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馬王選舉:同情歸同情 戰績歸戰績

2017/6/26 — 15:33

2016年5月,在莫雷拉胯下率先衝線、摘下1600米香港三級賽的「佳龍駒」。(資料圖片)

2016年5月,在莫雷拉胯下率先衝線、摘下1600米香港三級賽的「佳龍駒」。(資料圖片)

今季香港馬壇出現了有史以來首匹四歲系列賽的三冠王,但不幸的是,這匹賽駒在同一季的賽事中便不幸受重傷,最後黯然離世。

相信各位也知道,筆者提及的賽駒,是享負盛名的悲情英雄「佳龍駒」。此駒不幸離世的消息傳開後,連不少素來沒有看賽馬的網民也加入口誅筆伐的行列,筆者此前也曾寫過一篇文章評論這個議題。

不過,筆者是次撰文,並非希望繼續討論賽馬的倫理議題,而是希望單純探討此駒是否具備贏得今季香港馬王寶座的資格。

廣告

如果「佳龍駒」在冠軍一哩賽中不但沒有受傷,而且勝出那場大賽,那麼牠不用理會其他對手而篤定成為今季的香港馬王。事實上,那場賽事的其餘參戰馬水準理應與「佳龍駒」差一截,所以外界在賽前已一面倒預計牠能夠順利登基。可是,歷史並沒有如果這回事。

更甚的是,原先因養傷多時而對「佳龍駒」威脅不大的「明月千里」在下半季勝出兩場沒有外隊馬參戰的國際一級賽,令馬王寶座之爭再起懸念。

廣告

有些人認為,「佳龍駒」早前造出史無前例的四歲三冠王壯舉,已足以令牠蟬聯香港馬王的寶座。儘管牠首度出戰國際一級賽便黯然離世,但牠早已證明自己具備勝出這種級數賽事的能力,所以這場意外不應成為牠成為香港馬王的障礙。反之,若然牠最後未能正式成為香港馬王,那麼評選委員會便是「狡兔死,走狗烹」。

然而,香港馬王選舉這回事,並非單憑想像和同情之心便可,而是要靠比較真實賽績的份量去下高低。雖然在部分情況下,有些賽駒的賽績不相伯仲,較難倉促分高低,但這不表示運用想像和同情之心便可令選舉更加公正。

故此,最公正的做法,是拿「佳龍駒」四歲系列賽的三場頭馬加上一場國際二級賽頭馬,與「明月千里」的兩場國際一級賽頭馬作比較。

誠然,由於沒有外隊馬參戰的關係,「明月千里」所勝出的兩場國際一級賽其實水分甚多。因此,「明月千里」今季的戰績明顯比上季的差,如由牠衛冕香港馬王,那便暗示香港今個賽季的賽馬精英化水準出現退步的現象。反之,如果「佳龍駒」能夠因前無古人成為四歲系列賽三冠王的緣故而正式成為香港馬王,那其實是顯示出一種進步。

此外,有些人認為,「明月千里」在四歲系列賽首兩關只是跑入亞軍,而擊敗牠的「首飾太陽」在往後並無以為繼,反之被「佳龍駒」連續三次撃潰的「巴基之星」在女皇盃一役只是僅敗得亞軍,並名正言順地撃敗了「明月千里」。況且,「佳龍駒」在其職業生涯中最後一場頭馬算得上是技術性撃倒「明月千里」。因此,「佳龍駒」在四歲系列賽的表現不僅比同期的「明月千里」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與今季的後者相比也毫不遜色。

不過,「佳龍駒」僅是在自己的首本路程中撃敗途程嫌短的「明月千里」,而且那場賽事僅是國際二級賽,單憑這一點論證前者優於後者並不夠說服力。更重要的是,四歲系列賽的三場賽事均只是被官方界定為僅達國際表列賽水準的香港一級賽,故即使「佳龍駒」在那三仗的表現如何出色,牠在名義上只是勝出三場國際表列賽。如果「佳龍駒」最後能夠力拒「明月千里」,正式成為今屆的香港馬王,那便意味着,評選委員會認為那三場名義上的國際表列賽,加上一場國際二級賽的頭馬,其實比「明月千里」勝出的那兩場名義上的國際一級賽更具份量。但此舉無疑是直線抽撃馬會主辦的國際一級賽水準欠奉(儘管筆者早已表示,馬會在下半季舉辦的國際一級賽水準參差)。

無論如何,筆者現階段並不認為評選委員會作如此的選擇。我們可從以下兩個例子中看出一些端倪:

一、2013-2014年度的最佳一哩馬選舉

當季「步步友」曾在冠軍一哩賽中跑入亞軍,撃敗同場的「大運財」。此外,牠是四歲系列賽首關經典一哩賽、香港二級賽主席錦標的冠軍,以及四歲系列賽最後兩關的亞軍。但最後該屆的最佳一哩馬卻是由「大運財」奪得,其原因是牠曾在該季勝出一項一哩途程的國際二級賽,一項1400米的香港一級賽以及一哩途程的香港二級賽,故牠的戰績較「步步友」的彪炳(如今所有馬迷都知道,「大運財」畢生既未曾先於「步步友」衝過終點,亦未曾勝出過任何途程的國際一級賽,但這不是決定2013-2014年度賽季最佳一哩馬誰屬的標準)。

二、2006-2007年度賽季的馬王選舉

「爆冷」曾在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中兩度撃敗「爪皇凌雨」,但後者此前遠征杜拜勝出司馬經典賽,最後仍可壓倒「爆冷」當選該賽季的香港馬王。

由此可見,評選委員會甄選馬王的首要標準應是勝出賽事的份量,然後才再看各候選賽駒的對賽成績。

當然,過往評選委員會甄選馬王的方式,以至得出來的選舉結果是否合理,尚且值得斟酌。但「明月千里」本身亦非省油的燈,其級數比昔日「大運財」的仍高出不少。如果因同情「佳龍駒」的遭遇而漠視了「明月千里」今季所交出的成績(兩項國際一級賽頭馬兼一項國際一級賽季軍),那對後者和牠的幕後亦有所不公。

筆者認為,如要認可「佳龍駒」的競賽成就,觀眾可透過投票「最受公眾歡迎馬匹」反映其意願,馬會亦可透過頒發終身成就獎,甚至以此駒的名字設立紀念賽、特別獎金、運動科學研究計劃等,但不能在馬王選舉中不合理地輕視其他入選賽駒在今季的付出和成績。儘管「明月千里」今季的戰績不如上一季,但牠仍已篤定成為今季於國際級別賽事表現最出色的香港賽駒,評選委員會極其量可破例容許雙馬王選舉結果的誕生(此舉不會貶損「明月千里」的地位),而不應對「明月千里」的戰績視若無睹。

 

(本文原載於《香港01》博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