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馬壇的一男子因素:韋達

2017/4/18 — 14:05

韋達 (資料圖片)

韋達 (資料圖片)

對香港賽馬有基本認識的人均知道,曾連續十三屆榮膺香港冠軍騎師寶座的韋達的上位之道與韋小寶的如出一轍。具體地說,當年南非籍冠軍級騎師馬佳善退休後,香港馬壇欲找另一個南非籍騎師接班,而國籍為南非的韋達善於與練馬師和馬主交際,所以過往有不少練馬師和馬主願意在日常的賽事中提供實力高兩至三班的賽駒給他策騎。韋達策騎那些賽駒並不需有出色的走位和策騎技巧;他只需要輕輕地推騎自己的賽駒,甚或只要確保全程坐在馬背上不墮馬,牠們便會自動導航輕鬆取勝。直至現在,韋達有不少於四成的頭馬是在這個情況下取得的。

的確,全盛期的韋達在普通賽事中也會偶然顯示出冠軍騎師應有的功架。但若然談到韋達在大賽的騎功到底如何,其實亦即是在問韋小寶真正的武功到底如何。簡單來說,韋達多年來在大賽的表現,充分反映了香港交通道路擠塞的嚴重性。賭博韋達在大賽中能夠及時找到空位策騎馬匹衝開衝刺,差不多便等同賭博在繁忙時間搭的士過海會暢通無阻,長此下去自然少不免要付出沉重的金錢代價。

即使讓韋達策騎香港馬王與其他騎師鬥末段衝刺的硬騎功,韋達落敗而回並非什麼出奇的事。例如,在1999年5月15日,韋達策騎當時的香港馬王「原居民」出戰香港冠軍暨遮打盃(2400米),該駒被捧成1.2倍的大熱門,但由於韋達遲了發力,所以「原居民」以一個頭位之差敗給冼毅力策騎的「奔騰」。這場賽事亦成為了韋達在大賽表現的轉捩點。自此以後,韋達在國際大賽中便不斷犯錯,他在2011-2012年度馬季策騎另一匹香港馬王「雄心威龍」多番犯錯亦只是冰山一角的例子而已(在韋達多番犯錯的情況下,「雄心威龍」在那季仍能替韋達勝出兩場香港一級賽和一場香港三級賽,另外在兩場國際一級賽和一場國際二級賽中所負不遠,這完全顯明了「雄心威龍」本身的級數)。事實上,只要在水準高的大賽有兩匹或以上實力旗鼓相當的賽駒,而韋達是策騎其中一匹的話,那匹賽駒落敗的機會便非常高。這不表示韋達沒有贏過香港的大賽,但以他過往的坐騎實力,他理應多取兩至三成的大賽上名率才勉強算得上是正常(又有些時候,他在熱身性質較強的二級賽策騎A賽駒撃敗別人策騎的B賽駒,但到了正本戲的國際一級賽時,他策騎的A賽駒被會被別人策騎的B賽駒反先)。

廣告

更何況,雖然韋達在香港當騎師超過廿年,但他迄今既尚未能策騎香港代表賽駒勝出海外的級際賽(歷年實在有不少頂級良駒糟蹋在韋達手上),亦尚未能在主場勝出國際一級賽的香港短途錦標賽。最接近改寫紀錄的機會,是他在2014-2015年度馬季策騎「幸福指數」在香港短途錦標賽和杜拜阿斯短途錦標取得雙料亞軍。然而,「幸福指數」在那兩仗落敗的主因,卻又是他沒有掌握好比賽的發力時機(其中一仗過遲發力,另外一仗過早發力)。在2015-2016年度馬季,告東尼為「幸福指數」安排換騎師後,牠在季內首度出戰國際一級賽便獲勝而回,稍後並成為該賽季的香港短途馬王。在同一個賽季,韋達只能透過策騎「天才」勝出一場級際賽(香港三級賽),但他此後夥拍「天才」角逐更高級別的賽事又再多次犯錯,導致「天才」未能發揮出應有的水準。可笑的是,在今個馬季,練馬師葉楚航決定更換「天才」的主轡騎師後,牠便立即勝出國際二級賽浪琴表馬會盃(2000米),翌仗牠在國際一級賽浪琴表香港盃(2000米)亦僅以三個馬位不敵實力達世界馬王級數的日本馬王「滿樂時」而跑入亞軍,其表現可謂大幅提升。

