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民主不是萬靈藥:一人一票選校長?

2016/12/6 — 7:33

《El Estudiante》劇照

《El Estudiante》劇照

作者按:本文為電影《El Estudiante》觀後感

今年英美兩國的普選 / 公投接連得出令人大跌眼鏡的結果,令我們不禁思考,民主制度這個理論上最能反映民意的方法,是否真的萬無一失。

阿根廷領事館於十一月中旬舉行「阿根廷節」,其中一節目是電影《El Estudiante》(中文直譯《那個學生》)的放映會。

廣告

阿根廷的大學校長(一如其他南美國家)由學生、教職員一人一票選出,「全民投票」這個概念對他們來說可謂習以為常。學生在學年中投身政黨,甚至像電影中主角創辦政黨等,都是平常不過的事。因此,不同的候選人也會組集班底,透過承諾增加資源、下放學生管理權等條件,換取各學院學生的支持。同時,現屆政府的教育局也會私下與候選人達成協議,讓符合政府立場的候選人更順利當選。

雖然影片的骨幹是校長選舉,但實質卻是一個講「背叛」的故事。男主角加入了一個校園政治組織,其實就是由幾個教職員和學生組成,想要從政府手中奪回學生決策權的左翼分子。一切準備就緒後,組織內那名最具政治明星格的候選人A卻「臨門一腳」背叛眾人,毫無先兆下轉到別個政黨,之前一班幕後班底所做的就一下子一筆勾銷了。

廣告

這時憤怒當然沒有用,不管誰對誰錯,輿論只會說舊有政黨的不是。就算候選人出爾反爾、忘恩負義,這時「被拋棄政黨」再解釋甚麼都只是徒然,只會顯得小家沒風度。因為支持者大多是看個人而非政黨,而政治,很多時無非是個人崇拜而已,真正深究候選人品格和實際政治主張卻寮寮可數。美國大選中,友人告訴我:我們在選總統而非選鄰居,他 / 她是個mean person,與我何干?在香港歷年的立法會戰場中,在政黨中跳出跳入,甚至由泛民主派轉型為垃圾桶或政府喉舌之流的為數不少,民主制度作為他們步步高陞的踏板,又起了多少抗衡政權坐大的作用?

這時,主角的政治組織就派出了一直為他們尊敬的長輩,在政界混了一陣子的社會主義學家,推想他一定會口心如一地還政於民。可惜電影一直推進,只見他把骯髒活都用冠冕堂皇的藉口推搪給主角做,我們在主角的視角看不疑有詐,但真相大白後才發現候選人B和政府私下交易,為了當選乖乖把學生的利益雙手奉上。但沒有人會懷疑到他頭上來,因為他是一直都不曾露面的「幕後玩家」。

政治這淌渾水,沒有人能不濕身並全身而退。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妥協(一如民主黨於雙普選)和齷齪(一如政綱與行徑不一的蔣議員——抱歉提起她只因我是九西選民,看見母親看著她的宣傳品點頭稱是,我只想作嘔)之舉比比皆是。問題是,我們作為選民,怎樣知道誰才是最不堪?誰才會最堅守自己的原則?誰在桌底做了見不得光的事?

「我真不能想像,任何人看完這部電影後還能相信民主制度。」一位看完映畫會的觀眾如是道。我想他是痛苦的,因為有人在他身處的密室中開了一扇窗,他瞥見了光明。但大部分人都是不問世事或者自命清高的,「Ignorance is bliss」所以他們幸福,對骯髒不堪的政治視而不見但在群眾壓力下履行公民權利,最後就只剩下一堆面目模糊的政客。「The best argument against democracy is a five-minute conversation with the average voter.」邱吉爾一語中的,但當然在尊重民主的前提下,特朗普照樣當選,梁振英也可以說自己勝出了特首選舉;道理上他沒說錯。

故事到了最後,候選人B在教育局的暗撐下順利當選。在南美,大學校長一職是他們當總統的踏腳石,在大學生中贏取了民意,對在總統普選中取勝很有幫助。一人一票選出的校長,所有學生都以為投到真正為自己著想的領導者,但在美好的選票中隱匿著的污穢卻一直被政客光鮮的外表掩蓋。

那我們是否該對民主制度死心?反正人的私心一定比不上口中所誇口得天花亂墜的政治主張。 如果要我完全無視人性的黑暗面的話,或者香港還只是個小漁村的話,我可完全認同人人平等的桃花源式社會主義。可惜社會進展如此,我只能說,要相信社會主義思想*能在整個香港的層面運作得到就實在太理想化了。邱吉爾貶低民主制度的效果,但同時也說道「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我不是讀政治,沒有詳細研究其他可行的政治模式;但長遠來說,民主的確是最萬無一失的政治體制。烏托邦的統治者也可以是毛澤東,歷史上李世民康熙沒多少個。

與其讓命運挑選統治我城的首長(中央欽點了哪位,都是比隨機更不可預測吧),我寧願爭取要一個反映每位市民意見的領導人。選民可以是愚民,後果可以令人大錘胸口,但至少那是我們的選擇。或者我們到時只能慨歎我們的政治教育做得不足夠了(所以應該從今天起開始做,這篇文章如果能引起一個人思考,我就心滿意足了)。

 

*此文曾經刪改,以正筆者誤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