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會下半季舉辦國際賽失色

2017/5/2 — 12:00

巴基之星(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巴基之星(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在2016/17年度馬季,香港賽馬會合共舉辦11場國際一級賽、8場國際二級賽和12場國際三級賽,但預料最終只有不多於3成的賽事真正有外隊馬參與在其中。有些人認為,香港近年的賽馬水準已不斷提升,所以在香港服役的賽駒有能力自己組成一場國際級別的賽事,因而不用拘泥於是否有外隊馬參與在其中。

然而,這種意見只對了一半。無可否認,近年香港頂級短途賽駒和一哩賽駒的整體實力不俗,即使有外隊馬來犯也多能負隅頑抗。因此,即使在外隊馬缺席的情況下,香港賽駒也能合演一些水準不俗的國際賽。不過,若海外練馬師派一些水準再高一些的賽駒來港角逐,例如已退役的前日本馬王「龍王」、「滿樂時」、已退役的前南非馬王「繽紛會」和澳洲短途馬王「尚多湖」,香港賽駒亦嘗試過被技術性撃倒的滋味。

更何況,近年香港最頂級的中長途賽駒完全技不如人,外國二線長途賽駒來港遠征也能輕勝多個馬位。若由全港隊班底組成的2400米國際賽事,恐怕只是「蝦兵鬥蟹將」而已。即使今年的四歲精英「鷹雄」、「喜蓮彩星」、「大雄圖」、「美麗傳承」,以及尚待傷癒復出上屆香港打吡大賽和皇太后紀念盃雙料季軍的「威利加道」也具備不俗的中長途實力,使情況有所改善,但牠們加起來也不足以合演一場具備真正水準的國際一級賽。所以,香港的國際賽確是需要多些有實力的外隊馬來參加來確保賽事的質素。

廣告

亦有些人說,數不是這樣計的。根據以往的慣例,全年最重點的賽事日只有三個:12月份的國際賽事日、4月份的女皇盃賽事日,以及5月份的冠軍一哩賽賽事日,海外的練馬師多選擇在這三個賽事日安排旗下的賽駒來港遠征,其餘日子則另有目標,無暇他顧。因此,如要斷定香港賽馬會每年是否舉辦了高水準的國際賽,集中看這三個賽事日的海外馬匹報名情況便足夠了。

但是,如馬會銳意再提升香港的大賽水準,便不可選擇性地看國際賽事外隊馬報名的情況。況且,即使只談今屆的女皇盃賽事日和冠軍一哩賽事日,外隊馬的報名情況亦不理想。

廣告

就前者而言,同日的國際三級賽皇太后紀念盃沒有外隊馬報名參賽的影響並非致命性的,但女皇盃多年來皆為全港級數最高的國際一級賽之一,其今屆能夠入選而作賽的外隊馬只有日本代表「新寫實派」(國際評分:117)、澳洲代表「美國聯邦」(116分)和法國代表「民間智慧」(115分)這三匹國際評分不算特出的賽駒。

誠然,經過一些詳細的解釋後,各位應不難發現那些外隊代表也是些有來歷的賽駒:最後勝出女皇盃的「新寫實派」在來港前,便分別以擊敗「滿樂時」和應屆杜拜草地大賽盟主「強撃」的方式勝出兩場中距離的國際二級賽、「美國聯邦」於去年勝出2000米的國際一級賽蘭威錦標和國際二級賽水晶一哩賽、「民間智慧」則是去年法國二千堅尼大賽和法國打吡大賽雙料季軍。可是,牠們在全球賽馬的圈子中實非舉足輕重之輩。

況且,衡量國際賽事級數的其中一個重要準則,便是看參賽馬匹整體的國際評分如何。當然,國際評分不時有少許的偏差,一匹獲評127分的賽駒,未必優於一匹獲評125分的賽駒,但這種偏差甚少會多於5分或以上,即是說,就戰績而言,一匹獲評127分的賽駒極可能比一匹獲評117分的賽駒優秀,如此類推。換言之,今屆女皇盃的三匹外隊馬並非是國際上最頂級的賽駒。再者,同場最高分的兩匹主隊馬「明月千里」(124分)和「天才」(119分)迄今尚未曾代表過香港遠征,其真實水準尚存疑問,這使今屆女皇盃在國際上的實然認受性再打些折扣。加上,今屆冠軍「新寫實派」只是僅勝蝕分角逐的「巴基之星」(112分)。綜合這些因素而言,今屆女皇盃預料在國際排行榜上獲評的分數將有所下降。

