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七浪

2017/7/8 — 6:06

最近參加一個海外Ultra比賽,參賽者逾千人,大會根據參賽者的往績,分開七個起步時間。起步時間隔五分鐘,一浪接一浪,我被編排至最後一浪。比賽期間能超越其他人的次數寥寥可數,證明我真的是屬於第七浪。

包尾在其他運動代表挫折,容易打擊參賽者的自信,但長途山賽是例外。很簡單,即使身處後排,跑者能夠有幸及有力參與其中,已感萬分欣慰。各位,這是Ultra,能夠在cut off時間之前走過一個又一個check point,兼走到終點,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

長途山賽的後排是另一個世界,前排高手不會明白,我們活在一個探索,而不是競爭的空間。後排的唯一競爭對手是cut off時間,能夠在法定時間內完成比賽,排第221名的滿足感與第324名分別不大,但須額外付出的卻不少,例如把自己的身體推向極限。跑者口說力爭到底,試探自己的潛能,但後排心裏知道自己的實力屬於何處,懂得誠實地與自己相處。後排不會過份折磨自己,我們自得其樂,在比賽的另一端探索,找到自己享受的東西。

廣告

後排的樂趣多,前排想也未想過,讓我細數。我試過在比賽期間撞見多年沒見的朋友,交換電話,賽後真的約出來見面。後排和其他跑者吹水,並不是簡單的「加油」,可以是深入討論,這是後排的獨家享受。大家都參加同樣比賽,大家都屬於後排實力,交換下心得和情報是樂事。

講起吹水,check point的義工最歡迎後排,因為前排跑者分秒必爭,逗留在check point的時間以秒計算,之間零交流。後排雞啄唔斷,又坐低,又影相,跟義工打成一片。義工見盡不同類型的跑者,有的似緊張大師,這些人的付出當然值得敬佩,但後排的輕鬆笑臉更貼近義工的私人世界。

廣告

剛提到的比賽在如詩如畫的山脈舉行,一部分路程在雲上,跑者彷彿在雲上飄,前排不會留意到仙境,肯定不會影相留念。前排想着的,是這段慢了多少分鐘,落後前面跑者幾多K,多數是關於做得不夠好的事情,後排卻不停感恩,例如我,這個年紀仍然可以走過其他朋友不能想像的路程。

千萬不要誤會,後排並非不認真,相反,後排非常在意自己的表現。長途山賽的基本入場券是在法定時間內完成,對後排來說,並不理所當然,需要不停鞭策自己。Check point前發離cut off時間不遠,後排的緊張程度不下於前排,吹水和影相一律免提,一股作氣向前狂奔。比賽前,後排也付出過,欠缺訓練連入場券也拿不到,只是後排因着自己的實力和追求,訂下貼近現實的目標。走在前排當然過癮,但對後排來說,不是易事,牽涉的付出可能令整個經驗變質,由好玩變成不好玩。

後排的獨家享受是自由,只要拿到入場券,便可以選擇現實的方式,喜歡的話,可以跟前面的跑友鬥一段,不喜歡的話,各行各路,因為後排心裏知道,不管以什麼名次完成,都快過在家看電視的朋友。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