而事實上,由韋達易手至其他騎師手上而表現更上一層樓的賽駒並不止「幸福指數」和「天才」兩匹。比方說,前香港馬王「好爸爸」出道初期主要由韋達主轡,但牠升上高班後由韋達策騎表現頗為反覆,讓人認為牠的實力已經見盡,但換了騎師(和練馬師)後,牠的表現竟大幅提升,四次勝出國際一級賽,三次勝出香港一級賽和兩次勝出香港二級賽,並成為2007-2008年度的香港馬王。又例如,原本由韋達策騎的「大運財」和「大印銀紙」交到蘇銘倫手上後,牠們的表現均明顯進步,前者能夠縮程跑短途勝出一場國際二級賽和一場香港一級賽,後者更能首次勝出國際一級賽。更諷刺的是,隸屬告東尼馬房的「美麗大師」是香港最佳的一哩能手之一,牠在過往角逐一哩的賽事中只曾不敵「威爾頓」一次,而那一次「美麗大師」的主轡騎師便又是韋達。迅速換了騎師後,「美麗大師」在往後的兩仗便接連勝出一哩途程的國際二級賽和國際一級賽。

廣告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韋達出戰大賽要不是放得太前,便是留得太後;要不是困死在內疊,便是貿然走出外疊浪費賽駒氣力。筆者在過往的文章已多次點出他的問題。或許應該這樣說,人類所犯的錯誤可最少分成三類。第一類是「成龍式的犯錯」,即是當事人D7別人不體諒他僅犯了人類「普遍」會犯的錯誤。第二類是「謝拉特式的犯錯」:雖然謝拉特的致命失誤會成為不少曼聯球迷和愛華頓球迷譏笑他的把柄,但體諒他犯錯的領隊、隊友和球迷也大不乏人。第三種則是「韋達式的犯錯」,即是指大部分知情人士也會D7當事人屢次在關鍵時刻犯下匪夷所思的錯誤,體諒他的人同樣是匪夷所思的。

正所謂「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不消幾個月,韋達出戰大賽的荒謬事例便再次累積增加。在2016年12月3日,韋達前往澳洲雅士閣馬場策騎「Scales Of Justice」出戰1800米一級賽京士頓城經典賽,到最後階段這匹馬原以勝券在握,但因韋達涉嫌看錯衝點線,導致該駒以不足一個鼻位反勝為敗,結果當地競賽小組裁定韋達未有盡力作賽罪名成立,罰他停賽一個月。韋達停賽期滿後,大摩向他提供2016年的巴黎大賽冠軍的自購馬「喜蓮彩星」角逐今屆的香港打吡大賽。但韋達接手該駒後,竟連續三場僅跑入第五名:

一、在一場二班2000米賽事中(這場賽事近年成為了爭取香港打吡大賽的重要場合之一),韋達策騎「喜蓮彩星」在首五名賽駒短兵相接下以最後一名過終點(總參戰馬為十一匹);

二、在香港打吡大賽當天,無論血統抑或賽績也顯示擅跑變化地的「喜蓮彩星」本應喜逢傾盆大雨,但別要忘記,韋達在雨天作賽或出戰大賽的表現也會打折扣,他在雨天下出戰大賽的表現更會大打折扣。結果,無論韋達移出還是移入也被其他賽駒封阻,他待賽事的頭三名賽駒確立優勢後才能開始催策「喜蓮彩星」加速跑入第五名。「喜蓮彩星」在最後二百米的衝刺強勁,以勁勢衝過終點後亦意猶未盡,這顯示牠喜歡在當天的情場狀況下角逐賽事,只是韋達一男子因素便完全抵消了對牠競賽的有利因素。值得一提的是,「喜蓮彩星」的獨贏賠率為65倍,但這不表示韋達策騎被看低一線的賽駒表現良好,反之這反映出,正因為是韋達主轡的關係,所以連曾勝出巴黎大賽冠軍的賽駒也僅是冷門分子。這在某程度上印證了部分經濟學者所指的市場在長遠上有自我修正的機能;

