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睇漏粒 1cm 腫瘤?有大大隻馬騮你都睇唔到啦!

2018/11/27 — 9: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最近又爆出醫學新聞,指醫生在檢查病人胸腔 X 光片時涉嫌疏忽,沒有看見 X 光片上初期肺癌腫瘤的陰影,發現時已經延醫兩年。當然也招來市民負面,甚至狠毒的留言:

「是是旦旦,求求其其,態度怠慢!」

「新仔醫生好不專業,做事好乸西,只係掛著部手機、電腦。」

廣告

「覺得辛苦就咪 _ 做公立,或者轉職。咪 _ 害人,人命嚟㗎。唔 _ 你都唔鬆化!」

真的是乸西、疏忽嗎?其中一個問題是 "Indication",也即是 「你為咩做呢個 X 光?」

廣告

假設你是凌晨時分在急症室當值的實習醫生,有老人病人因為暈倒入院,心口撞到大片瘀傷。你叫放射科做緊急 CT Brain,因為你驚病人撞頭撞到腦出血。 你順手做一個 Chest X-ray ,因為你驚佢有機會撞到肋骨骨折,又或者可能因為肺炎導致暈倒。

如果 X 光發現肺部有少許陰影,而血液檢查又發現白血球指數升高,你身為實習醫生當然會 (也應該)當他是患了肺炎,而立即給他靜脈抗生素處理。

如果病人後來出現咳血,身體消瘦(可以是肺癌症狀),一年後再做 X 光,當然那時候醫生就可以「事後孔明」地說,那個漸漸變大的陰影其實就是初期的肺癌。

喂,你話我醫醫相衛也好,但前後兩個醫生在看 X 光片時,根本就是根據不同的病人臨床資料,在找尋不同的東西,唔 fair 喎!

新聞指本身是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看 X 光為醫生基本訓練,醫學院都有教,「但到真正實戰要靠經驗累積,會唔會 3 個病人都係初級醫生睇,經驗不足所以出事?」「有無高級、資深醫生重新睇一次」。他指,最理想做法是由放射科醫生負責看 X 光並撰寫報告。當然大家都知冇可能, routine CXR 一間醫院一日做幾多?哪會有這麼多人手逐張睇?

可能初級醫生比較「好恰」,以致被市民及醫生點名指可能因為經驗不足而導致出現問題。不過筆者想講就算是放射專科醫生,都在實驗中被測試出患有 「無意識失明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一段影片,片中有幾個人在互傳籃球。條片預先問一條問題,問片中的籃球被穿白衫的人傳了多少次。 過了半分鐘後,原來片段的重點是在這群人後面,有一個身穿猩猩服裝的人走過!只不過當你正注視著籃球的時候,根本不會為意其他「古靈精怪」的東西 。

在幾年前有人做實驗 [1] ,在 CT 圖片上放上猩猩的圖案(為何又是猩猩?!),然後讓放射專科醫生檢查。 研究發現有 83% 放射科醫生看不見在人體掃描內極度不自然的猩猩圖案,即使觀測他們眼球移動的儀器 (eye tracker) 發現他們大部分人真的有花時間正望過那隻猩猩的位置。

Drew, T. & et al. (2013).

Drew, T. & et al. (2013).

Credit: Drew, T. & et al. (2013).

Credit: Drew, T. & et al. (2013).

筆者以前聽說過放射專科醫生一向對其他科的 junior 「惡死」,如果在 request 上不寫清楚 Indication ——也即是 「你懷疑病人有咩病?你要我同你睇咩?」,就一定會被人寸,被人  reject ,也直覺覺得他們「蝦 junior」,尤其是如果同一個 request 是由駐院/顧問醫生發出就好可能被接受。

但我現在相信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避免以上所講的「無意識失明」。「你要我同你個病人照掃描,都要畀啲提示我,究竟要搵啲咩?等我唔會睇漏眼!」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例如輻射照射的理由、優先次序、對比度等等。

筆者在眼科講座時,也聽過關於做眼科手術時出現「無意識失明」的演講,說明初級醫生應該在手術顯微鏡下如何「一眼關七」,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你漏看甚麼,除非你積極去找潛在危機。

最後,相信所有讀者能夠一眼看見下面那隻猩猩,也只不過是因為我的文章預先 highlight 罷了,對吧?

參考:

Drew, T., Vo, M.L.H. & Wolfe, J.M. (2013). The invisible gorilla strikes again: Sustained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in expert observers. Psychol Sci. 2013 Sep; 24(9): 1848–1853. doi: 10.1177/0956797613479386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