而不及這一幕悲壯。

廣告

這屆世盃由亞視奪得,也是首次沒有廣告的直播,是我首次幾乎睇足的比賽,喀麥隆的米拿、歐洲巴西南斯拉夫、赫傑的長傳、史基拉斯的神勇、禾拉和列卡特的口水戰、甚至是 12 碼之神哥高查,全都不及加斯居尼的眼淚來得令人深刻。或者因為之後才得知這是英軍難得的高峯,也是「肥仔嘜」最後的高潮,因為接連幾年的嚴重傷患,加上不能自控,導致這名英軍最後的天才沉淪不起。英軍在近 30 年後,也從未試過比這次更接近冠軍。

可是談到最深刻的眼淚,不是來自國際賽,而是一場球會賽,那是 2014 年的英超。利物浦在非大勝不可的比賽,最後被水晶宮迫和,完場後,謝拉特雙目無神,蘇亞雷斯則一直拉起 7 號球衣,不讓球迷見到他的眼淚,直到謝拉特上前把他帶走,高路托尼送他入更衣室。那是無淚之淚,因為全程都見不到阿蘇如何落淚,可是我們都感受到他如何悲痛,當謝拉特和他擁抱的一刻,所有紅軍球迷都感受到同樣痛楚,想必有不少同樣留下了男兒淚。

廣告

在今屆世界盃,也不乏令人難忘的掉淚場面。包括小豆擊敗德國時的喜悅眼淚、尼馬在補時入波,助巴西勇挫哥斯達黎加後的跪地痛哭,以及剛過去的周六晚上,南韓不敵墨西哥後,孫興民回到更衣室後的痛哭。輸波之後,南韓出線已近絕望,在球場時已見到孫興民雙目通紅,當回到更衣室,就算得到總統文在寅的安慰,輸波而令大韓民族無法出線的壓力,壓垮了這位熱刺球星(巧合地與加斯居尼一樣),我們不在現場,但從南韓傳媒的幾張相片所見,那是傷心欲絕的眼淚。

流淚痛哭,其實沒有好羞愧的。孫興民在這場比賽,不斷奔走,從不放棄,在最後關頭射入金球,雖然為時已晚,但跑到抽筋,拚盡到底的激情,是真男人的血性和堅持;人人都有軟弱時,90 分鐘的戰鬥過後,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因為人始終不是機器。

那是狄更斯所說的,We need never be ashamed of our tears。丈夫有淚不輕彈,男人哭吧也不是罪,若想嚐嚐闊別已久的眼淚滋味,最好還是濺落球場吧。
周一開始,進入分組賽最後階段,所有比賽時間定為晚上 10 點及凌晨 2 點,同組的當然同一時間進行。守尾門的是另一位感情豐富的球王 C 朗拿度,帶領葡萄牙面對尚有出線希望的伊朗。目前葡軍 4 球都是由 C 朗射入,攻勢單調,反觀伊朗防守甚穩,加上領隊基羅斯又熟路,恐怕不易再有士哥;葡軍和波足以次名出線,雖會有爭首名之心,可是整體表現未必能做到。決敲伊朗下盤,半個博一個之局。

心水推介:讓球:星期一 6 伊朗(下)

 

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