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母校和學生:公開校隊訓練,促進學校對社區開放用地

2018/4/27 — 11:54


資料圖片 l Nicholas D.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Nicholas D.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我希望將來能以校隊公開練習的方式,加快推動校園對社區開放共享的政策。

這個想法,需要一步步慢慢解釋它的由來。

自中學有輕度未被確診的亞氏保加以來,國際象棋就是自己不論讀書工作的支柱。Bill Hartston說Chess doesn't make sane people insane, it keeps insane people sane,我想這個想法大概正確。拿了獎以後又覺得,既然我下棋這麼厲害,那麼教棋也應該很厲害才是。(那時候就是這麼自負)自己缺乏教學經驗,又因為覺得下棋對小孩子有好處,於是就開始由義工入手,到陳校長那邊去教,之後又因為機緣到了地利亞協和教少數族裔學生。

廣告

教棋多了,又或者你教任何東西久了,又或者你做了父母,也許都會這麼覺得:本來很想教出一些很厲害的學生,但是慢慢就發現真正有天份的學生少之又少,有恆心努力練習也很少。不過,雖然他們並沒有想進步,但是不一定都要有那種水平才能享受下棋,普及化比精英化更重要。只要他們在小時候最好的時光,學過如何下棋,藉此再減少一點點自我中心,那就已經很好了,不需要強求其他成就和冠冕。

直到一年前接到了徒弟電話,說學校這幾年比較多人出國讀書和讀醫,所以想我回來幫忙。 母校方面自立隊以來就定下了規則隊員畢業之後需要回來幫忙,避免出現代溝。現時學生還有舊生可以大學Day off時回來教,所以校隊訓練都定在平日。如果在他們都畢了業之後要我回去教的話,就需要在週六才可以。 

廣告

有想過要不要,畢竟自己已經二十六,不想予人感覺在社會中是失敗者再回去母校在學弟們身上刷存在感。後來還是在學弟和老師勸說下答應了。好,要搞就搞大佢。

如果要星期六一邊教陳校長,一邊教地利亞,還要一邊再教母校,那時間就不夠用。心生一計,倒不如像大學壓榨PhD學生一樣,開始要學生也幫忙多做義工。星期六早上教學,下午就要他們自己也試試教學。

進而再問一個問題:服務的都是少數族裔和低下階層,我們既要學生走進他們的社區,但也同時希望能邀請服務對象走入我們的社區。學校能提供很好的場地和配套設施,只是要如何申請用什麼角度去說服其他人,數月前還不是太過肯定。直到徐校長一言驚醒洛克人,說其實政府一直以來都有推動學校對外開放場地,我就立即想到,我們現在這個例子不正正就是以學生作為領袖,以向社區開放場地的設施嗎?

辯論隊的劣根立即大為興奮而扯動了,想到以下幾點:

戰略性因素 (Strategic Factors, Applicable to General Situations) 

政府和學校

避免利益問題:防止再次出現泳總泳線的一類利益衝突問題,民間團體我們也看得見真的可以很商業,大學也很商業。它要捐助就是非牟利機構,它要炒人收學費就是商業機構。

減少監管麻煩:政府直接鼓勵學校主動提供活動和場地安排,減省監管和支援的第三者問題。

學生

肩負成長重任:現時常說學生沒有一入職場便具備工作能力,這一些可不是簡單如聯校活動的水平,而是對於公眾開放的校隊練習,有助於建立他們的實際工作經驗
舊生教學:要是只有練習只在星期一到五,離隊的舊生們就容易和棋隊脫節,在星期六舉辦,容易維繫感情和文化。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從下棋到教學,自己有點成就而再成就他人,讓學生也肩負起做教師的責任,非常有助於他們成長。 

校隊籌款:必要時就算校隊訓練需要經費,也有能力自己靠管理和對外有點名目(社區服務)去問學校舊生籌款。這一點其實也重要,而我們比大學要接地氣要簡單得更多。

—少數族裔、基層、傷健人士

—走進社區:他們有機會接觸更多不同的人,看看不同方面的香港

—成就和互助:幫助他們的同時應要讓他們也有參與、投入和成就感

—開放學校設施:讓他們有更多空間和地方活動

戰術性因素 (Tactical Factors, for Specific Conditions)

國際象棋

—無需語文能力:想說話就說話,不說話就下棋,下棋無需多言

—可以教會英文:不過要好好學棋下棋真的需要很多英文,交流時多聽多講

—香港價值:多元共融又可以分清是非黑白、食腦,這些才是香港精神

—多方面理解:對他們而言,這就是他們的 "中國象棋" ,我們也可以利用國際象棋了解外國文化

—便宜又好玩:跟其他活動不一樣,國際象棋很便宜,沒有多少器材

—接觸性廣:不論老少、貧富、黑白黃紅啡灰綠紫藍、傷或健、都能靜下來一同在棋盤上玩耍

母校

—窮苦學生多:都是窮人家的孩子,家境普通到很差都有,很有使命感

—良好風氣:母校有名開放多元包融,出名扶助貧苦

—地理位置極好:上通油尖旺深水埗,下達佐敦尖沙咀,交通方便,貧苦大眾生活圈十五分鐘車程

學生

—都是中一二:很好騙,時間又多,又聽話。實話實說要是在中一二已經參與此類統籌,日後中三四時眼界能比同輩再高幾倍,中學Exco應該多招攬中一二學生,正如Entry Position都要Fresh Grad。 

對於下棋興趣高:現在這個年代能找到喜歡下棋的小朋友真的很難,而他們又都是中一中二,容易使下一年中一同學們誤入棋途,萬劫不復。(圍棋Style)

—有人脈:帶他們出多了比賽,他們自己也認識了不少人。何況有我帶著他們,早年就已經比同齡人在棋界混得開。

寫了這麼多,還是要考慮很多因素,例如學校的保安和責任問題如何處理、要是有錢銀交易(例如舉辦比賽)又要如何解決、學校的場地設施能否配合,一定要好好從學校角度去想想和解決問題。不過這些問題都不過是技術性問題,只要有時間和耐性都可以一一處理。現在也一直在和老師討論,要好好的詳細議定計劃書,了解各方的期望和憂慮,才可以使這個計劃成為規範。

你會說,為什麼計劃書還沒有寫好就文章一大篇,不怕被人覺得是要製造壓力向任何人施壓?那是希望學生的家長讀了,明白到自己孩子將來要負責做些什麼,我們又是如何看待這件事。也有學生對於計劃還是十五十六,不太確定詳情和對於需要投入多少抱有疑問。對自己而言,如果不寫這一篇,也無法好好理清思緒。

教學為主還是上課為主?什麼時候舉行?如何宣傳?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但要是決定要做,所有問題都不過是技術性問題。學生們這個年代應該更主動積極扮演社會的角度,正逢政府有意在這方面推動校園開放的計劃,何不趁年輕試試?要是成功了,就可以鼓勵其他學校也採取同樣的措施,以我們一己之力改變社會現狀。

這將會是你們生命中最有意思,最有意義的一場博奕遊戲。

作者(圖右)提供圖片

作者(圖右)提供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