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美只提親未下聘 何來川習蜜月

2017/7/7 — 19:44

習近平、特朗普

習近平、特朗普

6月30日美國國務院批准對台14.2億美元軍售案,這是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首筆批准的對台軍售;就在同時,美財政部也對一家中國銀行進行制裁,指與北韓有經濟來往;還有,美國再度派軍艦到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駛入美濟礁12海浬範圍。 

美國大動作不斷,台灣和中國都感受深刻。針對軍售台灣總統府表示歡迎,並感謝美國政府履行對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的承諾;針對制裁銀行,中國說:「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根據其自己的國內法對中方實體或個人實施『長臂管轄』」;針對南海「航行自由行動」,中國更指責是「挑釁」! 

這情形,《紐約時報》說,「川習」兩人的蜜月期已經結束。 

廣告

所謂川習蜜月大抵從2月11日川習通話,川普承諾回到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開始;在之前,反而台美關係似乎將因為川普上台而步入蜜月期:川普成為幾十年來第一個和台灣總統通電話的美國總統當選人,他強調:「我不要中國對我發號施令,這是打進來給我的電話。」川普又說一個中國政策應該檢討。 

但是接在就職並和習近平通話後,川普擱置對台軍售;一再駁回軍方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的申請;輕蔑的回應蔡總統再度川蔡通話的期待並稱讚習近平領袖做的不錯,正竭盡所能協助美方,因此他不想在此刻給習近平造成困難,這樣的事一定會事先和他談過;另一方面,美國正式表示不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而中國也同意開放進口美國牛肉,允許美國天然氣與金融服務業進入中國市場。4月12日,川普在白宮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這樣說川習關係:「我們的關係很好,彼此性情相近,互相喜歡對方。」習近平「非常聰明,這是他的優勢,我喜歡稱之為通權達變。」 

廣告

在那一大段期間,中國對台灣全面升高施壓力度,台灣內外交逼,氣氛窘迫。如今終於舒了一口氣。 

川習通話的3個半月後,5月25日,杜威號驅逐艦執行南海「航行自由行動」,駛入南沙美濟礁12海浬範圍,這是川普上任以來第一次批准的「航行自由行動」,鮮明地宣告了中美關係即將轉變的強烈的訊息。接著,6月3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對話」會議重申美國將提升地區盟友和夥伴自我防衛能力,強調將依照《台灣關係法》向台灣提供防衛所需的武器裝備。 

此後川普政府和國會頻頻分別對台灣和中國輪流出手,中國也不客氣地還以顏色: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台灣旅行法》草案,草案鼓勵美國與台灣「所有層級」官員互相訪問;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2018國防授權法案」,同意美國軍艦定期停靠台灣高雄港或其他適當港口;美艦再度執行「航行自由」;批准對台軍售…。25日中國國防部指責美「炫耀武力、推動地區軍事化」,中國堅決反對,已經對美艦進行識別查證、警告、驅離,並向美交涉…。

表一、5月24迄今美國總統、政府關聯到兩岸關係的重要措施發言及中國反應表(美麗島電子報網站圖片;按圖可以放大)

從上面的表,可以看到川普只頻頻針對制裁北韓發言,但是並沒有川普對美國軍方南海航行自由、對台軍售國會友台決議有公開意見,這很怪,卻也清楚地說明川普當前優先政策鎖定北韓的焦點單一而明確,幾乎其他政府部門的措施只是用來向中國施壓的籌碼。 

總體看來,中美雙方與其說到了6月底蜜月戛然結束,不如說過去雙方一直只是在相親階段,而且儘管川普軟硬兼施,要的聘金—北韓廢除核武一直還沒有要到。聘都還沒有下,卻說雙方已經度蜜月,未免誇張。 

川普對美國建制精英在二次大戰後70多年來努力經營,透過優勢國力、軟硬實力、全球化途徑、提供全球發展公共財的全球戰略下領導世界的大業嗤之以鼻;但是川普放棄全球化和價值領導並不是要走向孤立,他要的只是當霸主,不要領導。為了鞏固霸權,他對軟權力非常不屑,只集中發展美國的硬實力—包括軍事和經濟。 

三件事典型地展現川普硬權力主義的霸氣風格:1,3月16日川普發布增加國防預算540億美元,增幅10%,同時大幅削減外交預算;2,4月7日,在川普宴請習近平時美軍向敘利亞政府控制的大城霍姆斯空軍基地一帶,發射59枚戰斧巡弋飛彈。這是敘利亞內戰6年來,美國首度對敘利亞總統阿塞德政權進行直接軍事打擊,這天大地大的事,直到飛彈發射完畢後,川普才向習近平說,「主席先生,美國剛剛發射了59枚飛彈。」;3,4 月 13 日晚間在阿富汗的基地丟擲史上威力最強的非核彈,「炸彈之母」空爆炸彈,舉世震動。 

在硬權力主義之下,川普一再直率地談論朝鮮半島發生「重大衝突」的可能性,命令軍艦前往附近水域,發誓「解決」核武器問題。 

為了處理北韓,川普從川習通話後直到5月中全面緩和和中國緊張關係。 

既然北韓成了川普集中力量處理的第一涉外要務,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一旦中國成功地迫使北韓廢核,聘禮已經交付,中美雙方就會真正的進入蜜月期,雙方甚至會跨過了習近平提醒的修昔底德陷阱? 

首先,在川普必須向他的國民交代兩國巨額貿易赤字的前提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何況中美雙方磨擦不可能是「純經濟性」的,不要讓兩國落進修昔底德陷阱雖然是習近平向美國提醒的,但是先被指控干擾了「蜜月氣氛」的卻是中國戰機而不是美艦。 

5月17日,美國抗議軍機在執行偵測北韓核試驗證據時,被中國戰機在東海上空「危險貼近」。而其表面的理由似乎是中國認為這美軍機飛進了中國的「防空識別區」,而美國認為這空域是美國軍機經常飛過亞太地區的國際空域(《紐約時報中文網/中國軍機近距離攔截美軍偵察機》)。 

無論如何,雙方空域定義的歧異本來就是源於權力界定的矛盾。很明顯的,東海的權力矛盾結構不會因為川普急於在北韓問題上尋求和中國的合作就消弭無形。不只是這樣,當川普為集中力量對付北韓時,華府智庫布魯金斯專家萊特說:「中國受到川普政府對南海問題被動的態度鼓舞,愈來愈有恃無恐。」(《聯合報/美艦杜威號駛南沙 陸驅離》)。川普這種只求在北韓單點突破,不顧區域總體戰略布局的作法,已經造成了美國盟邦的鬆動現象。5月17日到19日之間,中國與東協談成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中菲也按照中國一向堅持的「雙軌途徑」舉行了第一次南海問題雙邊磋商,獲得南海問題的階段性成果。這樣的發展令美國傳統的國際政治學者和官員都高度擔心。終於在他們的努力之下,川普批准了美艦在5月24日執行南海「航行自由行動」,以便讓一周後參加6月2日新加坡香格里拉論壇的各國國防部長感到安心。 

看來,在川普特立獨行作風和霸權主義想像領導下,美國在全球各領域的領導權雖然巨幅流失,但是局面終究在有經驗的建制菁英的努力下一定程度地回穩,而令許多舊盟友稍稍喘了一口氣。 

至於美國會不會在川普的領導下,雖然領導權流失但是因為經濟和軍事硬實力的增長,而真的會更強大?如果會,那又是怎樣的一個新世局?在在都難以想像。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