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新石器時代 陶器特別多

2015/11/23 — 15:3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中國新石器時代考古一項很明顯的特色,是出土的文物中有著遠比世界上其他同期新石器時代文化更多的陶器。不只是數量多,最重要的是形制多,各式各樣。有鼎、有壺、有豆、有罐、有高柄杯、有盤、有鍾、有釜、有雙耳杯、有盆、有甕,非常多,這在其它地區的新石器文化裡很少見。

為什麼他們要做這麼多不一樣的東西?物品當然有其功能上的考量,但多樣性多到一定程度,就很難純粹從功能角度解釋。而且,如果以古文獻來對照,我們就發現:中國古代文字裡,跟器皿有關係的字,多得嚇人。那就表示器皿一定有文化上的意義。故宮的青銅器,會發現每件器皿的名稱有很多字你不認得,不同形制的器皿,都有一個古代留下來的稱呼。為什麼必須如此精確地去命名、稱呼?

廣告

我有一位老朋友,他的女兒小時候對馬產生了高度興趣,得到了特殊機會接觸馬,還學習了馬術,後來甚至升高中時還靠著馬術加分。從對馬的興趣,這位當時的小女孩就好奇去查了字典上的「馬」部,一查不得了,第一是發現這個部首底下收了好多好多字,尤其如果查的不是現代字典,而是『康熙字典』的話,那數量更加驚人。還有第二點:這個部首裡的字,絕大部分我們都不認識了,現在都不用了,以部首為單位比較的話,我們對於「馬」部字的識字率恐怕是最低最低的。

我的老朋友,就是唐諾,在他的重要作品『文字的故事』中,因此就特別介紹、解說了眾多陌生的「馬」部字。中國人必定曾經和馬非常親近,馬在中國的生活中必定曾經扮演過極其重要的角色,所以會仔細觀察馬、分類馬,也需要詳細描述馬的形狀、種類、動作、行為、情況,才會發明並運用那麼多與馬有關的字。這些字,從發明到運用到忽略、遺忘,誌記了一段歷史,存留了一段文明經驗與記憶。

廣告

同樣的,中國古代會有那麼多和容器相關的字,今天有大部分失傳不用了,顯現器皿在那個時代的人的生活中,有著比我們今天要來得密切、重大的意義。這些古字顯然源自新石器時代陶器的形制。大概從新石器時代開始,這個文化就有一些成分在萌芽、發展、躍動。

一是眾多的陶器形制,一是甲骨文、金文、直到後來大小篆裡,所留下來大量與烹飪有關係的字。這會是我們理解中國文化開端的關鍵。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