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青銅器怎麼造出來的

2015/12/10 — 6:1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假如商朝是從大汶口文化和湖熟文化互動所產生的,那麼我們或許可以試著從商人文化中發掘出來的東西,回推良渚玉器可能的意義。以安陽挖掘出來的玉器進行比對,在玉器的雕磨上面,商人與山東龍山文化間的關係遠沒有和良渚文化來得密切。安陽挖掘出土了軟玉雕琢的物件,帶有半具象的形體,和良渚玉器一樣,沒有任何實用功能,不再是器具,比較像我們今天理解的藝術品。

然而,有一點很特別:如果這些非實用的造型來自模仿自然的話,照理說其表面不應該有紋飾,而該將重點放在造型上。然而安陽出土的玉石之器,基本上沒有一個是表面光滑的,每一個都帶有紋飾。就連一眼看去就是鳥造型的玉器,身上都密密麻麻佈滿紋飾。

廣告

殷墟的物件造型清楚顯示,當時的人從觀察大自然,再將之重現出來,過程中已經有自己一套美學標準介入其中。在商朝的青銅器裡面,有犀尊、鳥尊,顧名思義,就是做成犀牛、鳥的形狀,但是都帶有非寫實的風格化線條,也都布滿紋飾。

那些動物造型上的紋飾和一般青銅器皿上的紋飾非常接近。從這樣的物體最容易看出兩個傳統或兩種不同的工藝文化在商朝融合在一起。一個是來自類似良渚、河姆渡那個方向的石器雕琢,這裡有一些對於動物特別的觀察與描繪(rendering)。然而這部份的傳統進到商朝,和另外的山東龍山文化互相影響,使得原來朝具象發展的石器文化、琢磨工藝都被做成了器皿。

廣告

商朝的青銅器型制很多,看得人眼花撩亂。有鼎、鬲,甗、簋、釜、爵、角、斝等等。 青銅的起源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在新石器時代文化中,由製陶技術產生了火窯;到了二里頭文化,就出現了一種特殊的陶器──白陶。按照燒製溫度來排列,黑陶比彩陶所需的溫度高,白陶所需的溫度比黑陶更高。大約要一千到一千兩百度的窯溫度,才能燒出白陶來。所以一個地方出現白陶,也就意味著該地的火窯技術已經突破攝氏一千度。能在火窯裡燒到一千度、一千兩百度,泥土裡含藏的金屬礦物質也都會被熔出來。

我們可以合理想像,這個區域的人一旦發明了讓火窯溫度那麼高的技術,就必然會在燒陶過程中看到各式各樣、極為新鮮的金屬現象。然後可能再花了幾百年的不斷試驗,逐漸試出一種遠比陶器更穩定、更堅硬的材質。

商文化在這方面的表現很突出:發現青銅之後,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取代陶器。青銅的用途除了製造少數的兵器之外,絕大部分用於將原來的陶器改成青銅材質。從這一個事實,我們可能得到的推論:正因為青銅等金屬材質都是在燒陶的過程當中發現的,對於當時的人來說──他們不像我們今天擁有這麼多知識和因果邏輯思考能力──很自然傾向於認為這新的材料比陶器更堅硬,就更適合拿來取代陶器。因為在製程中產生的親近性與聯想,使得青銅自然取代了陶器,用來製造許多承襲陶器而來的器皿。

在新石器時代,陶器的重要性來自它是水、火與穀類混和重要的處所(locale)。另一個合理的推測是,在遠古時代的人眼中,陶器應該像是具有神力的東西,可以將原本硬梆梆的東西化成方便可食、甚至好吃的食物,他們無法理解水與火在陶器那個環境中起的變化,很容易對這種容器產生一種魔法想像。
隨著農業的起源跟發展,中國很早就有把穀物變化的神奇作用歸因於器皿的想法。用今天語彙來說,器皿就取得一種「宗教意義」。器皿獲得了「宗教意義」,所以後來的人發現任何新的貴重、寶貴材料,自然就會將貴重的材料用在神奇的東西上,讓它更神奇。

這或許部分解釋了中國的青銅器很少真正運用到青銅硬度高的實用特性。即便看到商朝的青銅兵器,我們也不能理所當然就認定那是在戰場上打仗用的,而是有可能使用在儀式中。

我們可以從觀察分析商朝的青銅器中最普遍的鼎來了解其製造過程。鼎的型制和花紋清楚告訴我們,中國青銅器怎麼造出來的。中國的青銅器從商到周,除了少數例外,基本上都是用「鑄範」的方式做出來的。青銅與陶土、陶器有著密切關係。

先做一個器物模型,然後在模型外面做成「範」,一塊一塊接起來,將之包起來。也就是首先要用陶土燒出一個和青銅完成物一模一樣的東西,然後在這個上面包覆一塊一塊也是陶土做的「範」,「範」做好來了,把它拆開來,移走裡面的模型,再重新組起來,變成一套中空的「範」,再澆灌青銅汁,等青銅汁冷卻後,拆掉外面的範拿掉,才出現了我們所看到的青銅器。

因此,青銅器的型制當然就受到了「鑄範」造法的限制。不過除了看到限制,我們更應該看到那個時代工藝技術與工藝設計發展到什麼樣驚人的程度。商朝的青銅器,尺度不會很大,然而用現代的技術仔細去復原製造過程的,就會發現幾點難處。第一,它必須先做極精密的設計。裡面的模子形狀就必須先考慮到外面的「範」的築法。「範」要能一塊一塊切開來,還要能一塊一塊再拼回去,拼出沒有缺漏的樣子。這個需要極精巧的思考、極高度的空間邏輯能力,事先規劃清楚什麼形狀可以做,什麼形狀、什麼角度是不能做的。

除了中國之外,其他主要的青銅文明製造複雜的青銅器,最終都走上同一條路──「脫蠟法」。「脫蠟法」不像「鑄範法」那麼複雜。蠟在高溫下會融化,所以就先用蠟做出器物的樣子,在外面用泥巴包起來,然後點火,一方面將泥燒硬,一方面將蠟熔成液體,只要預留一個孔讓臘汁流出來,就成功燒出中空模子了。再把讓臘留出的洞填起來,從另一個開口將青銅汁澆灌下去,等它冷卻、硬了,打掉外面的模子,裡面那個青銅器就會長得跟原本用臘做的器物一模一樣。顯然用「脫臘法」做出來的形狀變化可能性大得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