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事難料 — 民調中民眾希望政黨輪替的訊息強烈

2018/7/23 — 16:01

蔡英文與柯文哲(資料圖片)

蔡英文與柯文哲(資料圖片)

世事難料

最近好幾件「難料的世事」碰撞在一起。 

柯文哲17日在市議會回答2020會不會跑去選總統說「我還是想做好做滿」,「儘量做滿」「自己覺得把台北做好,台灣也會改變」,不過「世事難料」,「會儘量做好做滿」。 

廣告

雖然一年來,柯文哲會選2020總統早就被議論紛紛了,但是他居然會回答得這麼清楚,和傳統政界人士的回應完全不同,倒真是「世事難料」。 

「世事難料」的還有的是。民進黨7月15日舉行了全代會,會中「世事難料」有好幾件。首先,當仁不讓是民進黨人士從黨外到二度執政40年來顛撲不破的傳統,但是這一次中執、常委居然出現了同額競選的例外;其次,明明去年公教年改和今年軍改都得到了5成以上的滿意度,總統在會中卻強調,只要改革就會引起不滿,民調滿意度就會低,完全和事實不符,總統這樣講,令人感到「世事難料」;既然推動改革民調就會低,她卻強調會繼續堅持改革,言下之意是決心以更低的民調來面對馬上就要投票的選舉?真「世事難料」;然後是,總統會中發表演說以痛批國民黨做主題,措詞慷慨激昂,這不只和她過去10年來演講一貫的溫馨文青風完全對立,和國內外比起來,也沒看過執政黨領袖發表演說以痛批在野黨的過去為主題的,這樣的演說會出現,當然也屬於是「世事難料」。 

廣告

在全代會中一連串的「世事難料」,不必懷疑,呈現的是民進黨強烈的焦慮—對選情低迷的焦慮。 

由於焦慮,中常執委選舉空前和諧以表達擁護主席的氣氛;由於焦慮,執政黨史無前例地回頭向在野黨討舊帳;由於焦慮,大聲強調「很會處理經濟」只是不善「表演」;由於焦慮,用力向年輕人喊話;至於明明年改滿意度算是還可以,卻強調改革造成民眾不滿,邏輯很奇怪,也只能說是由於焦慮。 

然而當許多「世事難料」發生在民進黨全代會之中時,游盈隆更「世事難料」地在全代會外面公布了一份民眾對當前政府和政黨評價的民調,其中大有可以令民進黨放心甚至欣慰的數據,但是不幸的,「壞」的,甚至「世事難料」到令民進黨難過的數據卻更多。 

首先,游盈隆列舉改革魄力、重視人權、注重環保、執政能力、促進經濟發展、處理兩岸關係等10項特質詢問民眾對兩大黨的評價。 

這個民調中,有一個足以大大令民進黨安慰的數據,那就是改革大大地加了民進黨的分,而不是像總統常常念念不忘的「改革一定造成民眾的不滿」,在這一項,民進黨的最強項,以45.9%正面評價遠遠超前了國民黨的14.1%!這數據,和蔡總統的演講對照,不知是不是會令總統覺得「世事難料」?除此之外,重視人權等的評價也優於國民黨,民進黨領先的在10項中居然有7項之多。 

但是不幸的,最受民眾關心的經濟方面,民眾的評價和總統說的「民進黨很會經濟」正好相反,民眾對民進黨的肯定度以17.6%落在國民黨的40.1%後面;另外同樣重要的執政能力也以22.0%大幅輸給國民黨的35.2%—當然35.2%也算不上什麼多正面的評價,按理,這可能也很令總統覺得「世事難料」。 

數據透露強烈希望全新政黨輪替訊息? 

