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劫持的大腦:網絡技術讓我們失去選擇自由?

2017/10/6 — 19:19

為了讓自己遠離智能電話與網絡,妳可以去到幾盡?《衛報》最近一篇報道就做了詳細討論。前Facebook技術人Justin Rosenstein將他手提電腦的系統修改到可以block了Reddit,禁止自己上Snapchat,再限制自己使用Facebook。不僅如此,最後他買了一部新iPhone,叫他的助手安裝「家長監護」模式,好讓他不能下載任何apps。

智能電話成了我們最親密的朋友,每日陪我們入睡,又陪我們迎接新的一天。空暇時,哪怕只有短短幾分鐘,我們都像情人般忍不住要與它相見:打開Facebook、Instagram,在觸摸屏上往下滑動,再往下滑動,直至最後發現,自己早已想不起一開始想做的事情。這種「上癮」般的體驗,隨著每一天在加深。究竟是我們自由地「選擇」去瀏覽,還是背後的技術讓我們不由自主?一些矽谷精英們憂慮的,似乎是後者。

《衛報》指,Rosenstein和其他隊友一齊,創造了Facebook那個全世界都在使用的「Like」按鍵。十年後,他卻加入矽谷裡正在增長的非主流觀點陣營:他也認為要警惕社交媒體與互聯網發展出來的「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 廣告需要獲取用戶的注意力,而互聯網正在被廣告的需求而塑形。

廣告

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和高層自然難以有動力去反思自己的產品抓取人的注意力以至讓人上癮的問題,但高層以下的工程師、設計師、產品經理等,那些曾經在互聯網產品始創之初做出奠基式貢獻的人,現在正在嘗試讓他們自己遠離這些產品。「這很常見,」Rosenstein認為,「人類總是以良好意願去發明事物,但最終收穫的是與本意相違背的負面結果。」

Rosenstein開始關注互聯網產品在人們身上產生的心理效應。dscout網站的創始人Michael Winnick做過一個調查:人們每天按電話2617下。Rosenstein擔心,科技正在讓人們的注意力難以集中。一項研究指出,只要智能電話在身邊,哪怕被關掉了,它仍在影響人們的認知能力。

廣告

《衛報》又引述33歲的Google前員工Tristan Harris批評這個技術產業:「我們所有人都掉進這系統裡,我們所有的頭腦都可以被劫持。我們所作出的選擇並非如我們所想般自由。」Harris被稱為在矽谷最接近良心的人,他強調現今人們對於是否使用這些互聯網技術,其實沒什麼選擇的餘地;並且他們還不清楚,正是矽谷的一小撮人在形塑千萬人的生活。

Harris在史丹佛大學讀書時,跟隨行為心理學家BJ Fogg。Fogg的研究領域包括科技設計說服人們使用的方式。Fogg麾下很多學生都在矽谷獲得錦繡前程,包括Eyal。39歲的Eyal是 《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一書的作者,也在互聯網技術行業提供諮詢服務多年。他在書中寫道:「是衝動讓人查看信息通知。是推力讓人瀏覽YouTube,Facebook,或者Twitter,一開始僅僅是幾分鐘,最後卻發現妳已經在屏幕上耗費了一個小時。」他甚至說,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正正是「設計者想要的」。

而Harris則是Fogg學生中的異類。他致力於揭開幕布,將大科技公司依靠技術所積累的隱形權力和影響力公之於眾。Harris認為,這正在極大影響人們建立自己想要的人際關係的能力。他的努力為他帶來了新工作:在Google擔任設計倫理及產品哲學的研究者。雖然他研究不同互聯網產品如何榨乾人們的社交需求,如何強行幫用戶做選擇,但他仍認為,這些互聯網公司並非從一開始有意將產品設計成令人上癮,而僅僅是在回應廣告商的需求,因此試驗以技術去抓取人們的注意力。

Harris在Facebook的朋友告訴他,當一開始設計Facebook消息通知的那個圖標時,大家覺得應該與Facebook的風格保持一致,於是用了藍色。結果沒什麼人願意按下去,於是他們將圖標改為紅色。「於是當然所有人都用了。」

這個紅色的小小圖標,現在早已成了每個人日日打開手機千百次時,見到的那些小紅點,提醒他們還有各種未讀信息。「紅色是觸發的顏色,」Harris解釋,「這是我們用來做警告信號顏色的原因。」

Harris又解釋,最誘導人的設計,其實同賭博吸引人的心理原理相同:好壞迥異的回報。當我們點開那些小紅點時,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在等待我們:有趣的郵件,雪崩式的Likes,還是什麼都沒有?失望的可能性,卻反而讓人有點開應用程式一看的衝動。這也是「向下滑動 — 更新內容」機制成功的原因。

35歲的James Williams在與Harris相近的時間點離開Google,他現在在牛津大學研讀博士,專攻說服式設計(persuasive design)的倫理學。他說,頓悟來自於幾年前,他意識到這些互聯網產品技術,正在妨礙他專注於他真正想關心的事情上。「科技難道不應是用來做與此相反的事情嗎?」他質疑。「智能電話陪伴87%的人入睡和起床。」他覺得整個世界正在透過一個三棱鏡去理解政治和其他一切,這將產生的深遠影響,令他為之憂慮。

「我們可能是最後一代記得前互聯網/智能電話生活的人。」Harris感歎。

 

編譯自:《衛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