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上有比金錢物慾更具穿透性的力量 — 台灣留學生向挪威政府興訟

2018/10/1 — 9:20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 facebook 專頁圖片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 facebook 專頁圖片

幾名台灣留學生向挪威政府提起訴訟,要求將(挪威)居留證國籍從中國改為台灣。前陣子,運動發起人Joseph回台灣幾天,我當面問了他幾個問題。 

我問他:「為何不用本名發起運動?」他坦言,沒有想要從政的規劃,也有點擔心中國在世界各地的打壓。但之後如果有需要,還是會具名露臉。

當天我們約在忠孝新生站旁邊的摩斯漢堡,我看了看Joseph,年近三十的男性,表情跟談話方式樸實,即使走進光華商場採購3C也沒有違和感。

廣告

Joseph台大法律畢業之後,考上律師,進律師事務所。我問他:「為何去挪威留學?」他說:「我不喜歡跟別人一樣。當商務律師。幫大企業辯護。賺大錢。看了《蘇菲的世界》還有李濠仲的書,對挪威有些憧憬。」一個天真的答案。

他簡單解釋了事件的始末與挪威司法的運作方式。我問他:「怎麼看待『我們在ROC體制下,本來就會被認為是China,應該先處理這個體制。』這樣的質疑?」

廣告

他說:「ROC的問題要處理,國際的宣傳與串聯也要做,這可以是雙軌並進的。如果這次對挪威政府的訴訟失敗是因為ROC的關係,也可以讓我們看見這個體制的侷限性。」

他提到,這次事件的起因,可能是來自於挪威的當權者想要賣鮭魚給中國。

2010年,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個獎一向由挪威議會的諾貝爾委員會頒發。挪威頒發和平獎給劉曉波之後,中國暴怒,中挪關係極凍。中挪自由貿易協定破局。高層往來中斷。挪威鮭魚被中國限制進口。

2013年,保守黨黨魁厄娜.索柏格(Erna Solberg)上台。為了修復挪中關係,索柏格試圖更換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對媒體關於劉曉波的提問刻意迴避。

這個搞「挪中一家親」的總理,還是有獲得一些成效。鮭魚再度賣到中國,銷量重返榮耀。

許多國家的國籍註記,都跟隨著國際標準組織(ISO)。由於ISO代碼長期把台灣標為中國的一省,對台比較友善的國家,會自行把台灣正名。

在索柏格的親中政策下,台灣人在挪威的居留證,只能跟著ISO代碼被列為China。

在對中國的態度上,挪威內部也面臨意見分歧。挪威最大報《晚郵報》以跨版面報導了台灣人所面臨的困境,並反問挪威讀者:「想像一下,當你移居美國時,他們卻堅持將你註冊為瑞典人,你會對此感到滿意嗎?」

世界各地都會有人為了經濟利益,把主權人權放在腦後。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有了錢,你彷彿可以成為任何人、任何樣子。大部分時候也確實如此。

但不是每個人都只在意自己的肉身安穩。劉曉波不是。諾貝爾委員會不是。挪威《晚郵報》及其許多讀者也不是。在挪威的台灣留學生也不是。

世界上有比金錢物慾更具穿透性的力量。對這些台灣留學生來說,氣候、語言、經濟、文化與生活型態的陌生,不是最大的苦痛。

離開家鄉之後,進入異國之前,看著手上的證件。你不是你,你不能成為你想要的樣子,比甚麼都痛。

如果想要做些甚麼事,也不過是希望自己,希望自己的朋友,希望此後家鄉的人們,不要再承受這樣的痛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