關於台灣人的政黨認同傾向,民意顯示,如果和六月相比,綠減少4.3個百分點,藍減少2.5個百分點,藍綠認同度雙雙下滑,同時,中性或獨立選民增加5.9個百分點,達到空前最高的49.6%,相對的,綠只剩下25.2%,藍只剩下20.7%,頂多都只有中性或獨立選民的一半而已,游盈隆說「這是台灣政黨政治史上一個非常奇特的時刻。」 

雖然游盈隆很吃驚,但是政黨中立民眾超過4成而超越藍綠的總合,這次民調發現的,並不是真正的空前,依據戴立安做的民調,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上個月底戴立安的民調,兩大黨都只有20%,中立民眾41.3%,和游盈隆這個月的調查已經差不多一樣了;不過這現象早在2014年4月就已經出現過一次,那時,依戴立安的民調,中立民眾更高達46%,而兩大黨都只有約20%。 
2014年4月,正好是太陽花運動爆發後一個月。 

進一步從戴立安調查的台灣民眾政黨傾向追蹤分析,我們可以看到2004年陳水扁總統勝選到2005年民進黨地方選舉慘敗之間,兩大黨和中立民眾大抵三分天下;但是2005年後民進黨一路下滑,而中立民眾和國民黨支持度勢均力敵,彼此亦步亦趨,到了2012年總統選舉之後,民進黨從25%逐漸向20%靠近,而國民黨35%則一路下滑,直到2014年4月剩20%,同時中立民眾上升到46%。 

2012~2014年,這兩年間正是所謂白色崛起,藍綠靠邊站的時期。

圖表來源:作者網誌

圖表來源:作者網誌

此後白綠合作,共同取得2014年選舉大勝,從此,綠迅速回升,到2016年創下32%新高紀錄,在一年之間,中立民眾和國民黨持續下滑,原來的支持度大幅被民進黨吸納,接下來,民進黨終於創造了2016年的大勝。但是如今民進黨已經持續了兩年的下滑,就像2012~2014年的國民黨一樣;而國民黨在低檔徘徊就像當年的民進黨一樣;然後兩黨在谷底糾結不相上下也和2014年一樣;只是,2014年民進黨和白色力量結合在選舉中大大獲利,而且開啟了2014~2016兩年的上升行情,同時得到了吸納白色民眾的機會;如今民進黨宣布和白色力量分手,並且由總統府秘書長出面領軍公開叫陣。演變到今天,不只台北市無論是市長或議員的選情都愈來愈受到嚴重衝擊,而且白綠分手的負面外溢還持續發酵。雖然由於除了新竹,各地沒有什麼白色的縣巿長候選人,而議員方面白色力量也難以遍地開花地提名,因此白綠對峙在即將到來的選舉,負面外溢效應不致於太過猛烈。游盈隆的民調也沒有對這一點做進一步追蹤 (註 1),然而游盈隆的民調卻發現了一個比2018地方選舉更不利更嚴峻的訊息,那就是,今年不只民意重複了2014年民眾立場傾向兩大黨的總合低於傾向中立的,而且,這樣的中立並不是像過去一樣只是對兩大黨消極的不認同而已,而是還積極的希望有一個可以取代兩大黨之外的新黨的出現。高達57%民眾覺得有這樣的需要,其中認為非常有需要的居然就有33%之多,認為沒有需要的只有36%!這簡直不只是「世事難料」,而是令人震驚了。 

5月分有幾份民調發現選舉時白綠合作民眾支持度很低,民進黨看了很高興,認為這表示民進黨不禮讓柯文哲果然正確,但是到現在游盈隆的民調出來,大家才發現問題沒有那麼簡單,那些數據對民進黨是警訊不是喜訊:深藍深綠民眾固然因為意識型態的堅持,不願白綠合作,白色民眾也因為反意識型態而反對合作,至於不少淺藍淺綠民眾恐怕是心中已經和白色民眾一樣留下了新黨建黨的空間的緣故。 

類似組織新黨的訊息,在5月的美麗島民調中其實已經浮現。當時民調發現有26.7%認同柯文哲組新政黨。因為當時民眾無論對國民黨或民進黨的認同都只有20%上下。有26.7%支持柯文哲組黨已經是很驚人的數據了,不料才過了一個多月,現在支持組織新黨的又大幅增加了。 (註 2) 

這些數據透露的訊息實在太「世事難料」了,數據堆疊起來簡直是一個強烈期待政黨再輪替訊息!同時這輪替還不是藍綠輪替,而是藍綠都被輪替! 

