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科企業不是救世主,亦非撒旦

2018/1/17 — 16:40

pexels

pexels

澳洲悉尼火車服務月尾將有 24 小時工業行動,要求當局由 2.5% 人工升幅,由 2.5% 增加至 6% 。工業行動肯定會引來不便,行動及要求合理與否也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對此認識尚淺,也不多加意見。

反而是當地部份創業群 (Startup) 組帖文和留言,特別引起我注意。有部份創業人提出,既然工人這麼喜愛罷工,倒不如考慮以人工智能全面取代這些「貪得無厭」的司機,減少工業行動和平日交通問題。類似言論似乎引來不少支持,數十人齊聲和議。

這些說法明顯只是開開玩笑,但想深一層仍然使人不安。近十年創業圈一直打著 disruptive 、「改善生活」旗號,希望顛覆傳統行業,改善人類生活。當中不少有遠見的創業者為世界帶來新營商模式和科技,的確令大眾受惠不少。以社交媒體為例, Twitter 、 Facebook 令溝通變得更易,甚至為革命提供了重要平台; Amazon 和淘寶等購物平台令消費者可以有更多選擇、更方便購買心儀貨品;新興的共享經濟亦令 Airbnb 和 Uber 等公司改變傳統營商模式。前者提供了更多住宿選擇,後者更成為大眾心目中抗衡的士利益集團的英雄。新環境、新氣象,人人都覺得矽谷創科企業是俗世清泉,會為我們帶來 21 世紀烏托邦。

廣告

但創科企業不是救世主,他們也是商人。現時創科企業營運時一般都會考慮社會公義及改善人類生活(而實際上也有製造相關產品提升社會質素)。然而,在商只言商,一家公司所作的決定未必事事會(或能)以社會利益為依歸。近年亦開始有問題浮現:共享住宿服務 Airbnb 被指推高社區租屋價格共乘服務有機會在取代的士後轉更多成本轉嫁消費者,或成為政府難以規管的新壟斷、社交媒體 Facebook 和微博等已可掌握每人每日的生活細節,並能控制資訊發放,甚至會被政權利用左右民情。另外,大型網上購買集團 Amazon 亦收購大型連鎖零售商 Whole Foods,並隨即降價。不只會影響小店生計,長遠而言日常生活所需完全由這類企業控制,供應商及顧客兩方都全無選擇

當然,壟斷問題並非第一日出現——傳統企業早已壟斷市場。但創科企業最可怕的地方,是會令大眾覺得質疑壟斷者是「反進步、保守、食古不化」的一群。當意識到創科企業已壟斷市場,並完全滲透日常生活時就已經太遲。到時候大眾、甚至政府都對社會未必有足夠話語權制衡這龐大商業力量,而市民絕無僅有權益也有機會受威脅。即使部份企業能如 Google 曾經自稱的 Don't be evil ,但他們所掌控的已經太多,實際影響力甚至可與政府相比。到時候創科高層又有沒有足夠能力判斷社會未來所需 [1]?而社會又有沒有人可以監控他們的權力?民主政府還可以透過選舉換走舊班子,社會又如何制衡私人企業呢?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亦意識到問題,開始著手改變 Facebook 模式

廣告

創科企業不是救世主,也未必是撒旦。科技進步使人類生活變得更好是事實,有機會帶來上述問題同樣是事實。社會發展從來不是零和博弈、黑白分明,可以事事以大是大非作結。 21 世紀各國政府需要重新考慮自己在全新營商環境和氣氛下所擔當的角色。簡單一個問題:政府可以怎樣鼓勵營商之餘,又能以法律配合和制衡科技發展?一般市民也不是要「脫離」創科公司帶來的一切,亦不用視創科公司為洪水猛獸,但千萬別當創科公司「神咁拜」——要記得,他們都只是在做生意而已。

註:
[1] Google 母公司已將 Don't be evil 改為 "... do the right thing — follow the law, act honorably, and treat each other with respect"
[2] 其中一個可見問題將會是人工智能。 AI 發展將會改變工作模式,我們又可怎樣面對?詳看《人工智能:未來職場何去何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