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的文字

2015/12/25 — 6:3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照理講,在歷史學的規範中,應該盡量避免問負面的問題,我們努力解釋發生的事,卻不能問:這為什麼沒發生?那為什麼沒出現?負面問題很難檢驗,也就很容易淪為天馬行空的隨意亂談。然而,在文字發展上,中國文字幾乎是唯一的例外,而且別的文字有非常清楚的脈絡與發展通則,所以我們不能不破例來問一下:為什麼中國文字沒有走向單純表音的路?

在一般沒有其他強大力量介入干擾的情況下,人類文明在語言跟文字關係上很容易以後起的文字符號來表達先已存在的語言。那麼我們必須如此假設:在中國應該有一個強大的力量中介、衝擊,阻擋住了和其他文明走同一條路。

廣告

中國文字為何如此獨特?這得要從起源上去探究。說起來很難想像,我們今天能掌握的中國文字的資料,比起一百年前的人多了百倍千倍。這些資料絕對不是這一百年來發明的,而是很早就出現過,但後來消失沉埋的。

目前能有把握解讀的古文字系統,只有一個文明、只有一個社會,其文字系統沒有走表音的路線,那就是中國古文字。其他不完全表音的文字系統,幾乎都和中國的文字系統有關係,像是日文、現代文字改革之前的韓文,其非表音的記號,都是來自中國的漢字。除此之外,其他文字系統基本都是表音的。

廣告

我們可以想像埃及文字的轉變。剛開始,文字從圖畫中脫胎出來,大家看得懂圖形模寫的東西,知道圖案的意思。可是,用具像方式來表達一定會碰到兩個麻煩。一,世界上要表達的東西那麼多,如果用刻畫的,那得畫多少不同的符號?二,有很多東西是沒有具體的形象,怎麼畫?面對這兩項大困難,埃及人發現比較有效的方式是讓「人」的圖像同時代表語言中「人」的發音,讓「鳥」的圖像同時代表語言中「鳥」的發音,圖像和語言如此配合,其作用範圍就大大擴張了。看到符號,就唸出那個音,如此有限的幾個符號就能代表、記錄所有的語言內容了。

理解幾千年來的中國文明,不能不考慮中國文字的作用。中國的文字系統在教育、訓練上,遠比大部分的文字系統來得艱難,必須要投注長久時間與反覆練習,才能掌握這套文字系統。如此一來,就使得這套文字系統很早就具備了比其他的文明的文字,更明確也更強烈的階級劃分意義,也就是說,識字或不識字,這個差距在中國更大。也因此,你必須是社會有錢有閒的既得利益階級,才有機會去學習這麼複雜的一套文字系統;既然只有少數人能擁有,少數人必然要擴張自己身上的這種「文字特權」。所以中國社會長期以來,對文字的尊敬遠比其他文明來得深刻,也在文字上附加了最多、最豐富的意義。

例如在臺灣客家莊還保留了幾座「敬字亭」,那就是源自尊敬、崇拜文字的態度,因而規定寫有文字的東西,不能隨便丟掉,要拿到「敬字亭」去燒。寫有文字的東西有一種無法言明的神力,不能隨便將之丟棄。敬字亭的基本信念當然也關乎對書的崇敬,乃至對讀書人的崇敬。

正因如此,更讓人難以置信:對文字傳統如此尊敬的一個社會,其古老文字起源最重要的寶藏,竟然被遺忘、埋藏了幾千年,以至於到它重見天日時,幾乎沒有人認識那是什麼。這被遺忘、埋藏了的,就是甲骨文。

目前出土編錄的甲骨文,大概是在西元前十七世紀一直延續到西元前十二世紀間使用、書寫下來的。大部分甲骨文都是從安陽殷墟出土的,其斷代時間從盤庚遷殷開始,確定是在距今大約三千七百年前直到三千一百年前之間,商朝王室使用的文字。出土並刻有文字的甲骨片數量龐大,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十萬片,不過其中很多是碎片。

《甲骨文總編》中涵納了十萬片甲骨的刻字,整理出四千種不同的字。其中藉由參考《說文解字》等傳統字書,加上比對各種古代文獻上及青銅器上的金文,目前大概只辨識出了一千字左右。這一千字在甲骨文中出現,後來傳留進入中文系統裡。換句話說,還有三千個字沒有進來,後來失傳了。這一千個可以辨識的字,就是我們今天對於距離遠達三千七百年前到三千一百年前的那個時代的人,最直接的認識。

甲骨文是理解中國文字起源及其發展變化最重要的寶藏。不過,研究甲骨文有其困擾與困境。第一個困擾是甲骨文畢竟還不夠原始,其文字符號及使用方式應該已經有很長遠的發展過程了。所以我們必須另眼看待甲骨文,那是中國文字開始的結束,而不是開始的開始。那是一套初始的文字發展到最高峰的結果,我們利用這套結果呈現,得以去設想、探問: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力量、費了多少時間,到了西元前十七世紀發展出這樣的甲骨文系統來?

保守估計,總要五百、一千年,才有可能讓一個文字系統發展到擁有四千個各式各樣不同的字元(characters)吧!。這四千個字到底怎麼來的?我們原來以為甲骨文是中國文字的起源,只要解讀了甲骨文,就明瞭中國草創時期的文字組構方式。結果不是。我們明白了,殷墟甲骨文絕非草創期的文字,我們必須繼續祈禱,將來或許還有機會找到在甲骨之前的文字痕跡,真正解開草創之謎。在那樣的材料出現之前,我們只能用現有的甲骨文,配合後來的發展模式回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豐富的甲骨文帶來的第二個困擾是,如果它很粗糙,我們比較容易去假想其有限的用途(也許這套文字純粹運用在占卜上)。然而,甲骨文字系統如此豐富複雜,雖然我們擁有的證據都來自占卜用的甲文與骨文,但誰敢說這些文字不會用在別的地方呢?誰有把握這套文字就是占卜用的,還是我們只挖掘到占卜用的痕跡,其他的我們至今沒有發現呢?

這麼複雜的一套系統,由少數幾個卜人(專門負責占卜的人)發明、使用,感覺上好像不是很合理,然而偏偏我們手上沒有任何證據,看到這套文字除了占卜之外的運用。因而,在解釋中國文字起源跟中國文字發展時,我們不能不有一種主張,說明中國文字與甲骨、占卜之間的關係究竟是什麼?中國文字就從占卜一路發展出來,而且商朝就只用在占卜上?抑或這是一套普遍的文字系統,除了占卜以外,還有很多不同的應用領域?選擇不同的主張,我們對中國文字的來源、發展,就會有不同的詮釋、判斷。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