這訊息對柯文哲應該有意義:1,強化他競選總統的主觀意願;2,在客觀上台灣社會提供了他組黨的基礎。 

西歐,突然出生的新黨取代傳統大黨已成新潮 

傳統兩大黨由全新的政黨取代,奇怪嗎?如果奇怪,那麼無論如何,這樣的奇怪已經成為西歐風行的新潮。 

兩年多前,法國的馬克宏(港譯:馬克龍)為他的黨取了一個怪怪的,加上驚嘆號的名字:「共和前進!」,這個黨一前進起來就非同凡響。法國傳統上由左右兩大政黨聯盟輪流執政,在2017年選前,左翼聯盟有331席國會議員,保守聯盟有229席;但是選後黨齡一年的怪名黨獲得308席成為最大黨,而原來的左翼聯盟居然急跌到剩下45席,而保守聯盟剩下136席,兩大傳統政黨聯盟加起來居然還不到新黨的6成! 

義大利2018年的選舉同樣戲劇性,選前擁有287席,結合成345席左翼聯盟而執政的民主黨,一下子掉了188席剩117席,成為第三大黨;原來只有108席的小黨五星運動,竄升到227變成最大黨;更奇怪的是原先的迷你黨北方聯盟從18席跳到126席變成第二大黨。 

無論如何是5月的美麗島民調或7月游盈隆民調,都指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可能性:只要柯文哲具備法國總統馬克宏一樣的組織才華,那麼他將有機會像馬克宏一樣平地一聲雷地,在很短期間號召他的粉絲組成一個足以和兩大黨分庭抗禮的新黨。 

柯文哲和馬克宏兩人的主客觀條件,有些固然不如,但是也並不遜色,重要的還有許多類似的地方。首先,本來都是政治素人,在參加總統選舉前馬克宏只有兩年當部長的從政經驗,而柯文哲更是完全是素人,只是迄今當公職的時間,柯文哲已經比參選總統時的馬克宏還長了些,當然,畢竟還是很短;其次馬克宏在總統選舉起跑時,聲望甚至不算領先,但是柯文哲雖然在選市長起跑時也不看好,但是如果今天要選總統,民望已經超過蔡、朱、賴等人而比當年的馬克宏強了;兩個人都同樣訴求「中間」,宣布要超越傳統大黨追求新政。 

早在去年,已經有柯文哲會不會因為當前政局沉悶令民眾高度不滿而油然產生捨我其誰的揣測,也一再有他個人當國家領袖的民望居高不下的民調,到了今年3月,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的中國效應研究小組更在民調中發現,雖然高達54%受訪者不認同他選總統,但是卻也有40%受訪者給了肯定答案—要注意,如果選舉時三足頂立,有40%的支持度,差不多是篤定當選了。(新新聞〈柯P小英連任最怕的攔路虎〉

雖然有足夠的民望,又看不慣當前政界,還有當仁不讓的抱負,但是柯文哲對一直以「想太多了」回答參選的詢問,沒有政黨做後盾應該是關鍵之一,因此,在最近民調一再出現民眾渴望足以取代兩大黨的新黨出現時,柯文哲突然說「市長會儘量做完任期,但是世事難料」並不令人意外。 

大黨回歸藍綠對決,民眾認為是政黨惡鬥? 

法國和義大利,雖然整個盤面都新黨換舊黨,但是內容卻完全不同。法國是極右勢力崛起時,兩大傳統政黨聯盟束手無策,於是刺激了中間力量的馬克宏崛起,組成了共和前進!而義大利則是民粹右派一路過關斬將,五星和北方聯盟分别成了第一、第二大黨。至於台灣,2012~2014年之間崛起的雖然叫白色力量,其實其內容五花八門,其中最符合白色的應該只有軍中人權運動,除此之外有黑島青,既是墨綠中的墨綠又是反全球化的民左翼民粹,還有激進環保的綠色,還有財產權至上主義的右翼民粹主義,更有彩虹的挺同隊伍,他們合稱白色,大概是只是強調非藍非綠的意思。如今被當成白色共主的柯文哲則是擁有最先進網路武器的保守民粹主義—保守,但還不能算是右翼,他反而訴求「中間路線」。柯文哲整個來說比較類似的是馬克宏。 

