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登峰英雄

2017/7/29 — 6:10

英國登山者馬洛里(George Mallory)

英國登山者馬洛里(George Mallory)

2017年5月21日,兩名香港人,曾燕紅和吳俊霆登上珠穆朗瑪峰。我一路關注這次登峰,因為我認識吳俊霆。另一個關注的原因,是多年來我為登山者的事跡着迷,沉醉於有關這些「非常人」的文字和影像。有些事情難度高至自己永遠不會有膽量做,產生醉人的浪漫,對勇者更肅然起敬。始料不及的是,本應值得歡呼的壯舉,在掌聲中夾雜着批評的聲音,例如為什麼登珠峰,對這件事有興趣的人熟知批評的內容,在此不贅。

批評之中,我認為最不公道的是,魯莽。近年有人對登山者的壯舉不以為然,指金錢扮演重要角色,淪為富人的玩意。有些人認為雪巴人的貢獻被忽略,他們才是真正的登峰英雄。金錢固然重要,雪巴人的貢獻起決定性作用,但不要忘記的是,登山者最後需憑着自己的力量,用自己雙腳,一步步爬上頂峰。

我形容登山者為「非常人」,因為他們的能力超越常人。我不相信天生麗質這回事,登山者的體格是日復日鍛鍊出來,登上8848米高峰的背後,是沒法量度的汗水和淚水。身體以外,最其重要是堅硬的心理質素,同樣是在無數次失敗之中鍛鍊出來。這兩位登珠峰的香港人,不是常人,擁有超乎常人的體力、毅力、意志力、耐性及組織能力,有幸認識兩位登峰英雄的朋友,知道我在說什麼。

廣告

登珠峰不可能是魯莽,因為隨時會冇命。登珠峰的死亡率眾說紛紜,因為計算方法不同,一個普遍接受的百分比,是5%。各位,你們做過死亡率是5%的事嗎?上網查過其他導致死亡的原因,全部都是以每十萬為單位,與5%是徹底的兩回事。浪漫,只屬於旁觀者的個人權利,登山者和死亡有個約會。

做一件隨時會冇命的事,背後的推動力不可能膚淺,因為5%這死亡數字揮之不去。面對批評,我相信這兩位登山英雄最初或感不安,但很快便懂得克服和接受,因為與登珠峰之難比較,三言兩語太過微不足道。

廣告

夜深人靜,登山者在狂風中,身處隨時倒塌的帳幕裡面,唯一感歉意的人,是家人。我想起上世紀英國登山者馬洛里(George Mallory) ,他寫給妻子的每一封信,都是令人感動的情書。問題是,既然馬洛里這麼深愛妻子,為何要一次又一次冒險登珠峰?1922年,馬洛里三十五歲,事業如日中天,之前兩次雖然未能登珠峰,但國民早已視他為英雄,他依然決定第三次登珠峰。馬洛里的妻子不想他去,他倆已經有三個小孩,仍改變不了登峰之決心。「我親愛的.... 我無法向妳說明這一切是如何地讓我着魔。」馬洛里信中這樣寫。

關於為什麼,馬洛里曾向記者解釋,是情不自禁。後來,他終於找到一個流芳百世的答案:「Because it’s there」。或者,為什麼並不重要,事實是馬洛里去了珠峰,卻沒回來,對於他的行為,找不到其他人能理解的原因。曾燕紅和吳俊霆登上珠峰,是征服了珠峰,抑或被珠峰征服,只有二人知道,也只有二人需要對自己及家人解答為什麼這問題。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