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成癮

2018/2/17 — 6:22

背景圖片來源:《阿甘正傳》

背景圖片來源:《阿甘正傳》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指經常運動的人之中,3%呈現上癮跡象。該文章強調,雖然過去二十年出現大量關於運動成癮的研究,運動成癮未正式被醫學界接受。醫學上或者未有統一結論,跑者卻非常感覺到跑步成癮的存在,身邊總認識幾個上癮跑者的「朋友」 — 其中一位每天在鏡中見到。

同一跑道上不時撞到朋友J,平日不停步,打個招呼,有一日忍不佳停下來,「命令」J立即掉頭回家。J明顯生病,從跑姿,面部面情,流汗的程度,旁人清楚見到。J死撐 ,解釋有些少感冒,打算出來鬆下筋骨。香港的濕熱天氣不說笑,沒有輕鬆跑這回事,J無奈地回家。J的跑齡只有一兩年,這段時間無牽掛地探索跑步的樂趣,熱戀中,上癮毫不出奇。

回想自己的跑步歴程,有一段時間應該算是上癮。最明顯跡象是不停跑,愈跑愈多,那段時間每日跑不到10K,安多芬彷彿發揮不到效用。星期一至五上班前在gym跑,可控制時間,而且不受天氣影響,上午有早會開的話,把跑步時間推前,總之要跑夠10K。周末出街跑,不止10K。跟J一樣,不顧痛和病,更加沒有今天不想跑這回事,說服自己一定要跑。出差抽不到時間跑,心情變得很差,出現強烈内疚感覺。最瘋狂的時候,不能跑到自己滿意,以節食補數 - 「你沒資格吃這麼多!」

廣告

這段時期維持大約一年,記不清楚怎樣結束,好像是因為受傷,傷至沒可能不休息。風和日麗的日子,自動自覺停下來的可能性不大,因為上癮代表一道強大的力量,幸好身體的限制出手叫停。一個平日自命理性的人,走進上癮迷宮,照樣迷失方向,做出連串之後看不可思議的傻事,我們批評其他上癮者之前,請停一停。

上癮的時候,跑步與否不是一個選擇,我沒考慮不跑的可能性。例如J起身覺感冒,應該休息,但跑者啟動自圓其說的機器,輕鬆跑下,出身汗,快點復完。上癮跑者失去判斷能力,事前和事後製造一堆理由支持跑步的決定。

廣告

跑者戒癮,談何容易,因為跑步的好處實在多。跑步一方面製造high,而且非常可信賴,肯跑便有high;另一方面,跑步減low,今日悶悶不樂,跑步可減低負面情緒,跑完之後,心情變得燦爛。換句話說,跑步一面加high,一面減low,雙管齊下,令跑者愈跑愈想跑。處理情緒低落的方法之一,是運動,但過量運動有可能上癮,導致情緒低落,這是運動產生的獨有怪圈 。

或者,上癮是現代人的宿命。工業革命和科技革命改寫人類命運,提升生產力,製造可能性,我們的生活質素遠勝從前。然而,進步之同時,我們失去一些東西。遠古時代,人類狩獵和耕種為生,運動是每日生活的必然部分,運動程度剛剛好,夠食夠住,勞動一日之後,開心過家庭生活。城市人終日坐着,稍動指頭,便可得到前人收獲的百倍千倍,反而得不到生活中的樂趣,需要另找途徑,時刻冒着過火上癮的風險。上癮是社會進步的標記,接受吧!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