在西歐,左右之間的「中間自由派」,在戰後往往扮演的第三大黨的角色,在英國,尤其是德國自由黨更是如此,但是隨著左右兩翼逐漸中間化,新的基本教義政黨如綠黨或新法西斯黨又出現後,在各方力量嚴重擠壓下,自由黨便愈來愈困窘。自由黨在歷史中的確呈現出了重大的弱點,對這一點的了解,恐怕就是台灣兩大黨會訴求回歸藍綠基本盤的理由。在這樣的訴求中,所謂中間自由派,被認為欠缺終極關懷,是沒有什麼明確價值立場的投機分子,也因此不可能有什麼自己的穩定的,夠大的基本盤。但是法國馬克宏完全推翻了這刻版印象的正確性。我們並不知道,馬克宏的以「中間力量」為基本盤的局面可以繼續維持多久,但是這力量是可以凝聚起來成為執政的最大黨,而不必像過去德國的自由黨只能依偎在左右兩翼之間左右逢源的情形現在已經被證明了。 

面對白色柯文哲選市長的壓力,藍綠兩黨都期望把選民再拉回過去傳統的基本盤;面對2020年總統選舉柯文哲參選的危機,拉回藍綠對決基本盤更是民進黨最期待的戰略,因此,蔡主席在執政了兩年多之後,還回頭去嚴厲挑戰國民黨的「過去」,在才3,000字出頭的演講中用了接近600字,細數國民黨留給她的負面遺產,好像國民黨現在還是執政黨似的就不覺突兀了。 

然而,強力攻擊以營造藍綠對決就可以把台灣拉回白色力量崛起前的傳統藍綠盤面嗎? 

回歸藍綠對決其實是非常高風險的策略,因為藍綠互相攻伐時固然都把自己設定在以義伐惡的地位上,但是民眾的看法更多的卻可能是藍綠惡鬥的升高。美麗島五月民調就有這樣的發現:當前的政黨政治現象,民眾評價為「藍綠惡鬥比較多」高達75.7%;認為「良性競爭比較多」的只有11.1%,認為兩種情形各半的只有2.0%,未明確回答也只有11.3%。 

這樣,兩大黨就陷入了這樣的困局: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力量,兩大黨合作當然怪,行不通,提高藍綠對決以號召傳統的基本盤讓白色力量邊緣化就成了唯一的選擇;但是這一來又更難辯解從事的不是藍綠惡鬥,結果便是讓柯文哲對藍綠雙方舉手得更有氣勢。 

兩黨在歷史轉折中的歷史餘暉 

儘管馬英九8年執政已經證明國民黨處理經能力很是乏善可陳,蔡總統的執政也已令人開始質疑改革的魄力和決心,但是從游盈隆的民調看來,兩黨比較時,民眾仍然肯定民進黨的改革決心和國民黨的執政能力;然而這樣的肯定又很清楚的並不足以轉換成民眾對兩黨執政的信賴。換句話說民眾只是在兩黨身上看到了他們在台灣不同歷史階段曾經轟轟烈烈的餘暉而已,至於未來,更多的民眾已經另有在兩黨之外的強烈期待。 

如果是這樣,那麼無論是兩大黨把台灣拉回藍綠對決舊盤,或柯文哲訴求超越藍綠,似乎都是在台灣和西方國家呼應的政黨政治解構重構的歷史過程中努力善盡其歷史賦予他們各自扮演的角色而已。然而解構重構雖然是共同的歷程,但是西歐各國各有其本土的傳統條件,於是過程既五彩繽紛,結局倒也都不一樣;法、義兩國固然傳統大黨潰不成軍,但是德、英國兩國的大黨雖然遇到都曾面臨大黨國會不過半甚至組不成最小聯合內閣的困窘,但是傳統大黨至少還穩住了大黨的地位。那麼台灣,會像英、德?還是真的會比較像法國嗎?台灣法國,兩國畢竟仍然有許多會影響發展走向的不同條件。如果把條件盡量簡單化,那麼柯文哲能不能擁有像馬克宏一樣的組黨能力,恐怕是當前最重大的一個變數。也許,不組黨並不表示柯文哲未來會不會參選甚至能不能勝選,但是整個的過程和結果肯定會因組黨問題而完全不一樣。 

無論如何,台灣肯定已經要走向一個沒有辦法用過去的經驗和知識去理解的未來了。 

世事難料嗎?話講得未免太輕鬆了。

 

註:
1. 但是從美麗島電子報最近的新北市長選舉民調中,可以看到了新北市受到的衝擊非常強烈。 
2. 也許可以解釋成支持組新黨的並不一定支持柯組黨,但是無論如何,57%是非常驚人的數據。

原刊於作者《美麗島電子報》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