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了解自己土地與歷史的重要戰役

2015/8/3 — 14:30

背景圖片來源:獨立記者林雨佑

背景圖片來源:獨立記者林雨佑

這次的課綱調整,充分顯示出中國傳統的春秋筆法,我們先來講個故事。

春秋時期,齊國權臣崔杼因為與主君齊莊公爭奪一個美女,藉機殺了齊莊公,立了齊景公,自己做了國相。對此,齊國太史記錄道:「某年某月,崔杼弒其君。」崔杼不願意在歷史上留下弒君的惡名,下令把這個太史殺了。繼任的太史是第一個太史的大弟,堅持還是寫「弒」,又被殺了。第三個太史是小弟,照樣直書其事,崔杼感到正直的史官是殺不完的,只好作罷。

為什麼崔杼這麼在意「弒」這個字?在中文的字義裡,「殺」、「弒」、「誅」,各有其義。殺是指「無罪而殺」,弒是指「以下犯上」,誅則是指「有罪、有理而殺」。所以在《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八》中,魏惠王問關於周武王討伐商紂之事:「臣弒其君可乎?」孟子回答:「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這兩個老頭對話的意思,大概就是周武王討伐紂,剛好而已,並不是以下犯上。可見在傳統春秋筆法的史學觀點裡,用哪個字很重要,用錯了可是要掉腦袋的。

廣告

在這次的課綱裡,乍看之下會覺得很無趣,不過就是改幾個字而已,究竟在計較什麼?然而,這卻是一場春秋筆法的戰爭。舉例來說:「接收」台灣改為「光復」台灣,意味著中性名詞更改為台灣原本是中國的一部分,失去之後再取回來。日「治」時代,是指日本「治理」台灣,是中性的名詞,但是改為日「據」時代,意思就會變成日本「佔據」台灣,後面的意思立刻轉為負面。「鄭氏」改為「明鄭」,就是要把鄭成功開墾台灣,與明朝的關係連結在一起,清「代」改為清「廷」,就是強調中國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

這就是春秋筆法。課綱透過這樣的方式,強化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連結性。用課綱審議委員的話來說,他們唯一的理由,就是希望「課綱能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然而中華民國憲法的內涵是什麼?其實沒寫,但是根據過去的國民黨史觀或是增修條文與國家統一綱領的內涵,就是我國有1142萬平方公里,面積就像秋海棠,繼承自清朝,中央政府因為中國共產黨叛亂,於1949年從南京轉進到重慶、又撤退到成都,遷徙到廣州,最後暫厝在台北。目前北京政府與南京(暫時借用台北)政府是平等的兩個政府,同屬一個中國,只是我們叫做中華民國,他們稱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廣告

坦白說,即便在陳水扁時期,這樣的史觀也沒能大幅度調整過,因為我們的國族意識,還在渾沌不明中,許多的所謂「正名運動」,根本無法落實,遑論進行教科書本土化的工作。

憲法的立場重要嗎?坦白說,除了國家統一綱領與增修條文以外,中華民國憲法本文根本沒辦法處理尷尬的現狀。我只想說,憲法是因人而設的,如果將來民進黨在國會的比例超過四分之三,而過半的民眾支持修改憲法增修條文,直接否定所謂的中華民國存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那麼現在用憲法支持課綱微調的人,還能用什麼立場反駁?

可能有人會說,憲法改了再說,沒改之前,就是要依憲法增修條文與國統綱領的規定,把中華民國就是中國正統的觀念彰顯出來。

喔?那我相信很快。去年的太陽花學運是黃金交叉,獨派的勢力在未來會越來越強大,國民黨政府曾經用水車噴灑的人、曾經用拒馬圍捕的人,這些現在沒有投票權的太陽花世代,將在幾年後可以選擇總統與立委,國民黨會發現,他們越來越像稀有動物,而且不斷的在社群網站上被圍剿、嘲笑。他們會突然驚覺,風向竟然轉變得這麼快,統派可能只剩下百分之十不到,只能自己取暖而已。

笨蛋!重點不是在憲法,而是在人民渴望了解自己的歷史與地理,而且不希望與大中國主義有關連。明明就應該先瞭解台灣歷史與地理,然後再去瞭解中國與其他國家,怎麼會把中國的歷史與地理以這麼大的篇幅做介紹,但是認識生養自己的土地,竟然如此卑微?

看這篇文章的人,請問你,每天經過的基隆河重要,還是四川的嘉陵江要緊?你想知道南迴鐵路的起迄點,還是從北平到廣州應該搭哪條線?你覺得認識陳澄波重要,還是瞭解齊白石優先?現在的課綱,就像是一襲爬滿蝨子的華服,明明就只是外表好看,但已經破爛不堪,穿著會渾身發癢,卻還是催眠自己的子民,首都在南京、外蒙沒獨立、西藏愛中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課綱當然要調整,而且要大改。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一場了解自己土地與歷史的重要戰役。他們怎麼可以說,了解生養自己的母親,是一種意識型態的爭議呢?

請你告訴我,他們怎麼可以這麼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