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在台灣的火種不知還有多少

2019/1/11 — 15:14

共產黨員謝雪紅的經歷,可說明共產黨在台灣的存在。(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共產黨員謝雪紅的經歷,可說明共產黨在台灣的存在。(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連續追蹤「台灣彰化縣二水鄉碧雲禪寺,被親共人士魏明仁改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社會主義民族思想愛國教育基地』」這則新聞之後,我腦子裏出現了「台灣有沒有中共地下黨」這個問題。

歷史上,中共地下黨確曾組織「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在台灣進行革命活動。

根據新聞工作者徐宗懋在一篇題為「追尋匪諜滄桑,探索國共和解」的文章中報導,2001 年他在《老照片》系列書籍文稿中,發現 1950 年中共地下黨在台灣被摧毀的慘烈過程。其中著名的「吳石案」,包括國民黨原國防部次長吳石、副官聶曦、原聯勤總部第四兵站總監陳寶倉、中共華東局派遺人員朱諶之共四人,被判處死刑,於馬場町被槍殺。

廣告

文章中,徐宗懋根據「國防部保密局」資料簡述了當時的狀況。1945 年中共由延安派台籍高級幹部蔡孝乾為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來台後組成的省工委共有四名委員:蔡孝乾、張志忠、洪幼樵和陳澤民,分別掌管武裝,宣傳和組織等事務,並陸續在台北,基隆各地建立多個地區工委會。

1947 年國民黨保密局先後逮捕了陳澤民和蔡孝乾,蔡在一週之內投降,供出所有同志名單。其中供出朱諶之的任務是來台與吳石聯絡,取得重要軍事資料。在蔡孝乾安排下逃回中國時,於浙江定海被捕。

廣告

至於另一位著名共產黨員謝雪紅的經歷,也可說明共產黨在台灣的存在。謝雪紅雖然是台灣人,早期是否中共黨員存疑,但終其一生不可置疑地都是為共產黨工作。1925 年她去過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就讀,回台後創建的台灣共產黨,其實是由共產國際領導的日本共產黨負責指導,說明她在台灣的革命工作是在共產國際的領導下進行的。

即是說,無論是日本共產黨或台灣共產黨,以及她後期加入的中國共產黨都是共產國際的支部,接受共產國際的領導,根本沒有分別。不要以為她的台灣共產黨有「台灣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等追求就等同於現代台獨的理念,這不過是共產黨進行共產主義革命的策略而己。在「二二八事件」中,她組織二七部隊抵抗國民黨,目的也只是完成共產黨的任務,並非為台灣人民爭權益。筆者認為把一個共產黨員稱為台灣革命女英雄並不恰當。

此外,還有地下黨員金堯如在回憶錄中承認,1947 年他曾在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常委工作,任職宣傳部長。至年底,被在南京的國民黨蔣介石偵悉,下令緝捕。幸而中共埋伏在南京高層深處有人緊急通知,命他轉移到香港找中共中央南方局方方書記和喬冠華,於是得以逃離死地。他以後在香港工委領導下工作,1950 年擔任香港工委(當時公開招牌是新華社香港分社)新聞戰線的黨書記。

盡管當年的蔣介石曾經狠狠地剿共,但由於有毒的愛國主義思想的作崇,中共仍然會留下火種的。經過兩岸通航,民主轉型,台灣成為一個追求自由民主的社會。那些潛伏的火種自然地利用自由的空間開始活動,而遠在大陸的中共當然地會乘着自由回來找尋這些火種。魏明仁是最好的例子。

魏明仁早年取得碧雲禪寺產權後,於 2015 年參加「大道之行,尋根之旅」旅行團,在中國陝西參訪活動。2017 年 1 月 1 日在「教育基地」舉行升旗禮,升的是中國共產黨黨旗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同時播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有超過一百人參加活動。同年 1 月 21 日他又在「教育基地」舉辦誓師活動,進行升旗及奏歌儀式,共有四百人參加。至 2 月 22 日在「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更明目張膽地舉辦向二二八起義共產黨員致敬活動。

這一切是怎會發生的?

作者梦仙的文章〈訪問台灣愛國人士魏明仁先生〉,可以為我們找到一點線索。作者於 2014 年率團來台參加于右任先生紀念活動中,經西安朋友介紹結識了魏明仁。在文章中,梦仙問魏明仁:「你為甚麼那麼愛國?你的動力是甚麼?」

魏明仁回說,他祖籍是福建漳洲,爺爺早年來台,父親魏元奇出生在台灣。先祖父輩重視國學,教育他孔孟儒家思想,他從少接受中華傳統文化薰陶。父親於 2007 年去世之前,向他交代兩件事:一是父親曾在台灣南投縣參加過『讀書會』,研讀過共產黨成功的歷史,認為中國真正的希望在大陸,在共產黨。二是不要忘記自己的祖宗在大陸中原,希望自己過世後,讓他到中國古城長安(西安),然後到黃河邊取黃河泥沙水澆到自己的靈前祭奠。

2013 年元月,魏明仁帶着父親的遺願飛抵西安,在陜西合陽的朋友李耀君幫助下,到風陵渡黃河邊,先捧飲了黃河水,然後灌取了三塑料瓶的黃河泥沙水帶回台北,分十站把黃河水灑遍寶島台北。

這裏提到的讀書會就是尋找地下黨的線索,中共的秘密讀書會是發展黨員的工具。在香港,讀書會己經遍地開花,本人也曾為地下黨組織過不少讀書會。(請參閱拙文〈消失的香港地下黨〉)事情非常明顯,魏明仁就是中共在台留下的第二代愛國火種,於 2013 年開始在西安發芽,至 2014 年受訪及 2015 年在西安旅遊時與中共接上了關係,2017 年開始為中共做事。這樣的中共火種不知還有多少?

文章寫到這裏,筆者想向台灣的朋友們請教:當年蔣介石的剿共行動,是對還是錯?現時在台的中共地下黨組織是合法還是否非法,應否取締?

 

原刊於《上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