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IFA 世界盃】軍醫落到場,不應該「做治療」

2018/6/21 — 17:10

TSN Tube 截圖

TSN Tube 截圖

最近世界盃葡萄牙對摩洛哥賽事,摩洛哥球員 Nordic Amrabat 頭部受傷,懷疑有腦震盪,隊醫在場邊處理狀況時,被攝影師拍到他一巴巴掌摑到球員臉上,再敷冰灑水。事後國際足協書面譴責,對隊醫處理方式表示震驚。

早前,醫生朋友在擔任國際比賽總醫務長時,也遇到讓他震驚的事情。

廣告

有運動員在比賽期間被器材刮到受傷流血。裁判示意暫停,要求駐場醫護增援。第一震驚的是,比賽進行期間,駐場急救員不在醫療站,義工找了良久,才發現他在後巷抽煙。根據賽事規則,運動員需要駐場醫護同意才正式開始醫療暫停,沒有駐場醫護,不能正式開始叫停,運動員的傷口正繼續流血。

事情驚動醫生朋友。他趕到現場,急救員才施施然走到場邊,也懶得找方法褪掉自己身上剛抽完煙的焦油味。裁判要求急救員拿來包紮用品,但急救員回到醫療站拿回來的就只有冷凍噴劑。

廣告

總醫務長必須為海外特聘,因為沒有當地執照,他沒法直接為運動員檢查和療傷。以傷口狀況來看,其實將傷口包紮好,比賽就可以繼續,但急救員堅持要將運動員帶到醫療室進行治療,也堅持要求繙譯支援要求詢問痛症指數 (VAS)。

醫生朋友火光了,幾近用英文數盡急救員的祖宗十八代。但最「吹脹」的,是醫生朋友怎樣罵,急救員就是半句英語都聽不懂。事情擾攘了一陣子,運動員的傷口才在現場包紮好再繼續比賽。

比賽結果可能不重要,但你覺得運動員當時的心理狀態會受到甚麼影響?

做運動賽事的醫療支援常跌進的誤區,是以為大會聘他們是要為運動員「做治療」。其實,比賽聘請急救員,應該只是確保運動員的生命沒受到威脅下,賽事可以順利進行。所以,醫護的專業,是以醫學角度提供資訊予主辦單位和裁判決定運動員適合繼續比賽,還是要狠狠地將殘酷的現實告訴運動員再把他拖回更衣室。運動員為勝負,焦頭爛額在所不計,所以前利物浦隊醫 Peter Brukner 告訴我們,就算自己多想我隊嚐勝,也不要讓心態主宰在邊線上應有的冷靜和客觀。

國際足協早就因應球賽進行期間懷疑腦震盪的篩查制訂臨床指引,亦多次舉辦持續進修課程,提醒隊醫遇上懷疑腦震盪個案的即時處理方法、恢復訓練所需的臨床條件和時序。糟糕的並不是隊醫不懂,而是全球現場和電視觀眾知道隊醫在裝懂。

相關報導:
世足賽/驚呆了! 摩洛哥隊醫「賞巴掌+噴水」治腦震盪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