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賽後分析:普捷天奴末日時鐘‧摩連奴心戰為上

2018/4/22 — 19:05

又一次倒在四強,錦標荒正式超過十年,剩餘給普捷天奴的時間實在不多了。但熱刺的屢次失敗,都並非崩潰式的慘敗,而是在於心理狀態、經驗與細節之間。這才令熱刺球迷感到觸手可及卻又遠在千里,而中立球迷則有點莫名其妙。

今場比賽是熱刺典型的縮影,開局明顯是狀態較銳利的一方,壓著曼聯來踢,並憑D.山齊士靚絕的長傳及艾歷臣準確的傳中讓阿里先開紀錄,曼聯早段確是只有捱打的選擇,華湯根嚴密看管了盧卡古亦令曼聯毫無還擊之力。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熱刺的狀態卻離奇地漸見下滑,雖然仍繼續主導控球,但感覺上卻找不到比賽的節奏,陣地戰只能茫然在前場傳球,真正由之造成的入肉攻勢幾希,孫興民幾次單對單華倫西亞皆無功而還,右路經常只有查比亞孤身作戰,中路艾歷臣享有的空間被曼聯三中場嚴重壓縮,令這位核心被邊緣化。除門將外的10人都是熱刺今季絕對主力,溫布萊也已適應了大半季,月前還在此地輕勝曼聯,這隊熱刺今場運作起來卻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發瘟。

廣告

其中發瘟最嚴重的,是丹比利。丹比利今場絕對失準,今場的護球、控球及傳球決定每每皆在其一貫優秀的水準之下,不但第一個失球有直接責任,其實在失球之前已有幾次控球被奪,已感覺其不在狀態,事實上在失球之後丹比利仍有好幾球控傳失誤。

奈何熱刺體系對丹比利的依賴極大,因為丹比利的發揮通常十分穩定,今季擔任熱刺中場動力渦輪機一直非常出色,大戰亦毫不畏懼,早前二月時連戰阿仙奴曼聯祖雲達斯,俱交出怪物級攔截及盤扭表現,故熱刺慣性依賴他作為將後場組織推進至中前場的唯一人物,戴亞艾歷臣等習慣只在前方等待來球。故丹比利這場罕有的失準,而普捷天奴沒有即場安排其他球員分擔此要務之下,便成了重大的缺口。(事實上熱刺中後場球員用波俱佳,此情況下實無必要依賴丹比利。)

廣告

其二是門將禾姆。今場禾姆明顯成為了熱刺的弱點,第二球失球靴里拉射的是正中間,而且老遠後上跑過來射也沒構成甚麼驚奇,禾姆卻沒能碰到皮球讓其身邊飛過,故數據網站whoscored罕有地將這球列為禾姆的error leading to goal便是明證,認為是這位後備門將失誤,事實上這在這種正常射門情況是極少見的。

這是普捷天奴的兩難,盃賽門將好應該一用用到尾以兌現承諾,否則對禾姆很沒義氣也不公平。可是,在這個球隊極需要錦標續命,哪怕是本土盃賽來製造一點成功感,以盡量留人的情況下,應該顧全禾姆的感受,還是從更宏觀大局著想?這裡沒有絕對答案,從功利主義角度看,簡尼/阿里/艾歷臣/戴亞等的留隊,的確比禾姆重要,不過普捷天奴從道義角度選擇了前者。

被反超1:2後,普帥的調動也起了重要影響。把賓戴維斯換走,換入盧卡斯摩亞,將戴亞移到中堅與防中之間,理論上確是令前場多了人,但實際上卻把摩亞放了在中場偏右的空間而非其慣常的翼鋒位置,霸佔了艾歷臣理想位置的摩亞根本沒有指揮官的視野及與新隊友的足夠默契,變相令中前場更擁擠,亦合了摩連奴的心意:你前場愈人多愈難施展,我便愈容易以人海戰術防守。

正如曼徹斯特打比所言,其實以頂級球員的能力,進攻多了一個半個人帶來的好處其實不大,反而最重要的是保持慣常訓練的踢法套路才是最重要。因為臨場多了人令前線的企位走位不同了,其實已需要一點時間適應,走起來也沒這麼得心應手,例如變成了華湯根左閘,事實上傳中規律習慣已有所不同。而位置被摩亞佔據了,艾歷臣也要時間找新空間控球。故普帥的變,令熱刺中前場愈變愈不順。後期哪有甚麼威脅攻門?

開局猛虎出柙,中段狀態回落,接連失誤被對手反超,領隊愈幫愈忙,最終失望而回,這種葬送好局的情況出現在熱刺太多次。「大賽經驗」及「大心臟」是熱刺屢次與各個錦標緣慳一面的關鍵,而沒有錦標又成為了大賽發瘟的原因,造成了熱刺現時的惡性循環。

而碰上了擅長心理的摩連奴更是不幸,今場摩連奴的Periodization發揮到了極致,除開局最早段以外,熱刺空有控球卻始終未能控制戰局,曼聯相當有「睇定黎食」的感覺,三國志有云「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摩連奴「心戰強者」當之無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