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欄界的江湖大嫂

2018/4/30 — 9:00

來自 IAAF twitter

來自 IAAF twitter

在黑人主導的田徑跨欄項目,非黑人而又有成績的都特別惹人注目。男的要講劉翔的話,女的要講 Sally Pearson 。

出身於澳洲黃金海岸的一個單親家庭,她自己應該都沒想過她長大後是三屆世界冠軍、兩屆英聯邦冠軍和奧運金牌得主。澳洲政府要頒荷蘭水蓋,廣告代言不絕,運動醫學教科書要找她拍封面,她早已名成利就。到 2018 年在自家門口舉辦的英聯邦運動會,她是聖火傳遞的最後一棒,開幕禮的主禮嘉賓,全澳洲的都期待她在家鄉發火發熱,她卻在開幕禮成後 12 小時內召開記者會,宣佈退出比賽。

早一個月前她已經聲稱養傷退出 4×100 賽事,觀眾估不到辛辛苦苦排隊購票只會看到奧運冠軍向隊友遞水。事件對社會的衝擊不亞於劉翔若果當年不跑北京奧運,羽生結弦若果在平昌冬奧宣佈因腳踝傷患放棄衞冕,有多教人失望。

廣告

她和劉翔一樣,自 2015 年起患上後跟阿基里斯腱炎症,病情一直反反覆覆,有時好得可以令她在 2017 年捲土重來再當世界冠軍,但這次卻在開幕禮前三天的練習時發作,錯失在家鄉爭取英聯邦三連冠的機會。

沒有緊隨田徑新聞的觀眾覺得晴天霹靂。但她的突然退賽源於往事的教訓。

廣告

她在 2008 北京奧運贏得一枚銀牌,觀眾評論都認為她在 2009 年世界錦標賽取得佳績,卻在決賽只得到第五名。到賽後記者會,她才透露是次是負著腰傷上陣影響成績,卻被輿論批評成利用傷患找不能表現的藉口。

自此,她在大比賽前的傷患,都要求主診醫生、治療師緊守保密協議,到賽後也不能向傳媒透露半點風聲。這一招看來也挺管用,例如她在 2014 年格拉斯哥英聯邦運動會前夕拉傷後腿膕繩肌,但仍然能透過改變訓練策略贏得賽事金牌,到事後才有傳媒揭發傷勢。

她為了避免更多人知道傷患細節影響備戰心態,所以她對長期病患一直守口如瓶。一般醫生都建議久病未癒最好嘗試找找另一位醫生的第二意見 (2nd opinion) ,但她太堅持這種保密方式,保密到近年她連和自己合作多年的教練都解僱了,由自己編寫訓練章程。

然後,大家終於記起她在早前在布里斯班預賽選擇退出 100 欄而繼續 4×100 接力比賽的奇怪部署。

紙最終是包不住火的。

玩命的劉翔,兩次都選擇了踢著糜爛不堪的筋腱站在起跑線。 2008 年和 2012 年奧運要被擔架抬離場的不堪,觀眾仍然歷歷在目。

Sally Pearson 選擇了要圓自己缺失的奧運夢而放棄在家門口贏金牌的機會。 2016 年,她又撕裂了差點砸掉她英聯邦的大腿膕繩肌,缺席里約奧運。

運動員達標後的新傷患,總存在著不同持份者的敵我矛盾。賽會總是想愈早知道嚴重程度,若果早點知道運動員趕不及復出,可以安排下一位有能之士踏上起跑線;達了標的運動員,當然想拖到最後一刻可以入住選手村的機會。運動員甚至有點自私地想,情願自己臨陣退縮,也不想一直和隊中鬥得你死我活的隊友趁機踩過自己頭上佔了那原本屬於自己的參賽資格。可以鑽這個空子,因為就算同一種傷患,不同項目需要的復出條件都不一樣,卻每每看見運動總會、主教練、醫護人員、運動員甚至家長對「康復」、「復出」的定義總是爭論不休。國寶級運動員的身體和傷患,若果沒有倔強的自私,隨時會被觀眾和贊助商騎劫成公眾利益,名符其實身不由己。

她在記者會的眼神,除了無奈,卻有沉著和堅定,畢竟已經是多年澳洲田徑隊的「大家姐」了,東京奧運這個江湖,她早已經預訂了自己打滾的位置。

相關報導:
The Daily Telegraph, Sally Pearson withdrawal: Brave face amid grief, early warning signs and Aussies who must lift, 5 April 2018
news.com.au, What’s next for Sally Pearson after Gold Coast Commonwealth withdrawal?, 6 April 2018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