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NF 不是失敗

2017/4/1 — 5:48

愛上Ultra山賽是一條不歸路,每次比賽結束後,都對自己說,不要再折磨自己,玩過,夠了,這是最後一次。這心態維持三幾日,然後便投入下一個比賽的操練。這個「好想玩 ― 不想玩 ― 好想玩」的周期不停重複,佔領Ultra跑者的身和心。

Ultra山賽的一個「障礙」,是DNF,Did Not Finish,比賽途中退出。不少Ultra跑者都試過,那種感受難受至極,特別是退出之後的內疚,不停質疑和埋怨自己,這個結果是可以避免的,只要這樣那樣做好一點,點解搞成咁? Ultra跑者不停自責,DNF的「F」代表Failure。

最近看關於跑步的電視節目,其中一集主角是「山賽之王」曾小強。他回憶有一年參加UTMB,狀態不好,接近崩潰,但太太在check point支援,不好意思退出。在check point出發後不久,終於撐不下去,曾小強打電話給太太,希望得到太太的諒解。在太太的眼中,諒解當然是多餘,身體要緊,但即使這樣經驗豐富的跑者,也逃不過DNF的愧疚。

廣告

DNF專門攻其不備,事前以為做足準備功夫,操得好,食得好,瞓得好,點知.....永遠有「點知」。跑程的前半段感覺良好,說時遲那時快,突然間身體狀態轉變至不能繼續下去。需知道每個Ultra跑者賽前付出不少,絕無柴娃娃趁熱鬧的可能性,跑100公里(或更癲的168公里)不是說笑,付出這麼多而中途放棄,必定是迫不得已。

我的DNF經驗算豐富,試過隊際,試過個人。DNF的一個後遺症,是後悔,退出後反醒,覺得自己一時軟弱,捱過某個關口 ,其實有可能走畢全程。DNF個案之中,大部分屬於嚴重後悔,事後回想,退出的決定是不智。當時所謂的困難,只要稍為休息,很大可能可捱過去。後悔是怪自己意志不夠堅強,身體不適其實是Ultra的一部分,平日鍛練捱過身體不適,是Ultra的主旨。

廣告

初出來工作的時候,前輩教我,擊倒對方,不是把對方殺死,而是令對方不想撐下去;換句話說,奪取的不是對方的性命,而是對方的Will to Fight。DNF的背後意義相同,退出通常不是因為身體受傷至不能行下去,而是意志薄弱至不想行下去。跑了50K已不容易,突然全身軟弱無力,吃什麼也沒幫助,跑者想到已盡了力,前面仍有一半路程,以為退出是理性決定,誰不知賽後感性不放過理性。

隊際賽DNF難上加難,其中一次DNF是因我退出,那種難受加倍,因為自己衰也罷,連累其他人更加難頂。團隊有一個獨特心理,跟隊友的個人心理不同,特徵是容易受到別人影響。研究群眾心理學的人指出,團隊特別去得盡,例如大膽,平日自己不夠膽做的事情,身在團隊之中卻夠膽做。隊際賽的好處是,不想令隊友失望,所有人特別醒神,但反轉過來,有事發生,這種心態同樣適用,當有隊友萌起退意,隊友可能特別容易跟隨附和。

我記得好清楚向自己和隊友宣布退出一刻的情景,當時在想什麼,之後在想什麼,這些影像仍然深刻。我當然不想發生,不過預計會有下一次。想通了,DNF不代表失敗,而是代表上一堂關於謙卑的課。山是奧妙的,當我們以為自己擁有征服山的實力,山出奇不意地露出預計不到的一面。山太多變數,我們難以一一準備,唯有常備謙卑之心。山就是山,不會騙人,騙人的永遠是自己的身體,以為強壯時其實內藏軟弱,以為軟弱時總有方法回魂。我們沒比想像中強,DNF是一個提醒,下次要做到更好。對,DNF之後,一定有下次。

 

DNF (四之一)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