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世界多一點C朗 少一些奧斯卡

2017/1/3 — 13:36

上年尾以破中超紀錄轉戰中國的奧斯卡,轉會成事後到球隊報到(左);為球會取得國際冠軍球會盃冠軍後回到球會辦公室的C朗拿度(右)(圖片來源:兩人Instagram)

上年尾以破中超紀錄轉戰中國的奧斯卡,轉會成事後到球隊報到(左);為球會取得國際冠軍球會盃冠軍後回到球會辦公室的C朗拿度(右)(圖片來源:兩人Instagram)

車路士球星奧斯卡天價加盟上海球會,創下球隊轉會費紀錄。另一邊廂,C朗卻霸氣地拒絕了一億歐元的年薪。當然,C朗(和美斯)的成就在當今球壇確是無人可比,但奧斯卡以25歲當打之齡,作出如此決定,相較之下,也實在太令人失望。

以球星來說,想發達從來不是問題。甚麼人品性格、球會忠誠等,有就固然更好,但亦只屬bonus。作為一個運動員,最根本的條件,是對高水平的追求,永遠要朝著更快、更高、更強的方向進發。在球場以外,任你怎樣花天酒地、左擁右抱,都是你個人的事。只要不影響對athletic excellence的追求,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運動員。

當然,運動員的生涯相當短暫,某些頂級球星在退役之前轉戰較低水平的聯賽,享受那最後的餘暉,也是無可厚非。泰維斯我還不敢說,但奧斯卡正值盛年,雖然失去正選位置,要留在歐洲頂級聯賽仍是毫無難度。偏偏他為了幾個臭錢,轉投一個以假波聞名、水準差九條街的聯賽。都係個句,貪財不是問題,但當你為了錢而放棄一個運動員應有的本質,就很難再贏得別人的尊重。

廣告

這不是針對任何國家、球隊。換轉是加盟卡塔爾的球會,也是同樣值得鄙視。足球的好處,在於只有一個衡量標準──要知道兩個球會的水平誰高誰低,對賽幾場便有分曉,而在車路士和上海上港的例子中,更是再明顯不過。接受這等「天價」,不是傲視同儕,而是自貶身價。週薪全球第幾高又如何?他心裡應該很清楚,能夠上榜,只是因為在他上面的許多優秀球員,都選擇了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

奧斯卡到了上海,沒錯是會大受歡迎,對中國球迷的吸引力可能更勝C朗美斯。但同樣地,他們崇拜的不是奧斯卡,而是任何願意「紆尊降貴」到中國踢波的頂級球員。說穿了,中超球會大灑金錢去爭奪的,也只是一個英超球星的身份。今日風光駕臨,明日就可以被他人取代。事實上,泰維斯當真便在幾日之後取代了他,成為中超以至全世界最高薪的球員。

廣告

諷刺的是,財富對公眾人物的重要性,其實遠比我們這些普通人低。無可否認,一個人的薪酬某程度上可以反映「社會有幾需要你」。在缺乏其他資料的情況下,社會很多時的確會以財富去評價一個人(雖然並不正確)。可是這些公眾人物卻有太多資料,讓大家能夠更直接地作出判斷。兩個律師,我可能會覺得收入高的那個比較叻,但張學友有幾多身家,who fucking cares?難道GEM的收入比他高,就代表她唱歌唱得更好?同樣地,沒有人是因為C朗美斯的賺錢能力而喜歡他們。社會所認識和重視的,是他們作為歌手、球員的價值,而不是他們的身家財產。

至於生活水平,老老實實,對那些身家以億計的世界級球星來說,可能只是8,000呎和10,000呎、林寶堅尼和Bugatti的分別。在那個收入階層的人,財富除了拿來炫耀,是否能帶來更多快樂,實在令人疑惑。如果是為了這一點虛榮心而放棄職業前途的話,非但令人鄙夷,更是愚蠢之至。

這個世界許多問題,其實都是因社會過度追逐金錢而起。在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透過積聚財富換取安穩生活,自是無可非議。但在2017年,我相信我們可以活得更好。假如社會不是只懂賺到盡,可能就不會有地產霸權的出現;假如生產商願意關心一下環境,也許就不會產生那麼多塑膠垃圾;便是在足球場上,我們也看到金錢如何蓋過體育,威脅著人類最原始的競技精神。新的一年,新的希望,就願這世界多一點C朗,少一些奧斯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