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賽後憂鬱

2018/4/21 — 6:55

雙腳仍然腫脹,皮膚呈現曬傷跡象,背部由膊頭痛至屁股,剛完成馬拉松,以上的身體痛楚跑者視為比賽的部分,另一種感覺卻令跑者渾身不舒服,是賽後憂鬱。這種感覺有點陌生,平日不常遇到,有點不知所措,沒精打采揮之不去,跑者只知道這刻什麼不想做。

這種憂鬱有一種潛定律:比賽時情緒愈澎湃,賽後愈憂鬱。跑者情緒澎湃有兩個可能性:跑得好,做出賽前部署,盡情發揮,甚至創出PB;跑得不好,做不出真我,賽前和比賽判若兩人,想盡快忘記比賽。有這種感覺不用害怕,你不孤單,賽後憂鬱是非常普遍。跑者不大談論這現象,我們用心分析比賽過程中的各項細節,以最科學和最認真的態度抽絲剝繭,處理情緒卻彷彿遇上外星人,跑者不懂,也不想碰。

如果賽後憂鬱是比賽不可分割的部分,跑者應該認真至賽後,正面面對這個難以啟齒的部分。賽後憂鬱是關於損失,失去跑者一些曾經擁有的東西,有三種:第一、失去身心的動力。參加馬拉松或激烈程度更甚的山賽不是說笑,不是普通人能夠隨時參與的運動,由訓練到比賽,過程對身心造成巨大的損耗,成個人散哂,賽後什麼不想做,是正常不過的反應。

廣告

第二、失去身心的High。怎High?很難解釋,只有當事人感受到。備戰馬拉松,是一個接一個的「自High循環」,賽前為自己定下目標,操練中感受到進步,一步步向目標進發,然後意外地出事,例如受傷,或不知何解總是達不到目標,由High跌下來,然後跌低起身,再來,超越之前的水平,情緒比以前更High。High是過癮的,但有High一定有Low,代價是賽後憂鬱。

第三、失去明確目標。三種失去之中,這種最大鑊。備戰馬拉松,幾個月來每一日跑者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今日操或不操,操幾多,操前和操後怎照顧自己,全部在掌握之內。遇到挫折便咬緊牙關頂過去,目標不動搖。完成比賽之後,最強烈的感覺是迷失 - 咁我點呀?幾個月來,朝着清晰目標前進,不只自己,身邊有班要好的朋友,忽然間這些全部消失,跑者發現「過程比結果重要」這句話,不老土,原來是真的。

廣告

三種失去之中,時間可以解決第一種和第二種的失去。身心會從疲倦中恢復,重投另一種生活節奏,High和Low自動被調節,但失去目標的憂鬱不會隨着時間消逝。夜深人靜,跑者感到空虛,怎辦?我有兩個建議:一、接受。無計,就是會憂鬱,既然個人懶洋洋,乘機瞓多一點,睡眠是跑者應得的。儘量不要讓自己出現在傷心地,例如操練的地方或比賽的賽道。接受是處理憂鬱的有用一步,死捱過去。二、這是我不停用的方法,儘快參加下一個比賽。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