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韋碧克 ● 關於倒戈慶祝

2017/5/9 — 12:0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想開心,為甚麼需要等?

第三度攻破母會大門,韋碧克一如以往沒有將「倒戈不能慶祝」這種約定俗成的規定放上心。破門之後,他左手搭著山齊肩膊,高舉右手,指向群眾,雖未露激情,但臉帶笑意。

對於倒戈入波後慶祝,韋碧克賽後如是解釋︰

廣告

「我在曼徹斯特長大,這是我生命中一個特別地方,但當我們步出球場,這便是工作,你需要爭取入球,帶領球隊贏波,當你入球後,你應該高興的,不是嗎?」

從來,倒戈慶祝不是明文規定,但大多數球員皆會選擇平淡面對以示敬意。當然亦有些球員未有理會,因為過去的已成過去,曾經只是曾經。

廣告

黑碧慶祝,讓人聯想起由阿仙奴轉投曼聯的雲佩斯。當日他首度攻破前東家大門,只輕輕低頭,沒露一絲興奮,但第二次卻換成剷草慶祝,自此披上「反骨」罪名。

相反韋碧克呢?當日首次倒戈入球,韋碧克激動地仰天狂呼,但球迷沒有搶著呼叫「二五」,更對韋碧克的慶祝不存敵意,甚至理解他為何而慶祝。(當然也有曼聯死忠不滿)

為什麼相同情況卻是雙重標準?最主要原因,大概是因為雲佩斯的離開是主動,而韋碧克的離開是被動。

當年雲佩斯拒絕與阿仙奴續約,最後雲加無奈以2400萬鎊售予曼聯,阿迷難以接受隊長未能兌現「我永遠是槍手」承諾;而韋碧克被雲高爾公開批評未達曼聯標準,在轉會市場最後一刻更將他售於阿仙奴。

由青年軍到一隊,韋碧克在曼聯足足有14年(01年開始踢青年軍),曾經受教於時值曼聯前鋒的雲尼斯特羅,曾追隨費格遜的領軍日子,也經歷過痛宰阿仙奴「8-2」的晚上。他在一隊的日子不算長,但在紅魔鬼的日子,他可是老大哥。

「為曼聯比賽是我人生最想做的事,這間是我一生追隨的球會。」

當時韋碧克曾在訪問時透露。可是最無價的忠誠,最終敵不過歲月累積而來的名氣。若然費格遜還是領隊,他還會親手將韋碧克賣給阿仙奴嗎?或者摩連奴比雲高爾早來一步,黑碧也許仍是曼聯人,至少在狂人眼中,韋碧克是他永遠不會出售的戰將,只可惜世事沒如果。

至於雲佩斯,在阿仙奴也待過8年,自己也由翼鋒改造成中鋒,問鼎最佳射手寶座,但阿仙奴未為他帶來最渴望的東西─錦標。拍拖久了,也得要結婚,阿仙奴的結婚承諾一拖再拖,最後他也沒耐性走了。有人撐,有人反,但公平一點,當日首次倒戈,他沒有慶祝:

「我為阿仙奴踢了8年球,在那裡我渡過了一段夢幻般的時光,我尊重阿仙奴的球迷、教練、球員以及整個球會,這就是我沒有慶祝的原因。」

但後來那記剷草慶祝推翻一切,「冧巴溫」阿迷慘變「二五雲」。

也許那記剷草慶祝不過是引爆點,一切的怨恨,早在要求轉會一刻已形成。

你又覺得韋碧克倒戈慶祝,合理嗎?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