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糊塗跑者

2017/9/16 — 6:02

跑者嚮往一個狀態,叫balance,身體和心理處於平衡。平衡不能量化,而且因人而異,處於平衡狀態的時候,跑者感到自由自在,得心應手。相反,感到失去平衡的時候,跑者渾身不自在,拼命改這樣,改那樣,希望儘快回復平衡的狀態。身體與心靈之間,較難應付是身體,其實跑者的心情幾乎完全受身體的狀態影響。

近期工作不算忙,睡得不錯,心情平靜,沒過度操練,但愈跑愈差,跑完之後需要更長時間恢復體力,跑者萬分困惑。跑者不能接受這些疑惑,下次試改這樣,但結果卻沒變,慢慢累積說不出口的挫敗感。跑者極需要「控制」自己身體的感覺,因為跑步是探索身體的過程,從認識身體的反應,希望找到進步的路徑。跑得不好不是問題,最重要知道點解,之後對症下藥,逐步改進。但當身體不聽話,或作出不能預見的反應,跑者感到洩氣。

最常見的洩氣位是受傷,最近左腳膝頭對上的肌肉超緊,平時不覺有事,但屈隻腳便痛,痛至不尋常。立即睇醫生,醫生話發炎,我覺得有道理,最近確實過度操練。食藥,休息,兩三個星期應該沒事;兩三個星期之後,痛楚拒絕離去,再休息,沒好轉,點解?開始胡思亂想,我已經好聽話,如果聽足話休息也沒好轉,不如照跑,起碼可重新享受跑步的快感?應否轉醫生?痛是否錯覺,心理影響居多.... 唔係,真係痛。由嬲醫生和嬲世界,變成嬲自己。

廣告

不明白身體在做什麼,不明白身體為何這樣反應,是跑者解不開的困惑。應該沒事的時候有事,那種無奈,非筆墨能形容。跑者以為已建立可靠的經驗庫,跟身體建立互相尊重的關係,誰不知身體在最不適當時間玩失控。

解決方法只得一個:接受我們不能控制身體,身體像是猜不到的少女心,沒法以理性掌握。跟身體的關係,不應該是攻防戰,因為挫敗時候的失望,可以很傷。接受是解放,我不控制身體,但身體也不控制我。我開始摸熟身體的陋習和怪招,什麼時候硬碰 ,什麼時間順其自然,最重要是知道有些時候不多想,由身體帶著我去它想去的地方。

廣告

我不時提醒自己,其實我們可能不夠公道,只着重身體出現問題的時候,放大不舒服的感覺。試問自己,身心平衡,做事像進入忘我的韻律,這時候我們很少停下來問點解,更加不會感謝身體。公道一點的做法,是好的時候不忘形,壞的時候不自責。

或者不平衡從來是平衡的一部分,跑者長跑長有的秘訣,是告訴自己,關於身體很多事情沒法掌握,糊塗跑者是快樂跑者。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