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AI正義聯盟正在結成?

2017/9/4 — 9:47

資料圖片:Elon Musk,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Elon Musk,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被喻為現實版鋼鐵俠的Elon Musk (特斯拉及SpaceX的創辦人)日前聯合Google人工智能核心單位DeepMind的共同創辦人蘇萊曼(Mustafa Suleyman)等116名、來自26個國家的人工智能和機械人專家去信聯合國,要求禁止「殺人相關的AI」的開發和使用!

現時全球中美俄等主要軍事大國,紛紛加大力度,研發AI 武器,爭相打造無需人類駕駛操縱的「鋼鐵雄師」。公開信形容,這批致命的自動化武器,是繼火藥和核武之後,「戰爭領域的第三次革命」,並將會被暴政、恐怖份子、駭客所利用,若果這個「潘朵拉魔盒」一旦打開,人類的後果將會不堪設想。當然這並非馬斯克首次發表的AI威脅論,他曾經多次反覆強調,AI將成為人類史上最大的生存威脅,需要主動進行立法規管。事實上,馬斯克在硅谷創新者之中一直都是屬於AI威脅論陣營,擔心這種技術會被不恰當使用,甚至將研發的行為比喻「召喚惡魔」。最近,他在推特發文,聲稱AI帶來的安全擔憂比朝鮮核武威脅更大,政府應將其列入重點監管範圍,如汽車、飛機、藥品和食品一樣。

有人或許會覺得這些人是杯弓蛇影誇誇其談,但實際上這樣是不理解問題的本質。舉個例子,早在2015年著名的駭客集會——「黑帽子大會」上,有研究人員示範以無線控制器,hack 入智能狙擊步槍,這種武器可靠智能測算風速、距離、開火時機等因素,即使是沒任何開槍經驗的人,也可以百分百中,成為神槍手。試想,駭客、恐怖份子一旦掌握這些武器,完全「殺人於無形」,遠距離高命中率操控刺殺兼難以追查。而且,原本培訓一名狙擊手,必須投入數十年訓練,現在只需一名高級駭客就輕鬆搞定,而且還能一個人操控不同位置上的多支槍械,過程如同玩電子遊戲。如此低的成本,就能製造殺傷力極大的恐怖襲擊,還談甚麼社會安全呢? 

廣告

然而,Elon Musk所擔心的人類最大威脅還並非來自各種「人工智能大殺器」,而是成為系統中樞的AI,真正威脅人類的不是機械人,而是中央系統化的電腦演算法。機械人只是一堆載體,而當各類AI應用構成類似物聯網概念的強大的網絡結構後,人類便面臨失去控制的系統風險。因為若單純只是一套兩套算法失控,人類盡可關掉AI改回舊有的「手動」操作系統。但是,一旦出現集中化的大型AI系統因任何外部侵入或內部突變做出傷害人類的選擇,屆時人類將對破解系統束手無策。而且 近年AI開發進度神速,很多人卻只關注形態化的機械人,忽略了機械人與系統AI的威脅完全是兩碼事。雖然有人曾提出設計一個終極的系統「毀滅開關」用來緊急截斷AI運作,預防末日戰士中的skynet滅世災難性事件發生,但是,Elon Musk指出這個方法最重要的盲點是,超級AI準備一旦大開殺戒的話,控制開關的人首先必定被鎖定妨礙。

面對AI即將帶來的「世界末日」,馬斯克一直號召人類早作準備。他曾提出,人類與機械最理想的相處模式,便是形成「難分你我」的共生關係,好比大腦邊緣系統與腦皮層間之間分別控制直覺與思維般血濃於水的關係。Musk認為人機融合技術基礎早已存在,只是受人機交流的「頻寬限制」,所以無法進行有效的融合。人類如果可一透過大腦神經元直接與外接數碼設備bit位元對接,即可與AI和電子算法高效融合,這種共生的關係並非天方夜譚,Musk甚至認為這是在AI時代保持「控制權」相對分散的最好辦法,這也許是民主制度無力跟上AI時代步伐防止讓全球回歸獨裁政體的唯一辦法。

廣告

無謂君Facebook (微信ID:i-qu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