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發展金融科技 先有革命決心

2018/4/10 — 14:4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立法會財委會上週討論金融科技發展,證監會代表指正研究WhatsApp 及其他通訊軟件落盤的可行性, 希望能方便投資者。我認為這些小改進不但顯示當局的滯後,亦註定了香港與真正的金融科技會越走越遠。

近年我們談論金融科技,狹義的應用包括加密貨幣和電子支付,當中以後者較為香港人所熟悉,而各銀行機構亦於近年紛紛推出旗下的轉賬或錢包App,以求趕上金融科技發展的高速列車。但這些來自內部的變革往往未能在短時間內改變大眾的使用習慣,反而微信支付、支付寶等因為沒有如銀行一樣的包袱,推行起來反而毫無顧忌,勢如破竹。因為成功的革命一定來自外部,而且會以改變現有結構、「換血」等顛覆性形式出現,當中必然出現衝突、紛爭等新陳代謝過程中的陣痛。

不妨回想過去我們曾經經歷或見證過的革命。雄霸一時的電訊業因為互聯網的出現而受衝擊,擁有牌照、硬件基建的人被迫轉型或離場,傳媒生態亦然,由九十年代《蘋果日報》用全彩印刷、頭版大圖等掀起報業間的殺戮戰,到後來「狗仔隊」、「動新聞」等衝擊出現,媒體逐一將之消化及作出應變,一直到社交媒體興起,「人人皆媒體」後,媒體又再面臨新一場硬仗。各個行業的革命都是由外部力量引發,以打破舊有模式的姿態向大集團、大機構下戰書,結果這些本來無一物的外來者因為輕裝上陣,無包袱無枷鎖,一往無前地向着目標直衝,最後成功革命,改變局面。相反,有如「巨無霸」的大機構、大集團之改革多數由內部少數具前瞻視野的人發起,之後隨即被保守派質疑,在改變和穩定之間作出一輪協商,最後各讓一步,於絕對安全的前提下穩中求變,結果得出一些高不成低不就的產物——做個網站、整個App,就是常見的答案,不過真正的革命絕對不是整個APP就可成就。

廣告

我在之前幾篇文章都談到,互聯網面世後的創新科技都以去除中間人,提高效益為目標,金融科技當然也離不開這規律,但亦因為這緣故,金融機構、銀行體系等現存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根本不可能放棄現有之安穩狀態,破釜沉舟地起革命,反而只會怕痛怕癢地小修小改,甚至以「未見其利,先見其弊」為由,白白錯過革命機會。

香港需要創新的金融科技,需要真正的革新和改變,不過這部分不可能靠金融機構由內部出發去完成,反而由外來者發力,令整體局面出現結構性變化,大破大立;這種革命時間長、張力大,卻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

廣告


本文4月 10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專欄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