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陪跑的對與錯

2017/3/11 — 6:21

圖片來源:香港TNF100網站

圖片來源:香港TNF100網站

最近遇到一個美好的經驗,事前沒刻意安排之下,100K山賽中途加入,陪朋友跑至終點。成就他人完成目標,過程中作出些少貢獻,得到的滿足感原來也不少。陪跑是山賽界一個分化的課題,一直沒詳細思考,直至親身體會,是時候作出一點看法。

陪跑,英文是Pacer,長途山賽中後段加入的跑者,這些人只有一個任務:幫助參賽跑者在目標時間內完成賽事。有些比賽指定不准陪跑,例如香港TNF100。有些比賽准許,例如毅行者,我認識不少隊伍,邀請親友在大帽山腳加入陪跑,浩浩蕩蕩一同走最後兩段,像流動嘉年華會。最近我參與的比賽,沒說明不准陪跑,但指明check point的食物和水只供參賽者。列出這限制可以理解,主辦單位需要預備補給的數量,難以預計沒報名的陪跑者人數。然而,這些限制通常不被執行,一來陪跑者數目其實不多,二來在山上有需要時,即使是陌生人也會分享食物和水,何況陪跑者是參賽者的朋友。

陪跑是非常分化的課題,正反陣營旗鼓相當,隨時拗至面紅耳熱。陪跑的功能可以百分百肯定,長途山賽中後段,跑者情緒急降,不斷質疑自己能否完成比賽,打亂賽前部署及應有紀律。自我質疑的殺傷力非常強大,強度並且以幾何級數速度增長,一個人不停胡思亂想,僅餘的意志不堪一擊。在這時候有一個人在隔離,跟你做同一件傻事,懂得以理性分析事物,在適當時候發出鼓勵訊號,這種支援很多時決定參賽者能否撐下去。

廣告

除了心靈上的支援,陪跑提供實質功能,例如攜帶食物、水、頭燈、其他物資等。另一功能是幫手認路,情緒低落的山賽跑者神智不清,有一雙清醒眼睛在旁的意義太重要。支持陪跑的最有力論點,是不論有幾多人或幾高質素陪跑,參賽者始終靠自己雙腳跑完賽程每一步。

反對陪跑是跑步purists,認為跑步是個人運動,跑步比賽的意義是憑個人力量完成賽程,讓其他人分擔身體和心靈負擔,便是勝之不武。反對者視陪跑為不公平的優勢,不是每一位參賽者都能夠找到陪跑者,比賽精神應該劃一,一是全部有,一是全部無。

廣告

從比賽主辦者角度看,准許陪跑的主要考慮是安全,陪跑可提升比賽的安全程度。我上網查過資料,美國大部分長途山賽准許陪跑,有些比賽甚至為陪跑列明具體規例,但歐洲比賽大都禁止陪跑。歐美不相同,相信跟兩地長途山賽的競爭環境有關。一個比賽其實包含不同比賽,有些人爭勝,有些人只想在法定時間內完成,相信沒有太多人反對後者得到陪跑支援,但當勝負關係重大,主辦者不可能因人定例,索性劃一禁止陪跑。

最後,讓我說一個美麗的陪跑故事,主角是美國神級跑手Scott Jurek。Jurek 是陪跑的支持者,認為陪跑在他的比賽生涯影響重大。在他的著作《Eat and Run》中多次提及「另一位跑者」,其實是他的好朋友,在多個主要比賽陪跑。2015年,Jurek宣布挑戰Appalachian Trail個人完成紀錄。Appalachian Trail全長3500公里,是美國最有名的行山徑之一,國家公園建議普通人以六個月完成,最快記錄是46日。Jurek最後以三小時之差打破記錄,其中一位陪跑者是他的朋友Karl Meltzer。一年之後, Meltzer挑戰Jurek的紀錄,進入最後一個星期,Meltzer知道目標在望,加入陪跑的其中一個人,是Jurek。最後50K,Meltzer和Jurek並肩跑,一起衝線,在終點擁抱。陪跑是為了幫助別人打破自己的記錄,美麗動人。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