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二八,我的家鄉和平島

2019/2/28 — 12:12

台灣基隆和平島(圖片來源:和平島公園 Facebook)

台灣基隆和平島(圖片來源:和平島公園 Facebook)

和平島是我的家鄉,但是我從來不知道和平島的名稱怎麼來的。最早原住民叫她 tuman,後來叫做大雞籠嶼,又改名為社寮嶼。到此為止,我不知道我的家鄉為什麼會改名叫做和平島?為了誰的和平?哪裡的和平?何時的和平?

1947 年 2 月 28 日。這是改名的起點。3 月 8 日,國民政府假意談判和平協議,卻全面調兵來台,21 師與憲兵第 4 團約 7,000 人從基隆港登陸。當天晚上,基隆市宣佈戒嚴,登陸時就開始以機槍掃射,並大肆鎮壓「亂民」,有數百人以鐵絲綑綁並推入海中處決,單人則裝入麻布袋丟入海裡。3 月 11 日,軍人開始逮捕與殺害島上的琉球民眾與造船工人、民眾,許多居民失蹤或被殺害,也揭開台灣白色恐怖的序幕。政府為了祈求和平,才把社寮嶼改名為和平島。

和平島,早在西班牙統治時期,就已經築聖薩爾瓦多城,遺跡就在台灣造船公司的場區內。在回家的時候,會把車子停在一片空地上,那裡竟然曾經是天主教堂,還發掘出先民埋葬在那裡的遺體。和平橋是台灣第一座連結離島與本島的跨海大橋、1626 年由荷蘭人蓋的龍目水井,現在還持續在供水。我的家鄉有四百年的水井,但是小時候的我竟然只記得秦嶺、淮河、大興安嶺,當時我不知道,我家有這麼多的歷史寶藏與悲傷的故事。

廣告

二二八從來沒有過去,也不是任何政黨的提款機,這是所有台灣人的集體印記。大多數事不是過去了,而是算了。可是有些事不能算了,即使過去了。否則,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記得「歡慶」二二八連假,而忘了這是永遠的悲劇,要一提再提。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