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籌平台是否應該設立苦主基金?

2018/3/5 — 10:15

Arist 咖啡機

Arist 咖啡機

在眾籌網站Kickstarter、Indiegogo相繼吸金逾千萬、奪得「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大獎」的智能咖啡機Arist騙局,擾釀幾年,終於宣告爆煲,農曆新年前被替Arist進行工程設計的公司入稟追數,創辦兄弟的大佬趙公允,不認不認還須認。Arist原定2015年6月出貨,過去近3年來,公司最少7次以不同理由「走數」拖延發貨,被不少國際投資者謔稱為Arist騙局(Arist Scam)。上年3月,創辦兄弟的細佬 Benson Chiu突然劈炮,還發表網誌揭臭史「不能再容許自己繼續於一個充滿謊言及欺騙的世界工作,是時候講拜拜」。數以千計有份參與眾籌的民眾,恐怕資金注定要打水漂。

Arist 咖啡機

Arist 咖啡機

廣告

網上流傳大量XX富豪獨具慧眼投資初創YY公司,最後回報百倍、千倍的刀仔劈大樹故事,搞到有個錢的素人都紛紛效法,結果自然是悲劇收場者眾。其實,投資初創企業風險本來已經極高,更何況各種騙子開始大行其道,魚目混珠比比皆是。統計顯示,初創企業絕大多數在成立一年內都失敗,即使幸運捱過第一年,之後幾年累積失敗率還是不成正比的高。大家有可能都會聽過VC的朋友講,現時的風險投資可能九成九會輸,最後靠一個食糊翻本。

眾籌未出現前,初創企業投資一般由Angel investor,Venture Capital進行,他們本身或者是團隊擁有專才,有資源、有辦法、有人脈去稽查創辦人背景實力、突破訊息不對稱,比較合理地衡量項目成功機會,然後才制訂相應的投資方案。但自從2009年Kickstarter誕生後,各個眾籌網站,如FringeBacker、Indiegogo、ArtistShare等雨後春筍湧現,幫助很多小創業團隊克服早期融資的障礙。歐美各國也相繼推出法案監管這門新興行業,例如美國2012年便推出《促進創業企業融資法案》(JOBS),於是在股市、樓市等賺錢的散戶,也相繼參與這門高風險、高回報的投資。

廣告

眾籌網站協助不少公司籌集資金,將創意實現為產品,膾炙人口的智能手錶Pebble,於Kickstarter籌得逾1,000萬美元!只要項目有gimmick、夠吸引、公關宣傳做得好,就有人主動上門送錢,自然吸引一批有創意念頭、創業熱誠的年輕人申請。然而,一個硬幣有兩面,眾籌網站吸引真正創業者之餘,也難免被「IT寶藥黨」利用、乘機混水摸魚,拍一條好型的短片,然後在各大社交平台廣傳,找一些KOL吹噓一番,眾籌項目推出初期,找碌卡黨付錢認購,營造大受歡迎的氣氛,從而騙水魚入局。

Pebble 手錶

Pebble 手錶

在眾籌史上,著名的「寶藥黨」案例,相信是Lily Camera,聲稱無需操控的無人機,2015年全球眾籌,創下逾6,000人認購共3,400萬美元的紀錄,最後不僅收不到貨,公司上年還倒閉了。另外,號稱以電路控制水溫及水壓的咖啡機ZPM,原定2012年3月出貨,共籌得近37萬美元,2015年10月宣佈放棄生產,並正式結業。

Lily Camera

Lily Camera

眾籌項目失敗,投資者幸運的話,可以獲發還投資金額;然而,像Arist這類甚至騙倒「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大獎」專業評審的公司,投資者最好打定輸數。騙徒手法層出不窮,投資者防不勝防。其實,眾籌業界應否效法旅遊界,設立賠償基金,防止投資者血本無歸?筆者舉例,立法規定,眾籌散戶每100元投資,抽取5-10%金額,注入賠償基金,由當局共同監管,若有眾籌項目不幸爆煲,散戶可獲九成、甚至全數賠償,這樣大眾才不致逐漸失去對於眾籌平台的信心,以至於傷害了真正有需要、有潛質的團隊籌集早期資金。

無謂君facebook(微信ID:i-qu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