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偽科學】戒吃過敏食物減肥?食少啲好過!

2019/4/13 — 9:26

圖片素材來源:《屎萊姆的3次元》 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屎萊姆的3次元》 片段截圖

我們已經很習慣將做運動視為減肥的最佳方法,因此健身中心在香港越開越多。甚至有健身中心伙拍營養師,進行一系列測試,度身訂造最適合的飲食與訓練計劃。

2017 年我早已撰文指一個建身中心集團於《東張西望》的植入式廣告是偽科學。當年,該廣告指可量子分析體重與 DNA 測試改善飲食從而減肥。時至今日,該集團網頁仍然以「運動基因測試」作招徠。所謂基因改善營養、體重其實毫無根據,只是商家胡扯的技術。不過,奇就奇在仍然有人信,真是百貨應百客。

廣告

《蘋果日報》今日 (12.4) 又爆出該集團邀請所謂 KOL 推銷其「慢性食物敏感快速測試」,戒吃「敏感」食物促進減肥,該 KOL 的經理人亦聲言「相信對方意見」。

正如報道中的各位醫生、專家所說「慳番啲錢啦,唔好做呢啲嘢」,他們的理由我不在此重新包裝,想要補充的是,免疫球蛋白 G (IgG) 測試只能測出個體免疫系統對某些病原體的反應,與食物過敏或減肥毫無關係[1]

廣告

報道中亦有這一句:「當問及減肥效果時,職員才指不會直接有助減肥,該測試是驗食物不耐症,建議想減肥可加購排毒療程。」換言之,過敏測試只是一個工具,讓你花更多錢在無謂課程上。

甚麼都不做就可以減肥,發夢就得,現實生活絕無可能。另外我們常常誤會運動可以減肥,這同樣沒可能。

沒錯,科學證據亦表明,運動對健康有益,但實際上運動並非減肥主要因素。因為運動佔每日人體卡路里燃燒的極小部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專門研究肥胖問題專家 Alexxai Kravitz 指,人體能量消耗可分為三大部份:

  1. 基礎代謝率,即休息時人體維持的基本能量消耗量;
  2. 消化食物;
  3. 運動

由於基礎代謝率主要受基因影響,我們自身對此無甚控制;在大部份人身上,基礎代謝率影響 60-80% 總能量消耗,消化食物則佔 10% ,剩餘的 10-30% 都與運動(包括行行企企)有關。也因此,食物 100% 的能量,只有最多三成是可透過運動消耗,所以想做 gym 、跑步直接減肥是不行的。

假設一個 200 磅重男性,食量維持不變而連續三十日每周跑步(不是緩步跑,是會出汗的中強度訓練) 4 次每次 60 分鐘,根據 NIH 的體重計劃器,他可以因此減掉 5 磅。但如果因運動多「補充」更多卡路里,又或要休息幾日再做運動,減肥可能會變增肥,所以必須花大量時間、意志力才可以運動達到減肥這個目標。

2009 年曾有研究發現 [2] ,做完運動往往會增加進食,因為我們以為自己在運動中已消耗大量卡路里,而運動後亦會感到肚餓所致; 2012 年有審視報告 [3] 也顯示,我們也會高估運動的卡路里消耗量,令人運動後食得更多,減肥變增肥。

另一方面,現時有研究 [4] 指,有些人做完運動後會不自覺地「補償」自己那數小時的辛勞,而放慢此後活動速度(或簡單點說是變懶了),令其在生活上使用較少能量,例如會使用電梯而不是行樓梯等等。

當然我並非反對大家做運動,我自己也有做 gym ,問題是運動並非減肥藥,減少卡路里攝取,減吃高鹽高糖高油的垃圾食物才是最重要一環。這與食物致不致敏無關,因為「致敏食物」在此 context 只是一種偽科學說法。如果該位 KOL(其實我聽都未聽過他大名)只戒吃所謂致敏食物,而不減少食量,減肥只會永遠遙不可及。

參考:

  1. Cox, L., Williams, B., Sicherer, S. & et al. (2008). Pearls and pitfalls of allergy diagnostic testing: report from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Allergy, Asthma and Immunology/American Academy of Allergy, Asthma and Immunology Specific IgE Test Task Force. Annals of Allergy, Asthma & Immunology. 101 (6): 580–592. doi:10.1016/s1081-1206(10)60220-7
  2. Church, T.S., Martin, C.K., Thompson, A.M. & et al. (2009). Changes in Weight, Waist Circumference and Compensatory Responses with Different Doses of Exercise among Sedentary, Overweight Postmenopausal Women. PLoS One. 2009; 4(2): e4515. doi: 10.1371/journal.pone.0004515
  3. Thomas, D.M., Bouchard, C., Church, T. & et al. (2012). Why do individuals not lose more weight from an exercise intervention at a defined dose? An energy balance analysis. Obes Rev. 2012 Oct; 13(10): 835–847.. doi: 10.1111/j.1467-789X.2012.01012.x
  4. Thivel, D., Aucouturier, J., Metz, L. & et al. (2014). Is there spontaneous energy expenditure compensation in response to intensive exercise in obese youth?. Pediatr Obes. 2014 Apr;9(2):147-54. doi: 10.1111/j.2047-6310.2013.00148.x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