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NF 的鬥爭

2017/4/8 — 6:08

最近一個100K山賽我做支援,約好入夜後在路程過了一半的check point出現。這比賽第一年舉辦,雖然參賽者大都是經驗豐富的高手,但不少人低估了賽道的難度,加上天氣偏熱,很多人選擇在這check point退出。這個check point的交通非常不方便,的士加錢也不願進來,大批參賽者滯留。這批人的共通點是DNF(編按:DID NOT FINISH),背後卻各有各的故事。DNF的參賽者很想找人訴苦,道出DNF的原因,通常沒有人想聽,難得這晚我有的是時間,成為了大會的義務冤情大使,整晚細心聆聽。

長途山賽跑者不會兒戲,賽前花大量心血準備,DNF必定是迫不得已的決定。決定退出牽涉一個過程,剪帶一刻是過程的結局。這過程的特點是反覆,一時一樣,曾經以為不可能走下去,但忽然間回魂,龍精虎猛,但未幾再墮入黑暗。以這晚我聽的故事為例,所有人的DNF過程都不是一支箭向下直插,途中曾經出現曙光,以為捱過去便大踏步,故事不乏峰迴路轉。DNF的過程起伏,正是長途山賽引入入勝之處。

廣告

DNF過程是一場鬥爭,腦海中彷彿出現兩個人,扮演兩個不同的自己。第一個自己的角色是守護者,處處以安全行先,所有決定都是環繞保護自己的身體,當危險出現的時候,千方百計叫停。守護者不停告訴跑者,不要跑下去,這樣做隨時導致長期傷害,留得青山在,還有下次,下次再來吧!這個自己像媽媽,想像媽媽在賽道上出現,見到自己的狀態,必定大聲喝止。

另一個自己的角色是鬥士,鬥士不易言敗,想盡辦法說服自己,沒事的,過一陣便沒事。鬥士最具說服力的論點是,長途山賽不是「玩」舒服,從來沒有人宣傳這種比賽的過程是順風順水,因此辛苦是比賽一部分。怕辛苦便不要參加,參加就要捱辛苦,這論點的確有力。

廣告

DNF過程是兩個自己在鬥爭,雙方實力相約,一時守護者領先,叠埋心水下過check point剪帶,但放鬆心情後發現情況不是太壞,輪到鬥士上身,不服氣,看多一個check point再作打算。這鬥爭過程有理性和感性,兩方拳來腳往,那一晚我聽到的,包括一位女士解釋,她其實沒事,但同行的丈夫近期事忙,操練不夠,她應該可以行下去,但不想掉下丈夫。另一位參賽者跟我分析,以他的狀態,捱埋八仙嶺有可能,但之後也不可能在cut off前捱過九龍坑山,因此剪帶是明智的。整晚我不停點頭,示意理解。

我不是假作同情,因為我是過來人,這些故事我說過不知多少次。我太喜歡山賽,比賽的氣氛跟操練完全不同,操練時中途退出,我們不放在心裏,比賽的DNF卻是不容易磨滅的傷痛。每次比賽日,不論我們之前操了多少課,這一日我們都懷着謙卑之心,因為沒法知道這場心理鬥爭誰勝誰負。

 

DNF (四之二)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