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acebook,點解你變成咁

2017/7/30 — 18:11

有朋友好奇,我點解會開了臉書專頁。箇中爭扎思考了一段時間,另一機會再講。

反而我自開了專頁,用了另一種眼光去看臉書。想在這裡和朋友們分享。

話說我剛入中文大學工作,約七年前,最初負責和同學一起搞「Social Campaign」,那時已開始和學生一起用臉書的「專頁」功能。即是2010年前後.我們搞了幾場運動,例如叫女仔不要亂瘦身,叫大家支持獨立小店,成效也不錯。

廣告

那些年,臉書才剛起興一段時間,我們是最早一批人用臉書去推廣社會議題。那時,臉書真是比較「單純」,民間味道強烈。至少,KOL這個詞未出現,未有政治團體在臉書儲能量,更沒有政治人物利用臉書經營選舉人氣。當然,更沒有傳媒大亨看上臉書,把這裡變成佔領輿論陣地的戰場。

彼一時此一時。衰啲咁講,臉書我覺得越來越「污煙瘴氣」,如果用戶沒有紀律,不好好以斷捨離精神嚴加「整理臉書」,容易令這裡成為劣幣驅逐良幣的地方。資訊的爆炸,會讓用家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已經接通天地線,知道很多,其實剛剛相反,民智好像越來越愚昩。情緒有很多,負能量更多。會靜下來思考的空間越來越窄。

廣告

早前,我寫了一篇沒有人click的文章,談互聯絡最初出現,其實是鼓勵民間自救,對抗大企業大政府和商家。之後和 IT 界朋友來回討論幾個回合。他說,IT在研發的初階段,總有一段短時間的「反叛期」,但很快,只要公司「上市」,或售賣發行股票,這間公司很快會向商業壓力低頭,失去了初衷。

你說我老土我也要說,我懷念早年的臉書。那些年,臉書真是可以讓小資本、或有心的社會企業、甚至想改變世界的個人,在這裡留下痕跡,連結志同道合的人。但今天,似乎這個平台已淪落成為商業操作的共謀。

大企業花一點錢,已可以產生海潚式的帖量,攻陷了社交媒體.當然,互聯網的容量接近無限大,但問題是讀者觀眾的時間是有限的,大家就爭奪這個有涯的注意力。

就講我開了專頁這十天以來,一打開自己的admin「後台」,我就忍不住縐眉。從第一天臉書就問我,要不要花一點錢去推動一下你的帖子。而每天價錢不斷改變。

第一天,它問我 24元幫你推給1500個人看好不好?我沒理睬它,它就天天給我降價,明天説,24元推給1600個人,然後後天變成1700個,後後天變成1800個。

見我完全不理睬,它又改變策略,提升推PO接觸面到2千,4千,甚至5千多人。

坦白講,能夠接觸幾千人,不過一餐飯的價錢,誰付不出?

每次打開臉書,它總會用英文問我:「你可以推廣你的一盤生意.花一點錢,your bussiness..會如何成功。」

我就總會很哀傷地嘆息和搖頭。臉書,真是淪落。它已經變成一個廣告地盤。我們每天上臉書,以為自己接觸的是「資訊」,以為我們能與人親密接觸和溝通,今時今日,我們不過成為了一個「可供販賣的眼球」,平均成本,1仙3到1仙6。

如果臉書係一個人,我會好好勸佢睇一本真既書,果本書叫做 What Money Can't Buy。J. Sandel 嘅著作。

以我記憶,幾年前開個專頁,它都不會跟你天天講錢,會因為你推廣的東西有價值,多人追捧,給你推廣。現在臉書好像由一間樓下的有人情味的士多,變成大企業,天天跟你談錢,日日同你講數字。

當然,即使是主流傳媒,你去買一份報紙,打開電視看新聞,你的眼球也被販賣給廣告商.但傳統媒體始終讓你分別出內容和廣告,而且大家的經驗還是可以分享,具有透明度(君不見東張西望宣傳高鐵被插)。

但在臉書上,電腦把劣質的扮作內容的廣告度身訂造分派給你,你以為自己看到「自己千挑萬選」的正斗資訊,其實你不過是被販賣的眼球,而且價錢,前所未有的賤。

我那篇講互聯網反叛初衷的文章,大家有興趣可以瞄一瞄: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702/s00005/1498931929048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