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皇馬弓馬嫻熟 ● 曼聯進退失據

2017/8/9 — 11:47

圖片來源:皇馬 facebook

圖片來源:皇馬 facebook

這場歐洲超級盃絕對是話題之作,摩帥C朗倒戈舊會,這兩隊歐洲豪門過往對決亦曾產生經典對決,而今場從戰術層面來說同樣有研究價值。

曼聯的戰術「非常摩連奴」:上半場頭15分鐘作出了相對主動的偷襲,然後開始收縮防守讓出主動權;當然曼聯的進步是在偷襲時期的攻勢和傳送比上季稍為立體,但仍無法衝破皇馬靈活警覺的防線。

偷襲沒有得手,曼聯開始縮後集中防守,但也許是沒料到皇馬用球的質素之高,曼聯一收縮便發覺回不去了:皇馬中場三星摩迪、卻奧斯及卡斯米路的掌控節奏能力太強了,而馬迪、靴里拉及普巴雖然防守上穩打穩紮甚少被打穿,但對敵人的組織也無可奈何,故皇馬打起陣地戰來左穿右插便動輒傳上廿多球,曼聯後防也只能盡力防範進襲。

廣告

這也反映曼聯另一個問題,就是在主守的過程中,三中場事實上沒有迫搶對手,只穩穩地守在防中位置守株待兔,再加上兩翼衛收縮在閘位防守及盧卡古幾乎不奔跑壓迫,令皇馬中場在組織時基本上沒遇到太大壓力,隨意慢慢地跑位,上腳,觀望再傳球,而任由摩迪卻奧斯之流輕鬆創造機會,就像在己方港口泊兩艘敵方航空母艦任其轟炸。只有防守沒有迫搶,難以捱過面對頂級球隊的90分鐘。

令情況更糟的是曼聯中場今場來說找不到節拍機。在難得搶到球之後,曼聯缺乏一位中場出來主控皮球及分波,加上兩翼衛墮得太後防守,往往在搶球後他們接球時還在己方後半場,加上對方包夾,距離上根本難以打出有效反擊,屬很典型的「摩連奴問題」。

廣告

缺乏迫搶加上反擊乏力,令曼聯坐困愁城,被困在己方半場苦守,但應付皇馬這種火力太難了,雖然卡斯米路確有越位嫌疑,但當對手防中竟也在最前線攻堅,就是曼聯讓皇馬感覺太安全太舒服的明證,而且傳出精妙斜線球的只是右閘卡華積,也反映皇馬整體用球的防不勝防;皇馬兩球皆看似簡單一蹴之就,實際上是不斷疲勞轟炸曼聯防線的收獲,就像拳擊的sucker punch永遠看似簡單輕易,其實是消耗淨盡對方體力精神後的了結。

摩連奴並非坐以待斃,他在等一些難得的入球機會,但這些機會被糟塌了。上半場一次反擊普巴長驅直進,但他在禁區頂漠視更好位置的米希達恩及連加特,遠射被擋高;另一次靴里拉在前場翼位搶到球,但盧卡古卻不跑到中間接應,反而跑來搶靴里拉的球導致越位,曼聯的前場默契仍待改善。

半場以拉舒福特換下連加特,摩帥希望以其盤扭能力打開左路攻勢,同時其速度亦有助反擊。拉舒福特面對卡華積的確有優勢,多次扭過爆過對手,但中路接應始終欠一個點。輸到0:2後摩帥換入費蘭尼,防守時踢中場,進攻則作為第二前鋒支援盧卡古,配合瞄準爆炸頭不斷長傳高空球作為橋頭堡。

這兩項調動旋即活化了曼聯進攻,皇馬防線不擅於應對費蘭尼,屢次被其頭鎚及身型搶得控球,而且曼聯的入球事實上亦是費蘭尼先撞開卡華積搶回控球,再由拉舒福特傳給馬迪遠射。

面對紅魔真的以高塔陣來襲,施丹放棄本來在紅魔半場主打控球組織的陣地戰,透過阿辛斯奧及華斯基斯雙換人轉打快速突擊,每次進攻不再在中路慢慢傳控,務求每次都在最短時間完成進攻,一來測試曼聯的後防速度,二來這種打法不用把隊伍拉到太前,方便中場縮後支援被高空轟炸的防線,亦成功減低了曼聯這種打法的威脅。不過費蘭尼的撞傷似乎影響了其後的表現,令高空戰術後來事倍功半。

這場比賽進一步確認了皇馬的地位,其高質素且多元化的進攻模式難以防備,而且寶劍在鞘,C朗還只是後備;而曼聯則可看到馬迪的確解放了普巴,中場分工更明確,但進攻上合作未深,今場來看仍然缺乏套路及默契,如果摩帥不想在來季強強對戰像今場般,只有收縮防守及豁出去高空轟炸的兩個選項,便需要多下苦功融合米希達恩、馬達、拉舒福特、盧卡古等進攻人材,否則他們只會各自為戰,曼聯上季的進攻問題亦不會得到解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