三、韋達在今個月7日夥拍「喜蓮彩星」出戰一場二班2200米賽事,這場賽事近年被喻為香港打吡的遺材賽,以及國際三級賽皇太后紀念盃(2400米)的熱身賽。莫雷拉策騎「鷹雄」在賽事中段變奏發力後,韋達希望也一同跟上前列,但他的反應不夠迅速,結果被頂出四至五疊,浪費了「喜蓮彩星」的氣力,使牠在末段無以為繼,連在香港打吡大賽僅跑第十一名的「達羅素」也反先了牠。

筆者一度疑惑,為何以大摩的智慧,竟然選擇與韋達合作攻堅大賽呢?但原來「喜蓮」系列賽駒的馬主家族在較早前有人離世,其餘的馬主家族成員在短時間內不宜有盛大的祝捷活動,而用上韋達便既可讓「喜蓮彩星」出賽提升狀態,亦大幅減低為馬主家族製造尷尬局面的可能性。況且,大摩在今屆的四歲系列賽本已手握重兵。在這兩個前提下,他順水推舟賣了個人情給韋達亦無不可(只是對於韋達未能好好把握機會並不感意外而已)。

另一方面,近兩季大摩表面上加強與韋達合作,但他向韋達提供的「摩高一丈」、「明月青天」、「威爾頓」、「喜蓮獎星」等均贏面不大,而一旦到了關鍵的賽事,大摩便會更換騎師拚博。由此可見,大摩並不信任韋達能夠協助他贏取更多的大賽。或許過了忌諱期後,大摩便會更換騎師夥拍「喜蓮獎星」在長途大賽中重點出撃。

誠然,有些人認為,韋達的大賽表現不濟源於他年紀逐漸老邁所致。可是,過往有不少騎師年過四十後仍保持很高的競賽水準,甚至因經驗豐富而表現更上一層樓,只是韋達不僅未能將經驗轉化為實際上的表現提升,反之多年來不斷重覆犯錯,可見他在大賽表現不濟與他年紀逐漸老邁並無明顯的關係。而事實上,多年來,只要是角逐大賽,無論韋達策騎的賽駒獨贏倍率是6.5倍還是65倍,是1.9倍還是91倍,他的臨場表現也可以沒有什麼大的差別(反之,任何騎師在陣上發揮得好而落敗是雖敗猶榮)。上天給予他的機會已那麼多,難道他還有資格怨天尤人嗎?

其實,在今屆的打吡大賽中,筆者站在差不多最接近終點線的看台觀看賽事。賽事進入最後直路之際,筆者身旁的一位長者大聲喊叫:「上啊!上啊!韋達!上啊!韋達!…… D你老母個臭X又塞車!你老母個X家鏟條X樣真係唔X識騎馬!……」(事隔一個月後,筆者的覆述可能在個別字眼上覆述得不夠準確)這位長者語氣之重,可能側面反映出他在金錢上的損失頗為慘重。無論如何,實在再沒有任何一段說話比這一段更言簡意賅地為韋達的職業生涯蓋棺定論了。不過,世事無奇不有,近日北韓試射導彈失敗,竟有中國軍事專家聲稱此舉顯示出金正恩的大智慧。或許日後也會有人為韋達平反,聲稱他在大賽的表現顯示出他的大智慧。

 

延伸閱讀:〈達少跑大賽得啖笑〉,載《立場新聞》,2015年4月9日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