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醫反對疫苗嗎?

2019/3/29 — 13:02

無論在香港還是包括澳洲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最近數年在公共衛生上最具爭議性的議題莫過於「疫苗注射」。

由於科技的發達,在網絡平台如 Facebook、YouTube 有一些反對疫苗的人士組成 anti-vaccination movement。而這些人士多為崇尚自然療法的人,甚至利用其在網絡上的影響力,配合 YouTuber 或 KOL 宣傳方式,吸引了不少人信服。

但最大問題是,有些人士為增強說服力,把中醫「拖落水」,說由於疫苗「不自然」,中醫也反對疫苗注射等等。

廣告

由於疫苗注射屬重大公共衛生課題,影響深遠,加上以往也有香港和澳洲的病人問袋鼠大夫關於中醫對疫苗注射的態度,作為擁有教學和研究經驗,並且是香港和澳洲的註冊中醫師,有必要就這個議題談談自己看法。

反疫苗運動,不止是香港,其實已引起澳洲、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注。而其中,反疫苗運動更被世衛組織列入十大威脅之一。而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表示關注。

廣告

而除了戰亂地區或一些因爲文化、宗教因素而拒絕接種疫苗的族群外,大部分反疫苗人士,主要是自然療法信奉者,認為疫苗是「非自然」、「無效」和「有副作用」。而當雙方論戰開打了,一些人就把中醫拖下水,認為中醫是反疫苗的。

首先要說明的是,其實「疫苗接種」雛形就是源自中國的「種痘」。最古老的疫苗概念和今天大同小異,但也有明顯不同。

由於長期經驗積累,中醫知道有些傳染病患者痊癒後會有終身免疫,因此早期古人希望小童儘早「生病」,使之能在「可控」範圍內生病,以免成年後感染病情越益嚴重。

早在宋代,即有種痘趨型。而文獻記載,在明代隆慶年間(公元十六世紀)在今天安徽省太平縣,有醫師將「瘡患病癒者衣服給接種者穿上,以引起感染」。

到了清代,中醫典籍《醫宗金鑒》的《幼科種痘心法要旨》已列出數種種痘方法,如旱苗(將天花痘痂研成細末,注入接種者鼻孔),痘漿(將天花患者痘液,以棉花蘸入接種者鼻孔)和水苗(將痘痂研末,混和淨水,捏成棗核樣,將之塞入鼻孔)。

當然這不能完全等同於現代疫苗,因為現代疫苗是經過「減活」處理,減低毒性,純粹用已死或變性的細菌或病毒,誘發身體產生抗體,以預防疾病,安全度遠高於人痘接種。但中醫古代有「接種」法,是無容置疑。

就如屠呦呦受晉代葛洪《肘後備後方》啟發研發出青蒿素一樣,種痘一定程度也對現代疫苗產生啟發。

古代中國長久和疾病爭鬥,如中醫必讀之《傷寒論》其實就是總結和傳染病(傷寒)的戰爭。而中醫很早認識到有些疾病之烈,不是靠「自然」就可抵御,如明代吳又可之《瘟疫論》記載大型瘟疫,不單是一般邪氣如風、寒、暑、濕引起,而是「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或稱「戾氣」。

而天花在十五、十六世紀橫行中國,清代康熙皇帝能登基亦因爲康熙童年患天花而癒,孝莊皇太后認為能減低中年患病、突然離世的可能性,避免因最高領袖死亡對大清帝國衝擊。

民國醫學界代表余巖提出廢止中醫,某程度是因爲中醫在公共衛生方面表現不佳,未能防止傳染病。

殊不知,如果中醫真的如此不濟,以古代中國人口數量(清代而達四億),北京城已有千萬級人口,恐怕像歐洲中世紀之「黑死病」就不止一次了。

知道中醫種痘的歷史,還會覺得中醫「反疫苗」嗎?

下次會講下在中醫角度,為何有些人接種了疫苗卻仍然感染疾病。

 

#認同請分享
#重要講三次
#唔好比KOL騎劫中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