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AI爭飯碗 — 你和我能逃過一劫嗎?

2017/6/26 — 10:20

上文談到AI技術已臨近大爆發奇點,AI崛起,很大可能在不久將來引起人類大失業,最後結局是天堂——人人不用工作由機器人全面供養起來;還是地獄——迎來電影Matrix般的世界呢?相信各人有自己心目中的答案。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通往終局前的一段過渡階段,階級博弈將比現在更激烈,貧富更極端,而且過渡階段可能學馬雲話齋,隨時要痛苦三十年(當然不要問馬首富三十年是怎麼計出來的)。

大失業可能導致你我他從原有社會階層急速滑落,其實各國上流社會近來已經開始十分頭痕,大家都心裡有數全世界民粹主義將有增無減,各國政府都需要時間去探索一個終極難題。究竟人類社會從原來的資本主義社會架構,通往AI時代的路上,如何才能減輕踐踏式災難發生?如何避免社會階級大崩潰帶來對建制的過分衝擊,通街遊民流氓的時候又該如何維持社會秩序?當原來資本主義描繪的,個人通過「高等教育」、「多勞多得」等方式改善生活,實現社會流動性的「希望之光」,隨著AI大量取代高薪工作徹底淪為「呃細路」一般的夢話的時候,社會要怎麼運行?

可以預見近未來的這個過渡階段,除非政治建制出現革命性的變化(例如落實符合新經濟狀況的合理水準的UBI),原有的階級形態將向「極度扁平化」發展(各種中產滑坡成為差不多的新貧困階層,自然就只剩下好扁平的「兩層」),最終社會階級縮窄演化為掌握AI技術為其賺錢的「新階層」,和沒有AI的「落後階層」。

廣告

這裡順便回顧一下目前我們所處世界的社會階級結構。這個命題沒有一套學術界認同的方法,但筆者認為,其實國內網民某九型階級型態的分類方法已經非常傳神,有參考價值。根據該分級方法,我們的社會上大致存在以下9個階層:

1級:政權既得利益話事人和與他們幕後關係密切的家族,這些人基本上透過政策話語權,有形無形控制和綁架了全國利益輸送工具和渠道。手段各色其色,你懂的,不敘。

廣告

2級:各級政府要員、大財團代表,與1級主要差距是,只能影響局部行業而非全國性的政策,且做事會受1級和其他2級對手的制約,無法隻手遮天。這個級別也非常易明,不多作補充。

3級:幹部級(放在海外即=政棍)、富豪、大企業管理層的級別。這些人單個對政策不構成影響,只能發揮「集體影響力」讓政策公然向他們傾斜,這一級一般有能力以各種「莊」的身分「尋租」,例如以掌握的資產工具(如上市公司財技)撈下面層級的錢,與2級不同,這些人對上面級別的人只能繳械乖乖配合,越級挑戰並無勝算。

4級:名人明星、專業人士、成功中型企業老闆、職業炒家都屬於此類,與3級主要差距在於,這些只擁有內幕消息的優勢,但無法自行做莊。雖然可靠著與上面級別的人走後門來解決很多問題。但本身沒有「尋租」權力或資本工具有限,面對上層大開印鈔機的情況,所做的就也只能加槓桿或用腳投票。

5級:小老闆、收租婆、高收入專業人士、企業中高層等等。5級與4級主要差別是,即使有消息,都是傳了幾手才收到的遲消息、資本不足、槓桿額度並非像4級一樣「開掛」,可用工具受限,問題大多只能法律途徑解決。

6級:高薪白領、公務員、一般專業人士、家底豐厚的名牌大學畢業生,6級認識不了4級以上圈子的人,收到的消息為山埃貼士居多,基本上只有「份糧」的單一槓桿能力,買多層樓就要被套住所有流動性。

7級:普通白領、工人、個體戶,沒有花大錢去學歷鍍金的話,基本上沒辦法透過工作升級,拼死拼活,典型的特徵是,買層樓也要父母俾首期。

8級:在職的普通人,注定在生活的城市裡永遠不能安家立業,買到樓都捱不過經濟週期。

9級:一般人眼中的草根階層,靠福利或工作僅夠餬口。

在繼續演繹之前首先補充一下,其實資本主義從不怕社會上因競爭失敗而產生的第8、9級階層,因為我們的社會早在幾千年前已發展出應付小市民的招數,即羅馬人所謂的所謂「麵包與娛樂」。一般這兩個層級的人,大多本身已經喪失追夢奮鬥的精神,或是容易收買的順民,只要保證糧食供應充足、有廉價娛樂就很容易滿足。所以,各國政府一於懶理青少年失業不成問題。現代有大量的手機遊戲、娛樂視頻,無限消磨他們的時間和注意力,君不見遊戲股、Netflix的股價橫掃千軍??如果還是不夠?那就乾脆開放大麻吧!君不見美國多個州份解禁大麻,填補萬千空虛心靈!

問題是,這次AI崛起,影響力絕不像以前週期的經濟衰退可比。這一次,第5-7級人群將首當其衝成爲犧牲對象。本來在原來的老制度下,這些人只是經濟週期下被剪羊毛來補貼1-3層的對象,但既得利益也不想讓他們全部崩潰,否則哪來那麼多錢養住上層?可是AI的出現,把這些人透過努力工作在谷底「復原」的可能性徹底「碾壓」了,以後「失業=永久失業」,這將粉碎他們的存在價值,隨時連多年下來這些人建立的「順民」價值觀也一齊粉碎。對於這些不止追求「飲食+旅行」、有點上進心(即是鬥心)的階層,如何安置處理他們,將考驗現行的模式。

更麻煩的是,第3、4級的人,這些人加起來是掌握一定威脅建制程序的社會影響力。過往這群擁有尋租能力、槓桿工具、不對稱優勢資訊的階層,基本上免受通脹飆升等剪羊毛工具的威脅,只需順勢而為,企穩位置,就可讓下一代風光贏在起跑線。然而,這一次他們恐怕也難逃AI的正面威脅,越來越多行業被掌握數據的平台,整個顛覆或剷平,例如中美電商平台技術成熟後,導致傳統零售業近幾年內集體死亡例子;過往無可取代的專業人士、公務員體制等,都面臨被比人類更聰明、更有效率的AI取代。實情是,就算閣下是某某行業頂層精英,也無法逃避失去山頭的衝擊,一旦賴以生存的行業被革命性的連根拔起,這些人一樣會滑落下層。

由此可預見,中上階級(3-7)的人群必然不甘坐以待斃,變成新統治階級圈養的「寵物」。其實我們已經看到身邊很多每個家庭,開始空前絕後,不計成本拼教育、拼圈子、拼槓桿工程,一場空前絕後的殊死階級搏鬥,已經拉開帷幕。誰都不想子女坐以待斃。但這一次,靠這些傳統手段究竟能有幾分勝算?下回再續。

無謂君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