即將舉辦的冠軍一哩賽和主席短途獎亦面對類似的情況。入選前者的海外賽駒僅有兩匹英國代表:「極地風暴」和「心意傳達」,牠們的國際評分分別僅有114分和111分。「極地風暴」最具代表性的戰績只是在去年4月在法國奪得一哩的國際三級賽卡拉芬錦標,以及在兩場有年齡限制的國際一級賽跑入亞軍。「心意傳達」更只是在膠沙地勝出國際三級賽冬季打吡錦標和未達國際級別的全天候中距離錦標賽,牠在草地角逐則只能在英國潘德法馬場攻下一哩表列賽龐弗里特錦標而已。這兩匹賽駒與最頂級的歐洲一哩賽駒尚有一大段距離。

在主席短途獎方面,能夠入選的海外馬匹本來只有法國代表「福兆」,牠在去年12月的香港短途錦標僅跑入甚無威脅的第五名。更甚的是,其幕後在牠入選主席短途獎後迅速安排牠退賽,令那場賽事形成13匹全為港隊代表角逐的場合。事實上,在今年4個多月來,馬會舉辦沒有任何海外馬匹參賽的重要賽事,還有名義上的國際一級賽董事盃(一哩)、香港金盃(2000米)和女皇銀禧紀念盃(1400米),以及國際二級賽主席錦標(一哩)和短途錦標(1200米)。

其實,香港舉辦的國際賽缺乏足夠的海外馬匹參加,原因不外乎四種:一、賽期與其他地區的重要大賽日期重疊,或兩者過於緊迫而須作出取捨;二、賽事獎金不夠吸引;三、賽事水準不夠吸引,有些練馬師或馬主擔心安排旗下最頂級的賽駒來港角逐,既會拖低賽駒的賽績份量,亦會不必要地消耗賽駒的體力(試想想,歷年來有傑克莫華大賽或法國凱旋門大賽冠軍賽駒來港遠征嗎?);四、部分海外練馬師或/和馬主不願冒風險安排旗下賽駒來港遠征(要知道,遠征賽駒往往要冒較大的風險),尤對具配種能力的賽駒來說,敗給在國際舞台上屬二線的香港代表賽駒不免會降低其配種的身價。此外,近年不少練馬師寧願香港代表賽駒做「地頭蟲」,也不願安排牠們踏出海外遠征,以免賠了夫人又折兵,在海外落敗之餘亦影響備戰香港重要賽事的進度。然而,這種一心以逸待勞的本土化現象,同時打擊了海外練馬師安排賽駒來港冒險的意欲。

現時香港最頂級的賽駒質素確是比十年前提升了,海外二線賽駒(尤歐美)不像以往般容易戰勝香港代表賽駒。但整體而言,香港最頂級的賽駒尚不及海外最頂級的賽駒般具質素,牠們一旦遠征真正具級數的海外大賽,仍以落敗居多。這種情況在近年不時發生,足證香港賽馬精英化的發展已達樽頸位。

 

註:如欲重溫筆者在賽前對今屆女皇盃各參賽馬的簡評,請按此

場內花絮:

【理想與現實】

理想:「嘿,哥今天要爆一段勁的!」

現實:「又追唔切巴士,他媽的!」

「傻仔,出門慢咗,中途行快番少少咪得囉!」

 

【雷神無論騎港隊馬定外隊馬都咁受現場觀眾歡迎】

鷹雄

新寫實派

 

【Okay You Win】

Vieri Chan 2017作品

 

【向老黃忠致敬】

八歲喇!

 

【十三少同雷神鬥後上騎功,你懂的!】

達少輸咗賴地硬,但跑打吡嗰次落雨你咪又塞咗大半程?換人算吧喇!

 

大賽重溫:

(2017愛女皇盃賽事片段)

 

(2017皇太后紀念盃片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